对于自己所做的“标记”,军师可谓是有着极大的自信。

“好。”苏锐的心中也有了个计划。

反正,在他看来,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忍气吞声的。

类似的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苏锐以往都让敌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对了,你刚刚说还有一个尸体留在后山的背面,那么……这人是你杀的吗?”苏锐问道。

本来,埋伏军师的有十一个人,可最擅长隐匿刺杀的那个家伙却先一步死掉了。

“不是我杀的,但是那些敌人认为是我杀的。”军师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是个误会。”

“很美丽的误会。”苏锐笑了起来:“那你告诉我,这是谁杀的?”

在苏锐看来,军师安排了一个帮手,但是,却连他都没有透露。

“暂时保密。”军师卖了个关子:“当然了,如果你能将我头顶上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拿下来的话,我就同意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苏锐才不买账:“那你还是继续藏着这个秘密吧,反正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伤害的。”

“是。”楚云点头,惜字如金。

老者摇了摇头,仿佛在看待一个死人:“我名韩墨,是韩叶的大哥,韩叶早年因为急切修炼,导致在突破时身体出了问题,境界下跌,否则凭你的能耐,杀不了他。”

楚云挑眉,给了他一个所以呢的眼神。

“看样子,甘蔗林的阿娟你对我说的话很不服气。”韩墨语气加重。

“你是韩家的人,韩旭在背后支撑着张家,所以想要照片知道照片秘密的人是韩家。”楚云沉声道,根本就不想顺着对方的话去接。

“从来没有人敢不回答我的问题。也从来没有人敢尝试从我的嘴里知道答案。”韩墨冷眯着眼,已经动了杀心:“放下张耀祖,我给你一个挑战我的机会。”

咔擦!

一声脆响来的猝不及防。

张林惊声嘶吼道:“耀祖!!我的儿啊,韩老,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楚云杀了张耀祖,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人能够猜测到,在面对韩墨时,他依旧我行我素,果断的让人恐惧。

昔日的曲异与今日的他显然不同,今日的他显得更加稳重。为人做事儿,也更像是曾有时。尤其是那双眼睛,若是看一个人到底智慧到底有多么强大,就看他的眼睛,眼睛中透着光彩,却故意暗淡的人,必然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人呢。甘蔗林里的的动静

“不让我回去吗?前辈,你是不懂脑子说出这番话的吗?”,曲异哈哈大笑,他现在沉稳而又自傲,两个相悖的词语连在一起,便是组成了一个疯狂。

姜开明眼神一冷,他清楚他要在一瞬间杀了他。必须在一瞬间杀了他,要比论自愈能力和那些移植异象的特点的话。恐怕自己会和这个疯子纠缠很久,这样的人姜开明其实已经有了恐惧。因为这个人的成长能力太过可怕,不清楚之后到底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他死在这里吧。

“时间终止,白泽歧义”,猛然空间停顿,在这个空间内连同呼吸都有些难度。时间停止,莫过于粒子的不运动,分子原子的不交融。

让整个空间的细胞全部停止工作,或者是缓慢的工作。众所周知,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运动着的,而且都在以极其快速的运动。要说空间如何组成,若是没有时间的话一切都是不成立的。

内存卡泡在果汁里的时间太长了,加上路上耽搁的时间,内存卡里面的内容已经没有办法完全修复,只能够看到一些残缺的影像。方天宇懊恼的将椅子推到了身后,他真的想要骂人,要不是自己身为一名警察,甘蔗田里的小娟恐怕早就痛揍那四个混蛋了。

他没有办法将责任推在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身上,就只能是把壮汉当成是自己发泄的一个出口了。李连飞的CV里面并没有拍摄到嫌疑人的画面,残缺的影像里最多出现的就是他的儿子李天一,对方天宇而言又是徒劳了。

金媛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却又无奈地叹息:“就怪那几个碰瓷的人,我当时也应该打他们一顿,真的是有些便宜他们了。”

键盘好奇的追问,“碰瓷的?你们还动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金媛拉着键盘走到了一旁,将今天出去以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包括在李连飞的家里,还有在街道上的。

方天宇脑子里装的都是最近几天发生点所有事情,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是短路了,竟然做不出任何的判断。他将抽屉里的药拿了出来,这几瓶药还是上一次头痛的时候买回来的,此时头疼的比较厉害,像是被针扎一般的疼痛。他刚把药片放在了口中,电话突然地响了起来,他直接把要钱吞了下去,苦涩的味道蔓延整个口腔。

“谢谢李总!”白冰心里满满的感动。

在白冰看来,她其实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可没想到,人家赵旭和李晴晴对她非常重视。

省城,东厂圣坛!

黑袍面罩人瞧着拱手打招呼的几人,说:“什么,你们要趁机进攻五族村?”

“不错!赵旭那小子将赵家、秦家和萧家的人都聚在了五族村,甘蔗林女人正是对他们一网打尽的好机会。”一个戴着唱戏花脸的面具人,说。

除此之外,还有“易筋经”的内功,以及“裴旻剑法”,都需要进一步巩固和提升。

用孔鲲鹏老爷子的话来讲,“少林”秘籍上的其它功夫,对赵旭来讲,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他要想直接从“天榜”突破到“神榜”,必需在“易筋经”和“裴旻剑法”上,有所突破才行。

在赵旭闭关几天后,李晴晴将白冰叫到家里来。

白冰已经知道,这次“天王集团”来临城,是要杀她。

她原本是赵啸天派到“天王集团”的卧底。如今,身份已经暴露,随赵旭返回临城。

天王集团查到白冰之后,并没有立即动她。一番筹划之后,才准备对白冰动手的。毕竟,临城是赵旭的大本营。连西厂和东厂都接连在赵旭手里吃鳖,如果天王集团不准备周全,又怎么敢来临城轻易招惹赵旭。

“白冰,赵旭在闭关之前,给你准备了几张面具。你这段时间还是将面具戴起来吧,他们的目标矛头可是你。跟公公在甘蔗林

白冰接过李晴晴递来的面具,说:“谢谢李总!”

胖子坐在了他的身边,“怎么了?看你的样子有心事啊。”

“本来在监控里发现了点眉目,一番盘查,最后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还遇到了添堵的人。”方天宇说着事情的大概经过。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每次也没有见过你这么消极啊。”胖子尽量的开导方天宇。

“和我还客气什么。要不是你一直在帮我,又怎么能迅速将公司的规模做大。最近,把公司的业务先停一停。只保留原来的业务,一切等应付完这场危机再说。”

白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对李晴晴说:“李总,我了解天王集团的行事风格。我就算戴上面具,也只能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这条命,早就卖给赵家了。大不了和他们拼了就是!”

“不许说气话!赵旭虽然闭关了,但有小刀他们在呢。别忘了,我们的实力也不弱,有孔老爷子这个神榜高手坐镇。另外,小刀从别的地方,请了一些高手过来助阵。关键的时候,他们会出手帮忙的。你只管放宽心!”

“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们费心了。”白冰感到良心难安。

“白鸽传来消息说,他们的目标虽然是你。但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不要想多了,将公司的业务处理好之后,就来五族村里住下,开展线上办公。只要撑过赵旭闭关的日子,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白冰闻言皱起眉头,说:“李总,一旦开展线上业务。我们会损失很大的!”

“就是今天在酒吧里被玄阴山弟子调戏的那个女歌手。”苏锐于是把这秦晓月的模样仔仔细细的形容了一遍,末了,他又加上了自己的判断:“在我看来,这个妹子绝对能够称得上是叶普岛的第一美人儿,虽然人是在夜场中唱歌为生的,但是身上却总是有一股出尘的味道,这种气质和她非常契合,似乎是根植于骨子里的。”

“哦?出尘的气息?叶普岛的第一美女?”

军师在这方面是绝对相信苏锐的眼光的,这个家伙在评价女生颜值方面,已经到了某个常人所达不到的境界了。

“是啊。”苏锐眨了眨眼睛:“你要不要见一见?”

“见一见也不是不行。”军师若有所思。

此时,在苏锐手机里面,所收到的那条短信内容是——“谢谢你今天的仗义出手,认识你真的很开心。”

“不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早点休息。”——这是苏锐的回复。

这回复虽然看起来挺直男的,但是,至少还懂得关心别人,至少没让人家多喝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