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罗月琪陷入了许久的沉默,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她们罗家是不是这样?还好自己有个爱自己的父母,方凡虽然不怎么样,但救过几次,而且人也不坏。

“你不要太伤心了,辉哥,王姨的仇你一定会报的。”

过了很久罗月琪才安慰道。

“嗯,这点我相信,那年我离开周家后,管家就帮我找了一个厉害的师傅,因为我报仇心切,勤学苦练,导致自己的体能透支,所以才有现在那么苍老。

顾薇君一愣,缓缓转过头。

视频里那个谄媚笑着的家伙,不就是被她一直奉为大师的那个男人吗?

她有点不敢置信,缓缓睁大眼,死死盯着电脑屏幕。

顾余抱着胳膊,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挑眉看向顾薇君:“大姑这次相信自己蠢了吗?一个江湖骗子而已,竟然被你视若神明,你觉不觉得很好笑?”

顾薇君还在一眨不眨地盯着视频,愣愣摇头。

做完这些才穿上外套。

然后从背后背包里拿出一些干粮。

“来吃些,等我伤好了,我带你出去。”

辉哥给罗月琪递一些干粮后说道。

“谢谢。”

“别客气,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这样,萌妻不乖 战少愁坏了所以别客气。

你这么客气这让我感到更加愧疚。”辉哥惭愧道。

吃完干粮后,两人都陷入了片刻的宁静。

“先生那里人?”罗月琪坐在那先开口道,也打破了这里的沉静和尴尬。

“我,我江灵市人,跟你一样,从小我就听过你的名字。”辉哥淡淡自嘲道。

“啊”罗月琪惊讶的啊了一声。

“呵呵,其实我没多大,现在才22岁,比你大不了多少。”

辉哥平静的说道。

“什么?不会吧,你怎么看起来?”罗月琪后面的话都不好意思说了,生怕伤到对方的心。

“三四十岁吧,我习惯了。”辉哥再次自嘲道。

别说,这钢比之前炼的要好很多,这批钢炼出来,老鲁几个立马就向上报告。

然后没几天上边来人检验,来了好几个人,把钢铁厂炼的钢拿过去一检查对比,他们是真服气了。

无它,这钢比帝都钢铁厂炼制的最好的钢还要好一些。

就这么着,安宁露脸了。

上边来的人专门找安宁探讨了一回,发现这姑娘真的很内秀,那真的是肚子里有东西的,也是个聪明的。靳爷的小乖乖又凶残了

安宁的很多观点都让上边来的这些工程师啥的眼前一亮,很多之前他们想不到的,现在都明白了。

这些人就由探讨变为请教,一直在钢铁厂这边呆了好多天才走。

临走的时候,还带走了安宁写出来的一些新式炼钢的方法,还有钢铁配比啥的。

等回去了,他们带着人在帝都钢铁厂这边试验了一回,别说,还真行。

按照安宁给的法子炼出来的钢不仅比原先的质量要好,而且炼废的机率也大大降低,可以说节省了不少的成本。

方凡等人的到来,没有任何阻拦就进了洞窟。

洞窟前期已经开发的部分,游客络绎不绝,而后面深深的洞窟却被封锁着不让任何游客进入。

方凡看见如此多的重兵把守就郁闷起来,如此重兵把守下,辉哥和罗月琪还能进去?想到这眉头就皱了皱。

罗光华见状立马过来解释。

“月琪妹没被抓进去之前,这里只有两人在这里值班把守,当时两人擅自离守都去外面吃饭了,现在那两人已经被开除了。”

“哦。”方凡哦了声然后就看向洞窟中。

发现里面阴气森森,军长小叔宠妻如宝让方凡顿时觉得一种久违的感觉迎上心头。

当方凡等人进入里面的时候,周哲云的人也进去了。

周哲云目送他们进去后就回到了自己在南明的房子里。

周哲云站在窗前,一位老人慢慢显现出来。

“颜叔。”周哲云毕恭毕敬的叫道。

“嗯,这次这步棋下得太急了,最近也心浮气躁了,要好好静心下来。”颜叔淡淡道。

这个大伙都没有意见,于是,安宁就被放假了。

她歇着的第一天,王建华就来看她了。

王建华一进门就喊:“小阮姐。”

安宁笑着让他坐下:“今天没上课啊?”

王建华瞪了眼睛:“小阮姐,你过糊涂了吗,今天是星期天。”

安宁一拍额头:“可不就是么,你看我这记性,都说一孕傻三年,我可不就傻了么。”

王建华笑了笑。

他从包里摸出几个苹果,还有新鲜的梨,另外还拿了饭盒,洗干净的饭盒里装着一盒子水灵灵的葡萄:“小阮姐,这是我悄悄弄的,都给你。”

安宁笑着接过来:“我正想吃葡萄呢。”

她拿了一颗葡萄放到嘴里。

王建华就问:“怎么样?好吃吧?”

安宁皱起眉头:“有点酸了。”

王建华也尝了一颗:“不酸啊,我吃着挺好的,可能是你吃的那颗酸吧,你再吃一个。帝少惯宠 夫人太调皮”

安宁就被王建华劝着吃了半串葡萄。

“大意了,下一次设置的目标,应该更丧心病狂一些,不然对这个疯狂的天灾物种,毫无挑战性。”

“更何况,现在依旧是女巫了,一群疯狂研究学家。”

“同时,也很难想象,这种小东西,用甩动皮鞭的方式加速,竟然拥有音爆的瞬间速度!”

这简直是异形了...

如果扩大到这个世界上的话,将会引发难以想象的时代革命。

自己真的创造了神话?

现在才一个多星期啊,就已经如此恐怖了。

付青君神色平和起来,“蜗人,可以给我当做偷袭的武器,但没有必要,太短太小个了,说起超音速鞭子,我的头发也能动起来,甩出去...前提是,头皮不被扯下的情况。”

而更加让付青君在意的,是那一个亡灵法典。

不正是自己能修炼的么?

逆练武道!

直接修炼第三境破神,需要精神力达标。

而自己...

我都已经不知道脑子有多强了。

顾余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他也没急,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两口才道:“大姑凭什么这么认为?”

“这可是人家大师亲自算过的!当时你爸,你妈全都在现场!薄爷的小祖宗又奶又凶大师也是你妈自己找的,再说了,那些可怕的征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顾薇君言辞凿凿,说完这番话后,气得一连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复下心情。

她一脸不屑地看着顾余,嘴角带着冷笑。

顾余也回看她,脸上的冷笑更甚,“相信那种江湖骗子的说辞,只能说明大姑你足够蠢!”

顾薇君瞬间被激怒,她站起来,“顾余你说什么?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

顾余轻飘飘地瞥了顾薇君一眼,然后往沙发上一靠,扔出个U盘来,“我说你蠢,不信的话,你自己看看这U盘里是什么?”

顾薇君怀疑地看了顾余两眼,然后猛地一拍茶几,“我才不管这U盘里是什么,你这样对我说话就是对长辈不敬!骆佳人,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儿子,像什么话?”

闻言,顾母一脸平静,仿佛没听到顾薇君的话。

“哦?是吗?那不错!不过,你们世俗界过来的,就这一个炼丹师吗?”南天祭酒问道。

“当然不是,我师兄还有一个弟子,叫天婵,也是个炼丹师,不过实力不是特别强,她弟弟炼丹比较厉害,不过他弟弟不会不去天阶岛,散修中好像还有两个,一男一女,不过是对狗男女。”玄尘老祖说道。

“狗男女?怎么说?”南天祭酒问道。

“就是一个装逼王散修,自己以为自己很牛逼,成天装逼,那个女的是她的女人!”玄尘老祖说道:“对了,南天祭酒,我们去了天阶岛也要防范一下那小子,那小子不但装逼,但是实力还是有的,和我们是死对头,我怕他到了天阶岛会继续和我们作对……”

“到了天阶岛他还敢作对?”南天祭酒傲然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是我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到时候他敢来扎刺,我一巴掌给他扇到海里去!”

“哦?对了,我忘记了,那林逸虽然在世俗界装逼,但是到了天阶岛,那就什么都不是了!”玄尘老祖谄媚的说道。

“放心吧,到了天阶岛你跟着我混,那绝对牛逼!”南天祭酒很牛逼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