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很容易就能推断出,进入通道的机会只有一次,随意选择别人进入过的,那只能白跑一趟。

“不但是不能回到这个地方,恐怕想从来的地方进入也不可能了,否则这么多年,这里早就被人探索完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几个?”

云墨陌自信一笑。

“那就干吧。”

云晕云叹了口气,有些不爽被压了风头,但是也只能挽起袖子准备干活。

两兄弟开始攻击通道口的禁制,而林逸那边,却明显感觉到了阵法的变化。

不是说困杀阵的威力有什么变化,而是阵法的位置,似乎有一些细微的偏移。

这种现象相当少见,林逸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鬼前辈,你发现问题了么?”

林逸此时已经习惯了困杀阵的攻击节奏。

“没什么,来时的山路消失了,两边的阵法合拢在一起,所以有了一些震动,不过这和你没什么关系。”

甚至,巴不得他们都死光了才好。

正因为如此,众人才会迷惑,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到底谁有这么大的能力,竟然敢算计这些人。

本就时一颗心尽皆落在林凡身上的卯兔,此刻听到林凡又遭人算计,顿时着急的喊道:“秦川你打什么哑巴迷啊,还不抓紧时间告诉我们,到底是谁再算计林凡?”

面对卯兔的询问,秦川想要回答,但话到嘴巴,却迟迟不敢开口。

他害怕,他的这句话说出之后,众人的心境会乱。

然而。

他越是不说,众人却越是着急。

特别是卯兔,快穿之男神怎么又黑化了0更是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冲着秦川吼道:“你到是说话啊,既然已经知道了敌人是谁,咱们去对付他不就好了吗?”

“你在这里不说,我们怎么去对付啊?”

她的话,越说越激动。

一旁的众人,也在这一刻,目光凝重的看向秦川,示意他快点说。

只不过。

秦川还未开始说话时,蒙毅却神色凝重的抢先道:“应该是这方天地的苍天,在算计他们。”

郭先生大笑,一旁的妖娆女人更是看到比自己更漂亮的女人,鄙夷的说道:“一看就是个骚蹄子,什么臭屁都不知道,也敢出来胡咧咧,亲爱的,这个女的好讨厌哦,不能就让她这么走了,你必须得好好教训教训她……”

“啪!”

那妖娆女人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一道身影,忽然闪略过来,还没有反应,脸上立刻就挨了一个大耳光,一个鲜红的五爪印记立刻就浮现了出来!

众人震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难以置信。

居然有人敢跟郭先生叫板?

这女的,看起来就是郭先生的心头肉,如今却在这里挨了打,虽然大家心里都很解气,可是摄于对方的权势,也不敢过多的言语。郭先生当时还有些发懵,妖娆女人则是彻底的愣住了。快穿之黑化男神太难宠

至于之前那卑躬屈膝的服务员,也是在经过短暂错愕之后,反应了过来,立刻勃然大怒的说道:“反了天了,居然敢打郭先生的女人?而且还在我们银行闹事儿?!”

“再敢说我老婆一个不字,我撕烂你的嘴!”

“那就一条条的试试吧,反正我们时间充裕,林二炮灰估计也没有实力通过刚才那段路,他应该没有来过。”

云晕云哈哈一笑,随手一指中间的通道:“先从这条开始吧。”

“别太大意,不知道这些通道有没有危险,我们必须要慎重。”

云墨陌伸手阻止了云晕云,比起弟弟他更加持重一些。

“就这么三条道,还有什么可慎重的?通道口完全一样,一点提示都没有,你倒是说说,该选哪一条?”

云晕云很是不耐的一挥手,随即把眼神转向王诗情。

虽然两人一直都是以王诗情的保护者自居,但在一些事情的决定上,却又下意识的去听王诗情的意思。

“也不是一点提示都没有啦,两位云师兄,你们看三条通道的入口位置,是不是有些被破坏的痕迹?”

王诗情忽闪着大眼睛,伸手指着一条通道的入口边缘。

云晕云和云墨陌同时一怔,凑近一看,果然是这么回事儿。

“真有一点点被破坏的痕迹,快穿 男神花式黑化手册虽然不太明显,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不同的。”

云墨陌眼神一亮,转头笑看王诗情:“还是师妹仔细,这么点小细节都能发现。”

“不是啦,我人小,所以看的位置比较低,刚好注意到而已。”

王诗情装着有些害羞的样子,实则心里不知道怎么吐槽他们呢。

“师妹是说,这三条通道其实都不是我们要走的?那条有禁制的才是正确的选择?”

云晕云一拍巴掌,立刻直起身看向有禁制的通道口。

“啊?我没这么说啊!云二师兄你是怎么想的?”

王诗情眨巴着眼睛定定的看着云晕云,一脸无辜的样子。

“师妹不是这么想的啊?没关系,师兄来告诉你!你看,这三条通道都是有被破坏过的痕迹,说明是以前就有人来过的,我们要是走这三条通道,最后肯定一无所获。”

云晕云似乎找到了表现的机会,很是得意的推测道。

“嗯嗯,好有道理!云二师兄真聪明。”

王诗情笑眯眯的对云晕云伸出了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奖了一句。

关于这一点,肖锋还是知道的,所以这俩地方的人工非常便宜。

“然后我会以铁路公司的名义,快穿之黑化男神是极品联系两位议员。铁路公司那边我会安排提出铁路修建计划,购买土地,雇佣工人,议员会加速项目的审批。最多三个月,这件事就能做成。”

看来李兴凯对这件事很有信心,肖锋皱了皱眉,他可知道哥伦比亚这边政府的德行,办事效率极低。

甚至可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种,你想做一件事,还没开始,就会跳出一帮嘴炮反对派,天天跟你扯皮。

而修建两洋铁路这件事,肯定会有很多亲米国的议员跳出来反对的,但在这李兴凯看来好像这都不是什么难事。

而李兴凯这时就好像是肖锋肚子里的蛔虫,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李兴凯已经猜到了他在担心什么。

“哈哈,那些议员,官员,你都不用太担心,因为他们又很多都是我的客户。就算不是我的客户,我也有的是办法,抓他们的小辫子。”

原来是这样的啊!肖锋笑着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对这个西装男子点头哈腰,卑躬屈膝,说话都是低着身子,矮上三分。

旁边的妖娆女人,立刻就娇滴滴的说道:“哎呀亲爱的,这里都什么味儿啊,臭死了。你说你,好好的贵宾室不待着,非要跑到这里来受罪。不就是要取点钱给那老爷子送礼么?至于隆重嘛。”

“你懂什么?”

“人老爷子身份尊贵,我要给送礼,必须得价值连城。这在贵宾室里办理业务,怎么能彰显出我们郭家的能耐?再者说,快穿1v1身心干净一见钟情来到大厅办理业务,我这叫什么?这叫与民同乐!虽然咱们身份尊贵,但是也得和这些普通老百姓一起做事情,这才显得咱们亲民嘛。行了亲爱的,你就别计较了,等我取完钱,回头去拜访老爷子折腾完,晚上我就带你去逛摩尔街,到时候,什么名牌包包,你随便挑,随便选哈!”

“那亲爱的,拉钩。”

“这可是你答应了的,这帮人可全都听见了,你要是不给我买,或者不让我买高兴的话,人家今晚可饶不了你。”

说完之后,这妖娆女人还作出粉拳,轻轻的捶打了一下所谓的郭先生。

话说到这里,蒙毅脸上生出一抹愧疚的神色。

对于林凡这个,他曾经的君王,蒙毅一直保持着对他的忠心。

更保持着对他家族的忠心。

在他看来,皇太子林旺被挟持,他没有救驾成功,这件事足以令他后悔不已。

然而。

听闻此话的秦川,却是一脸震惊的再次拿出占卜道具,疯狂的摇晃起来。

不多时。

秦川一脸震惊的后退两步道:“这怎么可能,天机怎么会乱成这个模样,到底是谁遮掩了这方天地的天机?”

“不对,人力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能做到这一切的,只有它,只有它才行,它想要借助这一次机会,来彻底清洗这方世界的修仙者。”

“真是个好大的局啊!”

秦川这番自言自语的话语,听得一众人等,满脸的惊愕。

从他的话语中,众人不难听出,有个恐怖的幕后黑手,正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他们想要看到林凡与仙霖大帝和瑶池圣女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