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上的永安、亨得利等公司名都是电影电视中的常客。

林宁原本想叫司机停车进去看看,一旁的闫尼笑着解释实际这房子里都是空的,等有剧组进入的时候,会根据需要进去布景装饰。

随处可见的游客很多,有家旗袍店外更是人山人海。听说是租衣服的地方,可以让游客重温电影的场景,也当一回演员,有摄影师帮拍。

影视基地很大,不仅有旧沪市的市井小街,也有不少欧式的庭院大宅。

有座桥更是让林宁记忆犹新。

林宁笑着轻声吩咐师傅停了车,在桥上走了两个来回。

上车时的身影轻松不少,那种急于跟过去划清界限的烦躁和狠劲儿没了。

闫尼有些纳闷,这个脾气不小的丫头,前后不同的状态,似乎都跟那座桥有关。索性试着问道。

“原来我们小凝喜欢韩导的后会无期啊。”

“回去道个歉吧。”

林宁叹了口气,答非所问。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这部电影的名字。

都是林念的来电。

微信的消息也是林念发来的,全是污言秽语。

林念大概是疯了,尽拣不堪入目的话拿来骂,还有一些诅咒。

秦之意知道,江湖孽缘第二部65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林念拉黑,可自从收到那份鉴定报告后,她感觉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明知道林念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就是下不了手去把她拉黑。

好像就等着林念把一切慢慢地撕开,想要看一眼全幕,想要看看这一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后面,有多黑、有多脏。

……

曲洺生到订婚宴会场的时候,秦非同已经在了。

他不愿与人交谈,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场。

隔着人群,他给了曲洺生一个眼神。

后者了然,两人先后到了休息室。

秦非同说:“你的前任来了。”

曲洺生丝毫不意外,他和秦非同一早就在对今晚的订婚宴布控,早就对林念锁定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实际上,一出手就会被抓到。

“卧槽,这样也行?”赤龙看着那一片血肉与硝烟,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这都能挡下来?

神忍的强大,似乎远远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力!

山本恭子远远的看到这个场面,目光之中满是阴沉!

龟山景洪今天在船上杀了那么多的山本组成员,江湖孽缘苟合云雨每一刀都是不留任何情面,此时甚至毫无顾忌的抓起她的手下来抵挡火箭-弹,人被炸碎了,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

山本恭子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她最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这种因素是最不可控的了!

请神忍帮忙可以,但是当神忍发狂发疯的时候,谁能控制的了他?

一旁的下属们看着山本恭子的拳头,都纷纷的意识到,这个龟山景洪就算今天不死在太阳神殿的手上,也终将会在日后死在山本恭子的手上!

山本恭子极少会做出这种单手握拳的动作,在这种时刻这样握拳,就意味着她对龟山景洪下了必杀之心!

越是头脑清醒的人,越是喜欢用无情包装自己。

思绪百转千回,如细密的针刺在心头,让人痛得发麻,却又强忍着不愿喊出声。

她给秦之政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的情况,秦之政立刻表示让她在医院好好休息,等订婚宴结束了就来看她。

秦之意笑着夸了他一句懂事,随后又说,红包加倍。

秦之政在电话那端假装高兴得眉飞色舞,一挂了电话,却也皱起了眉头。

沈书蔓问他:“怎么了?”

“我姐在医院。”

“她怎么了?严重吗?”

“应该还好。”秦之政扫了眼现场,压了压自己心底的焦躁。

这么多人都到场了,自己现在就算再着急也走不开,要不然沈家那边不好交代,只能先把订婚宴完成。

医院里,秦之意打完了电话,小龙女与左剑青在河里就对曲洺生说:“我都亲自跟小政说不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行了,你早点去吧,多拍点照片传给我。”

曲洺生点点头。

李寒烟咬了咬嘴唇,讪讪一笑,尴尬道:“那个,我还以为是一辈子100万,如果是一年100万的话,那,确实很多了。”

说完这话,李寒烟忍不住再次羡慕起了童蔓蔓。

这个大凶的小姑娘,运气是真的好,先从陈放手里拿到了几十万的香奈儿包包,又在半岛酒店的豪华江景房里吃好住好,眼下,陈放居然还给她开出了每年100万的生活费……

再想想自己家那口子,对比之下,李寒烟难免一阵心累和惆怅。

忽然有些怀疑起了自己当初结婚,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抉择了。

就在这时,李寒烟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童蔓蔓提醒道:“寒烟姐,你手机响了。”

“我知道。”李寒烟忙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喂?刘姐,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寒烟,你现在和家俊在一起吗?”对面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这是李寒烟老家的一个亲戚,现在也在沪上发展,平时两家人偶尔有联系。

想必沈家那边也是心中有数,不想出意外,所以才里三层外三层地安排人。

可就是这样,林念还是混进来了。

秦非同和曲洺生的心里都清楚,这城里想要秦曲两家倒下的人,笑傲神雕之神屌伏娇续写不在少数。

有多少人明着不敢和他们作对,暗地里也会跟着点一把火。

两人自休息室出来,迎面撞上了苏茶,她娇声跟曲洺生打招呼,曲洺生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随即侧身想要从她身边经过。

苏茶伸手拉住了他,还未开口,就听到曲洺生说:“苏小姐,松开。”

“你这么讨厌我啊?”苏茶笑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娇滴滴。

一旁的秦非同轻嗤了一声,一脸嫌弃。

正准备走开,又听到苏茶说:“秦总,容小姐也来了,正在外面找你呢。”

秦非同:“……”

“不过你放心,她找你应该是想要和你说清楚,从此一刀两断,因为今晚……她有男伴。”

秦非同眉头一皱,只一秒就恢复了平静,“跟我无关。”

这种警兆,完全是出于本能!

“混账!”

意识到有人居然敢用火箭筒来轰自己,这更加的激怒了龟山景洪!

在他的眼睛里面,神忍之下皆为蝼蚁!然而,今天这些蝼蚁,一个接着一个的挑衅他,并且成功了!

面对这种挑衅,龟山景洪怎么可能躲?

哪怕他躲开一步,都是失败!

因此,几乎是在赤龙发射出那一枚火箭-弹的瞬间,小龙女江湖孽缘笔趣阁龟山景洪便抓住了附近的一个山本组成员,猛然一扔!

他这么暴怒之下的全力一扔,那个倒霉蛋的速度也快的要出现残影了!

尽管龟山景洪并没有转脸看一眼,但这个山本组成员的飞行路线和火箭弹是完全一致的,因此,在赤龙所发出的那一枚火箭弹距离龟山景洪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之时,便正好撞上了那个倒霉的山本组成员!

那个家伙被当成了人肉挡箭牌,当空给炸的四分五裂!鲜血和碎块溅射的到处都是!

“去死吧,老……”赤龙后面的“东西”二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呢,就变成了瞠目结舌的状态。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再多的智计,在绝对的实力碾压面前,都会变得苍白而无力!

此时此刻,似乎整艘船都变得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紧接着,苏锐便看到他此生都不会忘记的景象。

龟山景洪之前所释放出来的杀意已经全部内敛到了他的身体里面,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猛然爆发了出来!

这种狂猛的杀意简直铺天盖地,浓郁程度是先前的好几倍还多,而苏锐则是首当其冲!

龟山景洪真的打算一击必杀了!

这个成名已久的神忍被苏锐羞辱了那么久,终于要彻彻底底的做个了断了!

龟山景洪骤然腾空而起,速度爆发到了极点,在杀意的烘托下,即便是苏锐的目光,都无法捕捉到对方的残影!

这样的速度,几乎宛若瞬移!

苏锐和神忍之间的差距,终于在此刻被清清楚楚的体现了出来!

这是再多的智计都无法弥补的!

“结束了。”久洋天骏站在高处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