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

徐新华是神州第一修复大师,他对器物方面的认知感知非常敏感。

黄鑫是神州第一玉雕师,他的微雕技术登峰造极。

两个大师出马,一定会把遗嘱给找出来。

徐新华跟黄鑫神情悲痛中带着无奈,人在屋檐下只得硬着头皮接了这个烫手山芋。

当着无数人的面,几个大灯接过来,微雕显微镜组装好,挨着挨着一毫米一毫米的寻找。

徐新华则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把拐杖的机关拆掉,一一查验。

最先站起的,还是徐新华。静静摇摇头:“老祖宗的技术,我再练一辈子都赶不上。”

“总顾问,对不起。”

没一会,黄鑫也站了起来默默摇头:“每一节竹节重量完全一样,表层没有任何暗雕和隐匿的记号。”

越是头脑清醒的人,越是喜欢用无情包装自己。

思绪百转千回,如细密的针刺在心头,让人痛得发麻,却又强忍着不愿喊出声。

她给秦之政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的情况,秦之政立刻表示让她在医院好好休息,等订婚宴结束了就来看她。

秦之意笑着夸了他一句懂事,随后又说,红包加倍。

秦之政在电话那端假装高兴得眉飞色舞,一挂了电话,却也皱起了眉头。

沈书蔓问他:“怎么了?”

“我姐在医院。”

“她怎么了?严重吗?”

“应该还好。”秦之政扫了眼现场,压了压自己心底的焦躁。

这么多人都到场了,自己现在就算再着急也走不开,要不然沈家那边不好交代,亲爱的 宝宝想要你只能先把订婚宴完成。

医院里,秦之意打完了电话,就对曲洺生说:“我都亲自跟小政说不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行了,你早点去吧,多拍点照片传给我。”

曲洺生点点头。

在这一方面,还是罗挺当属第一。

“老幺,找出来。”

拐杖递到罗挺手中,罗挺左右手捧着拐杖,转身就朝棺材跪了下去,哭着叫了一声师尊,徒儿不孝,得罪您老了。

罗挺看东西那确实是得了夏鼎真传。

双手捧着雷竹拐杖,轻轻一掂,反手一旋,雷竹调转位置再复一掂。

雷竹重量已在心里。

右手握着包浆如玻璃底早已玉化的雷竹表面,从杵头开始慢慢的往上收起,直到拐杖头。

跟着又交换位置,从拐杖头往下拉了一趟,抬起头来,双目红肿黯然摇头,沙哑的嗓音哽咽的说道。

“师尊神乎其技,我们一辈子都赶不上的。”

这回夏玉周相当吃惊了。

连小师弟罗挺都找不出来这根雷竹的秘密,那还有谁能找得出来。

“徐新华!”

“黄鑫!”

夏玉周转了一圈点了徐新华和黄鑫的将,叫两个人到了自己跟前,下达命令。

这种仇恨如果不报的话,那根本就不是山本恭子了!

苏锐尽管知道龟山景洪非常厉害,但是当他看到对方面对单兵火箭筒,看也不看,随手抓过人一扔,就能把火箭-弹给挡下来的时候,亲爱的宝宝爸妈的寄语还是觉得有些震撼,甚至他情不自禁的就说出来一句赞美的话来:“卧槽,屌爆了!”

这句话百分之百是发自内心的!

龟山景洪的这个动作确实很碉堡,但是他自己好像没有半点耍酷的觉悟,也就是说,他之所以做出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为了耍酷,这个词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苏锐,浑身的杀意竟是开始渐渐的内敛了。

而随着龟山景洪的杀意内敛,周围的空气也渐渐的好像不似之前那般粘稠了。

这绝对不是龟山景洪放弃追杀苏锐了,而是说明这个神忍正在准备放大招!

苏锐的心中已经是警兆大起,他把全身的力量全部调集出来,用在双腿之上,如果龟山景洪出招,他就会用最快的速度来闪躲!

“明明小主人你占先手了,为什么还会这样,真搞不懂。”

因为我就算占了先手,也要让他们觉得我没有占便宜,得努力挣扎一下才行,他们看的也是这个,如果看不到这个,就会怀疑到我了,这些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看来我还是玩不过这些老家伙啊!

一点都不给我留路,别让我知道是谁在算计,到时如果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他,这样算计一个孩子,他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小主人,我觉得这样的人,不会有良心这种奢侈的东西,这些个老家伙,比我还黑,亲爱的孩子所以你还是别骂了,没有用的。

只是真的有小主人说的那样神奇吗?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没有这样多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要这样做罢了,而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算计到后面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我高看他们了,不可能,以万年计算能布局的人,不可能这样肤潜,不过也有可能,就看他断不断我网上消息,也许是我自己想太多了也不一定。

那自己收集愿力的渠道就没有了,这些人还真有些狠啊!还好我的天网就快完成了,到时自己有了渠道后,就不会受限了。

小主人,为什么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开心,你不是说他们这样做只是帮你做功德吗?有人帮你做了,你为什么还不开心。

我那时就只有这样的设想,没有想到他们真的这样做,你知道他们这样做后,第二步是什么吗?第二步就是消除我在网上的影响,然后只要我得不到功德,就不能消除身上的封禁,那样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威胁。

“可是小主人你不是解开了吗?”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影响才对,为什么还一样的不开心。

是没有影响了,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就没有事,他们这样做就不是在试探了,而是计划好了的,这只是第一步,后面的还有很多步,明白我的意思吗?男朋友让我吃他的烤肠

明白到是明白,不过有什么关系,他们第一步就失算了,接下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才对,小主人担心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不早了,算了,现在说了你们也不懂,反正现在我们都在赶时间,就看谁的更快罢了,如果我比他们快一步,那到时失败的就是他们,如果他们比我快一步,到时失败的就可能是我了!所以我必需得加快速度了。

有关于顾一念这个名字,从她的脑海中已经清除了好久,她怔了怔才想起来是谁。

“秦大小姐,你应该还记得,那天在K&K酒吧,你让我有多丢脸吧?事后,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我,逼我退了学!”

退学的事,实在是怪不到秦之意的头上,她当时并没有让曲洺生那么去做。

但现在解释,顾一念恐怕也不会信。

再说了,她为什么要解释啊?

当初这个女人心思不纯想要勾搭有妇之夫,又乱拿别人车上的东西,没把她送局子里已经算好了,居然还敢打电话来挑衅?

秦之意正要撕她,却突然听到顾一念说:“你想不想知道你的父母到底是谁害死的啊?老师人家想吃棒棒糖想的话,来你弟弟的订婚宴啊,有人会在今晚把真相当众揭开,秦大小姐难道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吗?”

电话挂断,随即而来的是一张照片。

秦之意太熟悉照片里的画面了,那是她多年的噩梦,费尽心力也没能摆脱、忘却。

她也……不敢忘。

吹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到时我给你们开一个专门的窗口,可以让你们售卖自己的东西,这样不但可以增加收入,还能增加他们对你们的好感,从而收集愿力。

“小主人,这样不太好吧!”虽然我们能做到这点,但是我们这样的形像,好像不太适合,别人会有意见的。

不就是一身毛吗?只要不掉毛,那就没有问题,何况到你们这个程度了,还用手去接促食材吗?学会用意念控制,还有操控自己的能力去做这些,完全就不担心掉毛的事情,只要你们做得好吃,那愿力就会不断的。

但我得警告你们一下,别加些奇怪的东西进去,如果让我发现了,有你们好果子吃,要知道现在你们可打不过我了,自己自觉一点哟!

“小主人你就是想说你现在实力在我们之上了,然后正在找理由想打我们一顿,是不是这个意思,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不过、小主人你的完成了吗?今天居然有时间和我们开玩笑。

差不多算完成了吧!现在在公测,测试完成后,我在修改一下应该就可以了,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