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然巨响声中,已经收缩到极致的云网剧烈动荡起来,虽然没有就此崩碎,但林逸已经敏锐的发现,云网形成的空间禁锢确实是出现了一丝缝隙!

“就是现在!再不跑就真的完了!”

林逸不敢有丝毫怠慢,直接化为雷弧,从缝隙中一闪而过!

“出来了!”

林逸大喜过望,他还担心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没想到真的那么顺利。

“林逸大哥哥,我先走了,在广场上等你啊!”

一离开云网,王诗情马上就取出了学院联盟给她的传送阵符激发,还不忘和林逸打声招呼。

林逸小腿上光芒一闪,不等他说话,王诗情就已经回归广场,这丫头看来也是吃够了雷遁术的苦头了……

王诗情离开之后,林逸反倒不急着回去了,雷遁术配合鬼速翅膀,瞬间冲出了极远的距离!

再回头看去,那大家伙似乎并没有继续追击的意思,它身体表面的云网很快被它吸入口中,巨大的身躯缓缓下沉,竟是要重新恢复原状的样子。

这个段无踪一出来,现场顿时哗然一片,所有人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他们之所以围在这里进退两难,就是因为缺少一个带头的。不过现在总算出现了。

“哟,看这意思是来了一个硬茬,重生军嫂王牌特种兵准备单枪匹马挑老子的场子了?”刀疤脸一脸不屑,大大咧咧的瞥了段无踪一眼。

“不敢,其他人是死是活与我无关,我只是麻烦阁下开个方便之门,毕竟如果真打起来,两败俱伤对你我来说都不是好事,说不定还会被人浑水摸鱼。你说呢?”段无踪的语气难掩傲然之气。

“呵呵,这家伙是要趟雷啊。”远处林逸淡笑着摇了摇头,从气势判断。这个千刃派段无踪确实是一个难得的高手,在一众元婴大圆满之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存在。有这份傲气和底气实属正常,只可惜对面毕竟是玄升初期巅峰高手,可不会吃他这一套。

“你不看好他?”霍雨蝶不由好奇的问道,在他看来这人实力很强,正如他自己所说,如果真的拼起来即便不是两败俱伤,那也肯定会带给刀疤脸不小的麻烦,刀疤脸心存忌惮之下,说不定还真会放他一马呢。

罗德斯·撒克逊重重地点点头说道:“你说得对,我自己觉得我并不比他差,但是我差的是一个竞争的机会,我需要一个足够宽阔的平台去展示我的能力。”

“啪啪!重生九零军女嫂有空间”

夏禹微笑着鼓鼓掌,笑着说道:“没错,我也认为你并不比他差,你跟约翰·拉特里奇其实各有特点,他虽然也会在媒体上撰写文章,但是他是典型的学术型专家,而你不同,你虽然学历不如他,但是你的社会实践经历远超他,你是学术加实践型人才,理所当然你更能结合实际看透一些更细微的东西,这是你的优势。”

“再好的理论政策,都必须切合实际,才能够完美地落地。”

说到这,夏禹又看了看罗德斯·撒克逊,见后者面露沉思,夏禹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

沉吟片刻,夏禹再次说道:“不过罗德斯,我也希望你的未来能够更加光明,我会尽全力帮你。”

“现在吉米·卡特给罗纳德·里根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通货膨胀问题、经济低迷问题、失业率高问题、以及国际关系问题等等,所有人都看着罗纳德·里根上台之后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想要成为首席经济顾问,成为白宫真正的核心级人物,就得直面这些问题并提出切实有效的措施,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想法?”

磊哥一听也变了脸色:“妈的,特种兵重生为军嫂小说谁抄袭抄到了咱们身上,这狗怂玩意,不想活了……”

磊哥脾气一直不是很好,一听庄芸芸的歌叫人盗了,立马就骂了起来:“你留了原稿吗?回头把证据整理好,咱们告他娘的。”

庄芸芸做为纵横歌坛多年的老牌天后,她无疑是热爱音乐的,当然,她最为讨厌的就是抄袭和盗版。

别人的歌被抄袭了庄芸芸都气的要替人抱不平,更不要说她自己的歌被盗了呢。

“我电脑里存了原版,另外,这首歌我给我老师看过。”

庄芸芸一说那首歌她老师都看过,磊哥就放心了。

要知道庄芸芸的老师可是德高望重的一位老前辈,她叫吴玉芬,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吴玉芬在华国歌坛甚至于音乐界那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如今人们传唱的特别广的好多歌都是吴玉芬写的,她写的歌还被收录进了语文课本当中,中学的音乐课上用的课本也是她牵头编写的,她还收过好些学生,那些学生如今有的在音乐学院做老师,有的在歌坛发展,可以说,吴玉芬一句话,整个华国音乐界都要的抖三抖。

锵!锵!锵!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金属碰撞声,段无踪身上蓦然闪现出一堆神兵利器,各式刀枪剑戟一应俱全,零零总总细数下来足有十三件之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随身携带的,重生异能军嫂要分手全部悬浮在他的周围,阵势颇为惊人。

现场顿时一片倒抽冷气声,虽然还未正式交手,但是这个段无踪果然强悍,看这架势他竟能同时操控十三件兵器,实在是匪夷所思,一般高手与他对阵,那岂不是分分钟被这些兵器围殴致死的下场?

“久闻中岛千刃派的武技功法独树一帜,据说千刃派弟子实力越强,所能操控的兵刃就越多,达到极限甚至有可能实现千刃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霍雨蝶叹道。

付娇娇眉宇间弥漫着期盼。

犹豫再三,林鸿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口。

霎时间

付娇娇欢呼雀跃,像是一个清纯少女,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不好了,怪物,怪物正在往这边过来!”

“必须得跑……”

……

客栈突然练成一锅粥。

原来,那在城中霍乱的怪物,已经到了这附近。

付娇娇见状:“怪物会优先来人多的地方,夫君,我们赶紧走吧?”

如果不赶紧走的话,可能就要成为怪物的肚中美食了。

“嗯……”

林鸿轻轻点头。

付娇娇见他算是同意自己叫他夫君了,心中甜滋滋的。

刚离开客栈,只见巨大的怪物已经袭来。

“这不是之前我们遇见的那个吗?重生之王牌军婚”付娇娇眨了眨眼。

面前这个,正是那没有实体的巨大怪物,只是比之前少了点。

“莫非是特意过来找我们的?”

夏禹有些讶异地看向李武明,他没想到这个武痴竟然会关心这种问题了。

果然环境最容易改变一个人,看来李武明跟他这么久了,耳濡目染之下,也成长了很多。

夏禹没有阻止李武明进步,他沉吟片刻,笑着说道:“二哥,如果罗德斯将我这两天告诉他的观点原封不动传输给罗纳德·里根,并且后者也真得这么去做,那么美国肯定会复苏,但是这个复苏就得打上引号了。”

“美元扩张、刺激股市、打压工会、遏制大宗商品价格、缩减政府开支等等,绝对能够让美国经济增长恢复活力,但是这个增长只是表面上的,恶劣影响会非常深远,等到美国想要发现问题,估计罗纳德·里根都下台了。”

“即使罗纳德·里根还在任时有人发现,但是普通的选民可发现不了,正增长的数据是最有利的说服证据。”

“财团也希望他继续损害底层的利益去壮大金字塔上层的实力。”

“美国,终究是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家才是真正的主人!”

李武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虽然有些没听懂,但是他知道夏禹又在挖坑了。

看着李武明思索的样子,夏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一世,有着他的干涉,罗德斯·撒克逊有很大概率成为罗纳德·里根的心腹,要是真全盘接受竞选口号的进化版“里根经济学”,那么美国的潜力会被断送掉更多。

幸好前几天他和杨晨过去看到萧元写了新歌。

他拿回来找人看过,这歌很不错,适合做主打歌。

于是,宋奕诚就决定用这首歌了。

先前的歌都已经录好了,主打歌一录好,宋奕诚就开始宣传新专辑。

他上了一个综艺节目,在上边唱了几句新专辑主打歌,公司那边又在音乐电台以及音乐类的网站上帮他打榜。

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宋奕诚要发新专辑。

宋奕诚的歌迷奔走相告,都等着新专辑发售。

网上好些乐评人都说宋奕诚的新专辑诚意满满,尤其是主打歌写的真的很棒。

宋奕诚也很高兴,他心中得意。

心说萧元有才华又怎么样,再有才华没有心眼还不是被他耍着玩的吗。

哼,写的歌好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萧元在酒店住了几天就租了房子,他花时间把房子打扫清理了一遍,又买了些日用品就住进来了。

搬到新家,萧元就开始踏踏实实的写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