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帆俯身,手指触碰灵石的瞬间,这些灵石就化成了一堆灰烬,在风中消散。

“穷奢极欲啊。这么庞大的宫殿,全部用灵石堆积……真是不可置信。当初的神国,该是多么恢宏。”杨云帆的储物袋里面大概有一万枚灵石,每一个灵石也就拳头大小,若是用来建造房子,大概能筑造一个小厕所吧……

“可惜,不能见到太古神国最辉煌的时代。这一片废墟,反而让人心中怅然。”

微微摇了摇头,杨云帆可以通过这庞大的废墟,遥想当年鼎盛时期的神国,是何等的辉煌。

不过,这就是天地法则的残酷。

再辉煌的族群和帝国,也会在岁月之下,被磨灭,被人遗忘。

“杨云帆,你看这是什么……”

这是赌场历来的规矩,有些地方抽成更多。反之那些不抽成的赌场一般赌徒是不会光顾的,因为一比一那赌场还赚什么钱。明显这里就不可能赢,只有这种抽成的,才感觉能赢到钱。

其实但凡进赌场的人,就不可能赢钱走。古来今朝,就没有在这上头发财的人...,这时就有人问了,“那老千呢?”,你看过那个老千最终有好下场的...?。

奎叔拿着筹码坐在一张台上,一位美丽的荷官为之发牌,这里不仅有一些个赌桌。规模和一条赌船差不多了,老虎机之类的东西,境界有之。

“大乐透”,“德州扑克”,“斗牛”,“筛盅”...

这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让人不仅着迷,这东西就和抽烟一样。它有瘾,但凡是尝到甜头了就很难在走出去。

忘前川坐在奎叔的旁边儿,我家师父又无敌了那些个小弟都已经四散在赌场当中,开始了他们今夜的消费。奎叔明白,今天那些个小弟兄们都会赢个盆满钵满...,这就是赌场撒下去的钩子。

奎叔盯着忘前川,忘前川也被大灰熊塞了一把筹码,可他丝毫都没有赌的意思。奎叔来了兴趣,问道:“你不玩玩儿?”。

“谁合适?”刘少全忙问道。

王平与李华对视一眼,同时说出了答案。

“庄先生!”

……

南洋商业银行总部。

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庄思平热情接待了王平等一行人。

在听了王平的讲述之后,庄思平毫不犹豫地说道:“国宝现世之事我也听说了,既然故宫博物院需要,我自然义不容辞!”

“《永乐大典》绝对不会在香江这片土地上被外国人夺走!”

刘少全喜出望外,连连感激地说道:“谢谢庄先生!”

庄思平面含淡笑,神色平静地说道:“都是为了祖国,何谈谢字?”

“虽然我的身家无法在香江名列前茅,但是参与《永乐大典》的竞拍还是够格的。”

听庄思平是想要一力承担,王平皱着眉说道:“庄先生,您是打算独自出资参与竞拍?”

庄思平微微颔首说道:“嗯,王社长不必担心,我不是冲动的人,不会做超出我能力期限的事。”

这还真是强人所难!

李华无奈地说道:“刘院长,没两千万港币都搞定不了的事,我师伯很强却很怂这怎么想办法嘛,就算把香江新华社卖了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总不可能去把苏富比拍卖行抢了吧?”

“这可不行,这是违法违纪的事!”刘少全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李华摇头笑道:“我就开个玩笑。”

随即他脸色一正说道:“这件事说到底还是钱,除非其他人能够出钱拍下来送给我们!”

刘少全愣了,看到李华不像是在开玩笑,他皱着眉头说道:“这不可能吧,最少都要两千万港币,谁会送给我们啊?”

王平与李华相视一眼,却陷入沉默。

看到两人这番模样,刘少全脑海中闪过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眼中升起期盼之色,询问道:“王社长,李社长,难道香江真有如此慷慨之人?”

良久。

王平出声说道:“有没有还不知道,但是可以试一试,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

李华接着说道:“不过我们不适合出面,还得找个身份合适之人。”

一家一两颗那都是标配,一颗起码五六斤,两颗就算十斤,杨家村就能消耗5000斤左右。四千斤的白菜算个屁拉到城里连个水泡都冒不出来。

可惜他一个小屁孩说话没人听,看着爷爷和老爸卖菜如此积极,而且还很高兴,他就没再给他们添堵。高兴就好,这又不是去年穷的揭不开锅,现在也不在乎那三瓜俩枣的。

走进周先生的屋内,周义仁正在看信。和他有过交谈的第一书记十月底的时候调回了燕京,所以两个人想要见面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只能通信了。我的师父超凶哒

信件自然不是邮递员送来的,和在后世那个都快被人挤压的无法生存的情况下邮局的服务态度一样依然让人无语,更别说眼下当官的都是大爷,国企员工至少也是个大爹的年代。

现在邮递员送信一般都是送到学校去,然后老师安排下看看那个村里的信件,让学生放学带回来。

或者直接送到镇子里,有你村子里的人去镇里办事邮递员认识招呼一声你自己去拿。没招呼到拿信件就在邮局放着,反正有人给你寄信着急的肯定是你,又不是他。你一着急自己肯定会去问的。

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他必须收敛锋芒不能表现的太过突出,陈为民可不止一次跑过来转本和他交谈,而不是和周义仁交谈了。

当然杨东旭明白这个道理,周义仁自然也懂。所以他虽然心中急迫,可也只是用这种方法处罚一下杨东旭。而不是去逼迫什么,就连陈为民那边他也帮着兜回来不少事情,让陈为民看杨东旭的目光不再像是看一个妖怪。

全神贯注完成今天的课业,从周义仁屋子里出来,杨东旭就跑到打谷场上和一群小屁孩疯了起来。

这是杨东旭收敛自己锋芒的遮掩手段之一,过去的将近一年中他表现的太独了,太太乖巧了,虽然让父母备有面子,也成了邻居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孩子’,可显然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所以当学校一间教室一面墙倒了无法上课,这个仙帝有点强让孩子们放假之后。杨东旭也放飞了自我,能不能找回童年的快乐先不管。

每天不调皮捣蛋的让老爸对着屁股抽几巴掌不算玩,今天不是揍了这个小屁孩一顿,就是明天带着一群小屁孩揍那个一顿。

看到杨东旭进来周义仁没放下手中的信,而是对着旁边的报纸努了努嘴。一沓最新的报纸就放在旁边,是和信件一起拿回来的。

现在周义仁不再是前两年住在牛棚差点死掉的劳改分子,而是让杨家村尊敬的大知识分子。当然如果通过他和区里的专员能拉上一点关系那就更好了。

对于这些周义仁自然看在眼里,对人一如既往的和善,对于过分的要求只是微笑不语,那些提要求的人只能脸红的低下头不再说话,现在的人可比以后的人要脸多了。

在拒接几个拎着礼物上门拜师的家长之后,周义仁这边慢慢的也安静了下来。时不时有村民送来的鸡鱼肉蛋,他也会有选择性的接受一些,然后给些回礼,水至清则无鱼嘛,他虽然是个大知识分子,但并不是一个老古板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把报纸浏览了一遍,也没有什么太出奇的地方。虽然从报纸上一些政策报告上来看,超级无敌师傅系统国家开始鼓励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甚至WLMQ和香港、RB合资经营毛纺厂的合同已经批准签订。

可混乱年代那席卷整个社会的大批斗,还是让人民心有余悸,即便是国家鼓励,人民依然害怕会不会再来一次混乱,所以都在观望,近一两年全面发展经济的大浪潮还掀不起来。

苏锐一声低吼,右臂一扬,一道乌光已经爆射而出!

他不是个容易冲动的家伙,可是现在,他无论如何也没法淡定的下来!

如果这些话从几个流氓混混的嘴里说出来,或许苏锐还不会有什么太强烈的感觉,但是要知道,这孙建民可是个大校师长!

对于军人,苏锐一贯有着解不开的情结,因此,此时的愤怒更加的无可抑制!

出手!那就出手!

那道乌光已经带出了凛然杀意!

孙建民是特种兵出身,对危险有种本能的预知,因此,当苏锐的右臂扬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大吼一声,扑向了前方地上!

四棱军刺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飞过,然后狠狠的撞在了吉普车的前挡风玻璃上面!

在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神兵利器跟前,这前挡玻璃甚至连阻挡一下都做不到,就已经被轻而易举的穿透,而后布满了裂纹!

孙建民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在落地的时候,就已经大吼了一声:“快给我上!”

而这一次,他带来的全部都是侦察连里的尖兵!个个身手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