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现在康王病了,很多事情都不能处理,好些事情都是交给萧元去办,下头的人有事也是问萧元,萧元就挑出一些简单的给贺振宇处理,有简到难,等康王病好了,只怕贺振宇已经笼络了不少人心。

“宫中那里的事情也交代清楚了。”

安宁剥着瓜子,脸上带着笑:“很快,太后就会和小皇帝斗起来。”

萧元把他面前的一盘果子也推到安宁面前:“这个还不错,你尝尝。”

就像安宁说的那样,太后离宫,康王生病,建武帝真正得了自由。

他成天撒着欢也没人管。

建武帝又出宫找了云雀两回,由云雀带着他去坊市玩,且还被云雀带着认识了好些人。

这些人三教九流都有,大多性子直爽,为人十分仗义。

建武帝和他们相交,就觉得很对脾气,和他们说话也是身心舒爽,比和那些官员说话要舒心多了。

他一高兴,对那些江湖人士就更是推心置腹起来。

除此之外,顾先生别上瘾建武帝还趁机拔除康王在宫中的钉子。

“这个么,看情况再说吧。”林逸不置可否道。

如今他还只是迎新阁一介新人,至于日后会有什么发展,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首要目的是前往中岛寻找章力钜。

如果能够对此有所帮助,那么无论到什么地方任职他都不会介意,但如果对此毫无益处,那就只能敬谢不敏了。

听到李冠麟这么说,赵枫眨了眨眼,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实李冠麟也是为了早点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所以这才是双管齐下,一方面抓改装设计,一方面约谈紫翠园开发商。

而之所以李冠麟先把这份报告递交给赵枫看,完全是因为如果赵枫要讲这些别墅当做未来的车库的话,那么改装设计上肯定需要征求赵枫意见!

类似于改装设计这种东西,不可能一次成型,起码也要改好几次,所以李冠麟现在问,也是为将来买下来紫翠园之后的改造节约时间。

明白了李冠麟此举的含义之后!

赵枫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交代他道:“我个人喜欢简约、科幻的风格!你先让人下去准备一下这种风格的设计稿,我看一下再做决定!”

李冠麟听到赵枫这么说,点了点头,随后道:“我明白了!老板!”

说罢,盛世隐婚傅先生宠入骨李冠麟就准备退下!

却被赵枫再次叫住!

“对了,下午和开发商的约谈,你亲自去吧,紫翠园建成之后,每平米的售价估计和周围的一些别墅没太大的差距,所以预估每平米五万元的话,我们可以出资320000000RMB收购!这一部分我来出资!”

“这怎么行呢!老板,我们公司有足够的资金完成这一次收购,所以请您放心!”李冠麟坚定的看着赵枫说道。

赵枫看着他:“不合适吧,我自己的事情怎么能够动用公司的工资呢!”

李冠麟依旧坚持:“没什么不合适的!您是公司的老板,您的事情就是公司的事儿,而且我们以公司的名义收购,以后也可以以公司的名义打理!”

李冠麟说的,赵枫也仔细思考了一番!

这么做倒是没什么问题。

穷奇物业本来就是穷奇资产管理公司在国内的分公司,整个公司都属于自己,也不是什么上市公司!

所以做这么一个项目,一定会有一些员工不理解,但是也不会损害到员工们的利益。

等到李冠麟腿下去!

赵枫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

得了!本来还想要花个三两亿RMB,邪帝放肆宠现在看来又花不出去了!

。。。。。。

乘坐电梯去了39层!

柳若馨和苏子梓正带着人忙着热火朝天。

前两天招聘的人手还没有来公司报道!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聚焦到灵花管事身上,他才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也罢。那我就告诉你们结果,这位林逸师弟他……没有作弊。”

“嘎?没有作弊?”孟觉光和全场众人瞬间傻眼,指着林逸结结巴巴道:“这……这怎么可能!灵花管事你不会弄错了吧?”

灵花管事摇了摇头,同样不可思议道:“老实说,人家也觉得匪夷所思,不过这三十九株灵药幼苗,确实是用当初那一批灵药种子培育出来的,这一点做不了假。”

“为什么?”孟觉光忙问道。

“因为,这些灵药种子全部做了灵药圃独有的真气标记,谁都模仿不了。所以可以确认这位林逸师弟没有作弊。”灵花管事肯定道。

“都听到了吧?孟师兄,你还有什么话说?”林逸当即冷笑道,灵药种子上面的真气标记,他在灌输真气过程中就已经察觉到,所以今天才敢这么做,就算灵花管事跟孟觉光狼狈为奸颠倒黑白,他也不怕。

不过,从灵花管事刚才这些话来看,跟孟觉光不是一路货色。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该死。”

太后几乎咬碎了银牙:“皇帝这是要做什么?”

秦嬷嬷想了一下:“陛下他恐怕是想掌控后宫,爵爷的小宝贝又闯祸了他怕娘娘您管束他太过吧。”

太后脸黑沉沉的:“好啊,我辛苦养大的儿子,如今倒反咬我一口,他,他竟然这么不信任我。”

秦嬷嬷尽力缩小存在感。

下一刻,之前还疯狂暴怒的雨侯,直挺挺的“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毫无征兆,像是丢了魂的尸体一样。

冰无情呼吸一紧,虽然他早就见识过林逸的厉害,但是此刻的对手可是元婴大圆满啊,他还是被彻彻底底的给震撼了一下!

这特么就解决战斗了?冰无情都觉得有点可笑,自己这位老大狠的都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好了。

楚天路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是咋回事儿啊?怎么还没开始打,那位元婴后期巅峰大圆满的高手,就这么跪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他揉了揉眼睛,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是很遗憾,雨侯还是在地上躺着,毫无动静。

冰无情冷冷一笑,骂道:“就你这点道行也敢和老大咋呼,装大了吧?受伤了吧?”

“……”林逸有些无语,不过也没时间去管冰无情在那耍宝,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本质上他并不像伤害雨侯,毕竟和太蛇岛结仇没有意义。

对方说的情况也在理,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为了神识果之心而拼命的,站在两个不同的立场上,不能说谁对谁错。

一路上打开四十多分钟的路程!

一行人抵达了外滩上的悦6餐厅的时候,军婚诱宠时间已经是接近六点!

远远的坐在车上,赵枫就瞧见了悦6餐厅大大的招牌。

下车走进餐厅,餐厅里面已经有了客人!

两名侍者迎接上来,将赵枫和傅安安带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随后点餐,傅安安可丝毫不客气,进口鲜活生蚝四枚、香煎法式肥肝配焦糖苹果挞、岛国蓝鳍金枪鱼色拉、扇贝鱼子酱龙虾汤、炭烤澳洲和牛西冷(M3)2份。

除了这些,特别是甜品、什么黄桃奶酪小方、蓝莓芝士魔方、马卡龙、草莓奶油水果捞、蓝山咖啡两杯!

好家伙,这甜品买的比菜肴都要多。

赵枫怀疑的看了一眼傅安安这丫头。

“你点这么多甜品,难道不怕发胖?”随手将点好的菜单交给侍者,赵枫看向傅安安,好奇道。

傅安安听到赵枫这么说,顿时愣住了!随后等这两只圆润的眼睛瞪了赵枫一眼:“才不会呢!人家可是小仙女!”

吴涛的媳妇马青厚着脸上前对迟翔说道。

“迟翔,你可不能忘了我闺女啊,看看我闺女,眉清目秀的,去你们季氏集团公关部应该没问题吧?”

吴霞连忙把吴康秀也拉到了迟翔面前刻意巴结。

迟翔显然很享受这种吹捧,纵然吴康秀和吴康文都是酒囊饭袋之流,他也全盘手下:“好说,好说,今天总部的孙总过来,只要给他喝好了,一句话,明个就去季氏报道!”

“哎呀,还是迟翔给力啊,翔子好样的!好,好啊!”

吴老太一听自己两个孙子孙女的工作被解决了,高兴的合不拢嘴对着迟翔夸赞道。

“翔哥那还说啥了,那是咱们县搞工程的扛把子,全县谁不认识翔哥啊?”

“再发展一下,翔哥过两年肯定是咱们东洲县的首富。”

“看看什么叫姐夫,这才叫姐夫呢!”

“是啊,再看看某些废物,天天就知道吃软饭,一点贡献都没有。”

吴康文和吴康秀如同两个相声演员,你一句,她一句的,对陈羽冷嘲热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