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王身体弱,坐下怕顶不住,穿着鞋子,灵活的如同小猴子一般跳到了床上,死死的用肩膀顶住了李姐的后背!

侧偏,张凡抓着李姐的下巴,轻轻的转头,稍微侧偏以后,大声的说道:“坚持住,不管如何,这个世界上还有在乎你的人,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不会放弃你的。快,给我睁开眼睛!说话!”

声音非常大,非常的暴躁,如同狮吼功一般!李姐一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这个时候不对她进行强烈的刺激,说不定就会这样长眠不醒了。

李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长了长嘴,冒着血的嘴,可怜的女人说的是什么,张凡也不知道也听不到,顾不上她的情绪了。

“睁开,把眼睛睁开。我现在给你鼻子里面塞东西了,坚持!坚持住!”一边说,手底下一点都没减速。

棉签快速而又温柔的清理了李姐的鼻腔后,拿起护士们已经在表面抹过石蜡油的三腔二囊管,开始往患者鼻腔里面塞。一点一点,当张凡感觉到抵达咽喉的地方。

“咽吐沫,快!咽吐沫啊!”李姐没有求生的欲望,不是很配合,她如同就是一个死尸一样,等待着黑白双煞来带着她去另外一个世界。

“还是证明你有钱呗。”

“这个园林是花了我不少钱,几乎花关了我所有的积蓄,这还是老先生给我的亲情价。”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越来越迷糊了。

“你说,我把公司搬到这里来办公怎么样?”

我愈发的困惑了,怎么我们各聊各的,谁都不在谁的频道?

“安澜,如果你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多有钱,那大可不必,因为我现在知道你就是欧盟三大财团之一的安氏嘉华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所以,这点钱对你安大小姐来说,还多吗?”

安澜低头莞尔一笑,男朋友抱我老是起反应那笑容真的好美,却给我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我还记得她躺在我怀里和我撒娇的样子,还记得她吃冰淇淋故意将奶油沾上嘴角想让我帮她擦去的样子,还记得她陪我一起送外卖的日子……

记得的事情就多了,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她越来越陌生了,陌生到我坐在她面前却感觉她离我十万八千里远。

这是我第一次当着安澜的面,回忆起那个无数次在我闭上眼睛时,会想起的画面。

张凡迅速的扶着李姐的身体,让她前倾位的坐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躺下来,出血太凶了,一旦躺下,血液涌入气管引起剧烈咳速,哪真正的是雪上加霜。

胡军一进病房,看到满地黑红的血液,再看到病号惨白的脸色,对着张凡说道:“胃底静脉破裂?”

“嗯。双气囊三腔管,准备输血。”护士还没来,也等不及了。胡军开始当护士,给张凡传递急救用品。

李姐的父母吓的脸色发黄,双手抖动、站都站不住了,“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啊!柏冰,你别生气了。我们走,我们走还不行吗!千万别生气啦啊!柏冰啊!”她妈妈首先就坚持不住了,李姐满嘴满嘴的献血直冒,眼睛都睁不开了。

两位老人站在床边挡事,张凡一边准备器械一边对他们说道:“出去!进女朋友里面是什么感觉”连客气的话都来不及说了。

这个时候的时间,太珍贵了,慢一点,李姐直接就是大出血而死。可以说是多一秒少一秒,活下去的几率都不一样。

护士也来了。张凡对赶来的护士说道:“五十mL气体注入。把被子拿过来,顶在患者的背后,小王你坐到被子后边顶着患者,一定要顶好。”

“只有我让你教导的才需要教导,其他你就不用管了。”方元道。

“是,明白了。”少族长应声。

“好了,你去玩吧,我把绳子给你放长一点。”方元说着直接开始放绳子。

这条绳子自然也是方元特意买的超长可以伸缩的那种,全部放出去得有六米长,这个距离也差不多够少族长玩了,因此方元也就没管摸出手机看了起来。

而少族长也是应了一声后,迫不及待的带着六米的超长绳子向其他的狗子奔跑而去。

当然,期间方元还是会时不时的看看少族长的,毕竟这是它第一次出门,既需要适当的自由,也需要适当的看顾。

只见少族长径直跑向一个正在草地上四处嗅闻的小短腿柯基犬。

“汪汪,你在做什么?”少族长一过去就友好的招呼起来。

因着离的不远,方元还是能听见少族长说了什么的,当然柯基的回话方元就听不懂了。

“我在找草。”柯基小心道。

“找草做什么?”少族长好奇的问道。

而少族长则若有所思的继续找其他的狗聊天/不是打探情报去了。

期间少族长遇到的每一只狗面对少族长的询问几乎都是有问必答的,蹭女朋友她叫了是装的吗因此少族长得到了不少做狗以及怎么讨得主人喜欢的小技巧,然后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回了方元的身边。

“怎么?不玩了?”方元看着走回来呆在自己脚边的少族长,问道。

“嗯,可以了,我对于怎么做狗已经很有心得了。”少族长信心满满的说道。

“那交到朋友了吗?”方元笑着问道。

“没有。”少族长摇头。

“没关系,下次再来交朋友就行,以后只要没事每天都会带你出来溜溜的。”方元安抚的拍了拍少族长的狗。

“好的,谢谢方先生,我很喜欢溜溜。”少族长想着取得方元喜欢的小技巧,然后加了最后一句。

“狗狗都喜欢溜溜。”方元点头。

而方元和少族长的对话在外人看来那就是方元说一句,少族长嗷呜嗷呜的回答一句,看起来好似真的在回应一般,颇有趣。

这便是锻造师和丹师这一类人的特性。

他们一旦踏上锻造一道和丹道便会深深地陷入其中,痴迷其中。

成为一名强大的锻造师和丹师,锻造出一件强大的武器和炼制出一颗强大的丹药便是他们一生的追求。

为此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好,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我必须要对你施展一点手段控制一下!!”!

楚风说着,他直接让千帝蛊对雪剑种下了噬魂蛊。

对此,雪剑没有说什么。

“蛊术?”

“这可是十分古老的手段,拥抱时下面贴在一起没想到小兄弟也懂得。”

“你还真是一位真正的妖孽天才啊!!!”

雪谷子看着楚风赞叹道。

“前辈过奖了!!!”

楚风微微一笑。

这时雪皇走了进来。

“雪皇,你让人给他们二位安排一个房间吧。”

楚风对着雪皇说着。

这个是什么玩意呢,简单的说,就是胃底的大静脉破了,这个时候做手术什么的都来不及,只能压迫。

三腔二囊管就是如同一个瘪气球,塞入胃部,被吹起来后直接把胃底的大静脉压迫止血了。

“血压!脉搏!开始检测!”张凡一边处理,一边对护士说道。前面抢救,连监测都没时间。

“张医生,60/30mmhg,30次/分。脉搏微弱!”护士回报道。

雪域之主开口说着:

“雪神秘府乃是当初雪神留下的。”

“其中蕴含着雪神留下的传承力量和各种宝物!!!”

“我们若是能进入雪神秘府,得到雪神传承。”

“到时候对付冰雪神国和那小子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到那时,他们就是我们案板上的肉,任我们宰割了。”

雪域之主说道。

“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雪神秘府,只有雪女才能开启。”

“如今雪女不在我们手中,我们如何开启雪神秘府?”

隐雪宗宗主说着。

“既然雪女能开启雪神秘府,那我们就让她主动开启雪神秘府。”

雪域之主冷笑着。

“你的意思是威胁她?对象一抱就硬怎么办

“可是拿什么来威胁雪女?”

冷乾冷道。

“雪罡!!!”

雪域之主直接说道。

“这……”

当即冰宗宗主眉头一皱。

“冰宗主,我知道你和雪罡关系不错。”

“但这种关键时刻,你应该和我们团结一致!!!”

“不然一旦给了冰雪神国喘息的机会,以雪皇那女人的强势和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