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也没错!

他进来的那一刻,机会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石云天起身迎接了过去:“老李,惊动你过来,真的不好意思!”

李姓老人笑了笑:“这有什么!”

石云天这才看向站起来赵枫,笑着介绍道:“小枫,这位是我们香江的大律师,李鸿铭李大律,也是我的好朋友!”

赵枫闻言,笑着伸手打招呼道:“李老,您好!”

石云天接着介绍道:“这是我侄子赵枫!你叫他小枫就好了!”

李鸿铭笑着伸手和赵枫握了握:“那赵先生,我就不客气了!”

赵枫:“小子惶恐!您和石伯父都是长辈,当然没问题!”

李鸿铭友好的笑了笑。

赵枫却对李鸿铭颇为好奇!刚才这位老爷子手劲很是有力,完全不像是抓笔杆子的人物。

石云天这才是看向其他的股东!

“李鸿铭大律师大家都知道,我今天请他来就是为了做一个见证!大家有什么问题没有?”

父亲在干什么?

白松不得而知,但是白松感觉自己一下子想明白了许多问题。

“咱们这里距离我说的下游10-20公里的位置很接近,我们去这边的一侧,15公里处等着”,白松问道:“地图找出来。”

白松转头看向王亮手机上的地图的时候,突然看到,花花和花花都在瞪大眼睛盯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么有灵性的吗?

白松惊了,他似乎可以看出来,两条狗狗知道他刚刚的那个电话是在询问它们主人的情况!

“哦?怎么赶我走?”林逸一愣,看向了陈雨舒。公司一般派哪些人出差

“不是喔,是之前心妍姐姐让小芬带了几句话给他父亲,然后他父亲回信了,让康晓波带回来,比较私密啦,你不好在一旁看的。”陈雨舒说道。

“哦,那行,那我就去了。”林逸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起疑心,虽然觉得王心妍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而是让人带话,但是陈雨舒既然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可能偷听。

林逸拿着天元破障果进了房间,别墅外只剩下了楚梦瑶、陈雨舒、王心妍、康晓波。

“韵韵姐姐怎么样?唐予奇的事情,和她说了么?”楚梦瑶压低声音急急的问道。

“唐韵嫂子挺好的,这些天材地宝,都是唐妈妈给我的,她在雪谷很厉害的,什么好东西到了她面前,都要见面分一半!”康晓波说道:“而我们去了之后……”

康晓波将去了雪谷和太上长老的对话以及和唐韵说了什么都如实的告诉了楚梦瑶三人,末了才道:“因为时间紧迫,唐予奇的事情我还没有来得及说,不过唐韵嫂子保证了,过几天给你们打电话,这事儿可以在电话里沟通。”

林逸这是因为唐母,要不是唐母,林逸肯定不可能从雪谷手中获得这个好东西!领导派其老公出差后

“老大,你卡在地阶中期巅峰实力已经很久了吧?这回可以突破了吧?”康晓波也很兴奋,林逸在地阶中期巅峰实力的时候就能秒杀天阶初期高手了,那到了地阶后期,是不是能秒杀天阶中期的高手呢?他很期待!

唯有林逸越强大,他们这些做小弟的才会更加安心,才不会被别人欺负!

“是的,我今晚就服用。”林逸沉吟了一下,决定还是现在就服用了这只天元破障果,毕竟,这只天元破障果只对天阶以下的高手有效果,而且不能用来突破至天阶,也就是说,林逸只有在突破至地阶后期和地阶后期巅峰时才有效果,只剩下这两个等级了,林逸留下来也用处不大。

天丹门的试炼的时间越来越近,林逸想要以更厉害的实力参加试炼,那么唯有服下这枚天元破障果,到时候以地阶后期的实力参加试炼,至于地阶后期突破至地阶后期巅峰实力的壁障,再寻求其他的契机好了,总比这么卡着强。

“其他的天材地宝,有些是服用的有些是炼丹用的,公司可以随便派员工出差吗但是不如这些珍贵,老大你看着用吧,很多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康晓波指了指车子的后备箱说道。

林逸这一阵子,就一直卡在突破至地阶后期的这个壁障上面,总是缺少一个突破的契机,上次和小一对战的时候,林逸还没有怎么发挥就被白老大结束了战斗,不过林逸也并不后悔,上次的对战实在是太惊险了,不能为了追求一个突破的契机而让自己生命都得不到保证。

而这段时间,林逸每天抱着王心妍修炼的速度都在减弱,因为体内的真气已经满了,到达了一个顶点,如果不突破的话,基本上就不会再有进境了。

本来林逸正发愁如何去寻找这个契机呢,却没想到康晓波带回来了这么一个好东西――天元破障果!

对于这些『百度校花的贴身高手吧』神奇的天材地宝,林逸也多有耳闻,服用丹药提升实力和突破壁障是一方面,但是服用天材地宝也能提升实力和突破壁障,这也是那些世家子弟、上古门派的弟子能够如此迅速修炼的原因,有这么好的资源,他们的升级速度能不快么?

这个天元破障果,其实就是这一类的天材地宝,是雪谷的一个特产,虽然林逸的猜测没有错,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上古门派、世家弟子都能服用天材地宝的,而这个天元破障果的产量又不高,能够有幸服用的,也是不多的。

“真得?”老族长惊喜地叫道。

华怡点了点头,说:“豆豆幸亏遇到我了,这种病十分的罕见。叫做先天性心颤,公司为什么老是派我出差因为心脏功能衰弱,从而引起各个器官的衰竭。药浴可以从根本上改善豆豆的体质,但前提是得用我们华家的针法,渡开豆豆周身大穴。”

“太好了!华医生,你快帮我开药方。我这就派人去抓药。”老族长兴奋地说道。

华怡跟着老族长进了屋后,拿过纸笔后,在纸上写了一副药浴的药方交给了老族长。

老族长一瞧这上面的药材,都是一些名贵珍稀药材。

红河一带虽然盛产药材,可绝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承受的。

他虽然贵为一族之长,可家里并没有多少积蓄。只是后来,各个村寨陆续开放了旅游业,一些村寨才渐渐变得富裕起来。

“乌阿伦,你那里还有钱吗?”老族长对乌大叔问道。

“还有一些!”乌大叔说:“族长,你等下!我这就回家取来。”

“不用了!”赵旭出声说:“族长,豆豆和我们有缘。买药材的钱,还是我们来出吧!小琪,你和乌大叔回去一趟,取十万块钱给乌大叔。”

没错,公司让我一个新员工出差感觉。

所以说管琥忒孙子呢,这货也不和张步凡说什么实在的东西,就抓死了俩字——感觉,听他说话,张步凡脑子里都蹦出一首歌来,“跟着感觉走,紧抓梦的手……”

到底啥是感觉,张步凡不知道,但是吧,他又偏偏似乎明白管琥的意思,这就很玄幻了。

于是,继正月初二见了管琥之后,张步凡又在正月初五见到了黄博。

看到黄博那张“丑脸”,张步凡心里一下平衡了,整部剧演员那么多,台词多的演员也不少,结果呢,就他一个要在大过年的跑来补录配音。

俩兄弟一碰头,沉默的对视两眼,然后极默契的骂出一句,“管琥那孙子……”

看到只有黄博来了,张步凡那颗本来因为自己不专业而些微提起来的心算是彻底落回了肚子里,他知道,要只是补录黄博的台词,那就只是因为收音导致的问题了,不会是台词本身写的有问题,更不是他黄博念的不对。

这样,他就完全可以做一个甩手掌柜了。

录音的地方是管琥找的一个录音棚,位置距离七印象公司不远。

“太好了!”鲁玉琪得意地笑道。

鲁玉琪是个小馋猫,非常喜欢吃各地的特色美食。她上前主动挎着乌大叔的胳膊说:“乌大叔,我们走吧!”

“小琪姑娘,这样不合适!男女授受不亲。”乌大叔甩开了鲁玉琪的胳膊。

赵旭和华怡瞧见这一幕,不由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