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帖子底下留言的人太多了,几分钟过去,也没有人给他回复。

急于知道消息的真实性,他干脆去别的地方,去给高木诚的社交账号发私信,在最新的动态消息下面留言,还去DOS的官网,去白鸽的官网求证。

事实上,这么做的人不止他一个。

动画相关的圈子里面,得知了消息的人也是一片热议:

“据说高木老贼做完新动画就要封笔,有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人知道他封笔的原因吗?”

“不会是得什么重病了吧?积劳成疾?”

“如果消息是真的,那他的最后一部动画无论如何都得追了,哪怕之前他的忏悔可能是假的,也得追着看完。”

“最后一部动画必追。”

……

DOS,社长办公室内。

高木诚看着网络上的议论,忍不住暗暗感慨:“一说要封笔,骂我的人都变少了,甚至还有人站出来维护我,真是太感动了。”

今天之所以找温知夏来,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这个。

温知夏做事稳妥,知进退,且处事玲珑,对自己女儿真心维护,有她在身边,花父自然是万分放心。

对于花父的嘱托,温知夏没有拒绝。

在从花家离开的时候,顾平生握住准备开车离开的温知夏:“夏夏,我们聊聊。”

他身后是叶兰舟,温知夏当着其他人的面,没有直接甩开他的手,只是用手推开,“我累了,顾总不要耽误我回去休息。”

顾平生拧起眉头,“既然累了,我们回家。”

温知夏轻笑,清清艳艳带着几分的嘲弄:“顾总倘若家里缺个女人,大可以找其他人补上,一定要来我这里找不痛快么?!”

顾平生摸着她的面颊,爸爸我们生个孩子吧深邃的眼眸中倒影着她,轻哄:“说什么气话,澜湖郡是我们的家,什么其他女人。我知道你昨天受到了惊吓,是我不好,不该中途离开,我给你道歉,好不好?”

温知夏听着他的道歉,慢慢的扯开他的手,“顾平生,你连我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你道什么歉?”

唐韵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楚梦瑶和陈雨舒,或许她们才是林逸的良配?但是自己真的不甘心让出自己的感情!

这一刻,唐韵好纠结,想想自己,好像在楚梦瑶的面前一点儿优势都没有?

而唯一的那点儿自欺欺人的安慰,就是因为,自己是林逸承认的女朋友?

唐韵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她不想做一个什么都没有用的人,她也想帮着林逸分担一些事情,可是,自己却什么都不会。

甚至,林逸开公司,唐韵想帮一帮他,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

再看看妈妈,唐韵有些气恼,妈妈怎么了解自己的烦恼?每天却一味的让自己和林逸要这个要那个,人家凭什么给自己?如果,用自己的身体能够抵下林逸对自己的好,唐韵觉得自己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可是,唐韵知道,这不是交换……

感情,是没办法交换的,不是简单的人情债肉来偿那么简单。

“呼……”唐韵深吸了一口气,可是,要自己回报林逸,要怎么回报才行?

唐MM第一次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有比较才有差距,唐韵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怀了我姑父的孩子

奇兵大厦还没有正式营业,根本就没有目击证人!

“哦,是误会啊。”林逸笑了笑,他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不过愈发的怀疑起赵奇兵的目的来!林逸可不相信赵奇兵会这么大度,自己都将他的腿打断了,他不但说是误会,还要主动提出赔偿来!

那不是大度了,那根本就是傻子了!

“算了,你下去吧……”天蚕变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反应太强烈了,看着康照明那委屈的样子,天蚕变心中微微一动,难道,之前弟弟让他按摩了?不然,以康照明的性格,似乎也不敢做出这种胆大妄为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天蚕变忽然觉得,自己误会康照明了,这家伙也够倒霉的,不过天蚕变作为天丹门的少门主,威严是必须的,此刻她丝毫没有同情,闭上了眼睛,任由小桃红将康照明带了下去。

等小桃红出了房间,天蚕变才再次睁开眼睛……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关心他呢?是因为……他和自己一起并肩战斗过,是患难之交的朋友,还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触碰过自己身体的男人呢?

如果林逸在这里的话,就可以认出来,此刻的天蚕变,居然就是试炼中的黄衣少女天婵!她,就是天变的姐姐,也是天丹门一直以来的少门主天蚕变!

她参加试炼的几天,儿子要考试了给他一次少门主之位暂时是由弟弟天变假扮,但是现在看来,弟弟假扮的不太成功,居然让康照明为他按摩?天婵有些哭笑不得!

但墨菲定律告诉我们,如果你担心一件事情的发生,那么它便有更加大的可能性发生。

“这就是你们耗费了一周的时间交出的答案?!”

计划书在桌面上摔的极响,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我给你们两天的时间,再拿不下这次的项目,自己收拾东西走人。”推开椅子,面色沉冷的离开。

在他离开后,会议室内被训斥的高层面如菜色的坐在原地。

“两天?再给我两个星期我也搞不定……这个位置,看来是坐不住了。”

坐在他下手边的陈安泰闻言,低声道:“顾总应该只是今天心情不好,说的话,你也不要都放在心上。”

高层苦笑,忽然莫名的说了一句:“两年前拿下这个项目并且签署成功的是小温总,如今期限临近……你说,小温总这身体,还没有养好吗?倘若她回来,这件事情是不是就……”

“小温总身体怎么了?”陈安泰忽然开口问道。结婚后回家让单身父亲

高层突然哑然,继而轻笑,“当年小温总离职之前,不是身体不适么,我这一时想起以前的事情,感慨一下。”

“这小妞儿叫陈雨舒,是陈家的人。”李呲花介绍了一下陈雨舒的背景:“平时傻乎乎的,好像智商有点儿问题?”

“哼,管她是谁家的人,和林逸在一起,都得给我去死!”兵少冷笑了一声,又将目光移向了唐韵和楚梦瑶:“这俩漂亮妞儿,被炸死真是白瞎了啊!”

“是啊,有些白瞎了。”李呲花点了点头。

“不过我腿不好使,也不方便玩儿女人,炸死也就炸死了!”想到自己的腿,赵奇兵就是一阵的恨意涌上心头。

“好的,那我们现在过去等着他们上来?”李呲花问道。

“恩,我们一起过去。”兵少点了点头。

李呲花推着赵奇兵和苏胶囊一起来到了旁边的“拆迁项目组”的办公室,等候林逸等人的来临。

过了没多久,林逸就和唐韵、唐妈妈、楚梦瑶和陈雨舒上了楼来,来到了拆迁项目组办公室。

林逸没想到赵奇兵和李呲花都在,他本以为只有苏胶囊会来。

“你好,鄙人姓苏,是奇兵房地产公司的拆迁项目组的经理……”苏胶囊走过来自我介绍道。

无以为报,只能把《四谎》做好,让你们哭个够了。

“咚咚~”

敲门声响起。

川野明乃来了。

不等高木诚开口,她已经进了高木诚的办公室,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听说你做完《四谎》就不再做动画了,怀了爸爸孩子保密生下来真的吗?”

高木诚不疾不徐地关了网页,旋即说道:“《四谎》确实会是我在DOS做的最后一部动画。”

“为什么这么突然?你之前不是说,最后的TV动画会是一部描绘动画业界,名为《白箱》的动画?”川野明乃连忙问道。

“之前是之前,但现在不一样了。”高木诚叹息一声。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说着:“明乃小姐,你先坐下来吧。”一边给川野明乃倒茶。

川野明乃自己找地方坐下,却没有喝茶,只是看着高木诚。

高木诚给自己也倒了杯茶,在川野明乃对面坐下,喝了一口,接着说道:“明乃小姐,我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梦想是什么。”

“嗯。”川野明乃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