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还被你蒙在鼓里!”

“破烂金,你就这点出息!”

金锋闭上眼睛,深吸着烟,冷冷说道:“这是给你的报酬。”

葛芷楠怒吼嘶声大叫:“几千万的东西,几千万的玉观音,你拿给我当报酬!”

“你把老娘当什么人了!?”

“破烂金,你把老娘当什么人了!?”

金锋冷冷说道:“送你!”

“你走!”

说完这话,金锋转身就走!

忽然间,这时候,葛芷楠疯了似的冲着金锋撕心裂肺的大吼。

“老娘不要……”

“老娘我不稀罕……”

说到此处,葛芷楠紧紧闭眼,泪水长流!

跟着,葛芷楠高高的扬起手中还的玉观音,愤怒的、用尽全身气力的、将玉观音重重的往地上一砸。

“哐当!”

一声清脆响亮的闷响刺破长空黑夜。

玉观音摔成了数瓣!男人流出来的水能吃吗

他站起来,指着柳梦露:“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了!柳梦露,我为了,险些被雪藏,被封杀!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对得起我吗?”

他的吼声,引起了后台其他工作人员的注意,有的人连忙围了过来。

“麦先生,请你冷静一点,有什么事情,我们私下去说好吗?”菲儿连忙上来劝阻麦泽。

“你滚开!”麦泽暴怒,用力地将菲儿一下推开。

这一下用的力气可不小,菲儿本来就娇小,只有八十斤,身体一下不受控制,撞向了梳妆台。

她的额头,正好对着梳妆台的尖角。

“啊——”菲儿发出一声尖叫,眼睁睁看着自己额头,往尖角上撞去,却不能停下来。

那一刻,她感觉到了绝望!

众人也吓了一跳,似乎悲剧就要发生!

啪!

但是,下一刻,身形如闪电的方川,来到菲儿的身旁,一把搂住了菲儿,让她幸免遇难。

“呼——”菲儿的心跳几乎达到一百七八。

金锋蓦然转身,见到地上破碎的玉观音,顿时心痛得心都揪了起来。

极其败坏的大叫出口:“葛芷楠,你特么疯了!逼里的水能喝吗”

“老娘不需要你的东西!”

葛芷楠毫不客气、毫不畏惧的给金锋怼了回去。

“你不是送我吗啊?”

“老娘砸了,你有意见!?”

“你来打老娘啊,你打死老娘啊……”

说着,葛芷楠冲到了金锋的跟前,泪眼婆娑,一张脸扭曲得变形!

痛不欲生。

一时间,金锋禁不住的闭上眼睛。

“打啊,你不是那么能打吗?”

“来打我啊!”

“来啊!”

葛芷楠一边流泪,一边哭着叫着。

金锋紧紧的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不说话是吧。没话可说是吧。”

“破烂金。我他妈恨你!”

“恨你一辈子!”

葛芷楠发疯似的回转身去,发疯似的捡起地上的玉观音碎片,发疯似的往地上重重的砸着。

他一直以为,他们两个人,只是差一个机会,就能在一起。

他为了她,连三爷的命令都敢违抗。

可是,她竟然背着他,选择了另一个男人,这是背叛!这是赤果果的背叛!

“不!男人流鼻血预示着什么”麦泽大声吼道:“你们一定是在骗我!”

“麦泽,我们没有骗你。”柳梦露摇摇头,“我是欣赏你的才华,但是,我并不喜欢你。”

“你背叛我!”麦泽的情绪激动起来,眼睛有些发红。

当一个人偏激的时候,他是不可能听得进别人说的话,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跟逻辑当中。

他大声吼道:“你背叛我!不,我不能让你落到别人的手里,我不允许!”

他连忙伸手,去拉柳梦露:“你跟我走!”

砰!

方川见状,眉头一皱,上前一步,把柳梦露拉到身后,同时在麦泽的身上一推。

扑腾!麦泽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麦泽的脸被磕破了皮,流出血来,表情有些狰狞。

偏偏美国车是出了名的油耗高,美国人民加油都要加不起了。

就在这个时候,岛国的丰田、日产等车企组团进攻北美市场,岛国车没有美国车重,安全系数也不见得有同等级的美国车高,但是它有最大的优点,精子可以食用吗那就是省油!

因此,岛国车在美国市场的市场占有率一直在提升。

而英国崛起的劳斯莱斯汽车集团也一改面貌,有不少品牌和车型打起了省油的牌,也在美国市场攻城略地。

外国车不断地挤压着美国本土车企的市场,抢夺着蛋糕,让保罗·卡尔这些代理销售本土车的汽贸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不过保罗·卡尔并不是死板的人,他也没有什么国家情怀,在他眼里,美元最大。

因此,有着强烈危机感的他他打算调整方向,看能否寻找到有大火潜力的汽车,来顶替掉通用和福特等汽车。

而一年一度,有着“打新圣地”之称的瑞士日内瓦国际车展就成了他寻找目标的最好平台。

一路上走走逛逛,他看了不少车企的新车,但是都没有让他惊艳的存在。

别管是不是新车企,能够有资格来这里参展,这家天工汽车集团肯定远超他的保罗·卡尔汽贸公司,而陈才俊作为总裁,实力肯定在他之上。

他看了看名片,然后塞进了口袋,微笑着询问道:“陈总裁,我叫保罗·卡尔,来自美国的一家汽贸公司,能够为我介绍一下你们的新车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得知保罗·卡尔是一家汽贸公司的人,陈才俊眼睛微亮,笑容更盛三分,直接将他带到了红色的跑车前。

“保罗·卡尔先生,这一款车名为风神一代,女人的爱水能不能喝是我们公司设计生产的第一款跑车,车身尺寸为3960×1650×1230(mm),轴距为2275mm,整备质量950公斤。动力部分搭载了劳斯莱斯1.6升直列四缸自然吸气发动机,最大功率115马力,峰值扭矩135牛/米,配合5速手动变速箱,前置后驱布局0-100km/h加速8.7秒完成,极速为202km/h……”

随着陈才俊不断地介绍风神一代的参数,对汽车十分熟悉的保罗·卡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心中大失所望,对于天工汽车的印象也差了三分。

而且是被毒死的,它们的身体都全部被这黑色气体给腐蚀掉了。

整个山谷中寸草不生。

至于天毒七怪的神情都是一变。

他们一脸警惕恐惧的神色看着这青年身上释放出来的黑色气体,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紧接着这黑色气体就全部回到青年身上,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天毒七怪都是纷纷松了一口气,额头冒着冷汗。

“起来吧!!!”

这青年神色冷漠,声音森冷的说道。

“是,少主!!!”

天毒七怪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恭喜少主继承主人毒医的衣钵,毒功大成!!!”

这七怪中年级最大的一位看着青年一脸祝贺的说着。

其余六人也是纷纷开口。

而这个青年正是华国三医之一毒医的关门弟子绝幽。

天毒七怪则是毒医麾下的手下,所以才会对绝幽如此恭敬。

“你们七个老家伙现在就只会拍马屁了么?”

当看到越来越多的世界各地的经销商以及汽车媒体对天工汽车集团的新车感兴趣时,保罗·卡尔心中大定的同时,也升起一股急迫感和危机感。

上午的时候,天工汽车集团的影响力只是局限在H展区附近。

但是等到下午时,整个巴莱斯堡国际展览中心都被最偏远的H展区的天工汽车集团的热度给惊到了。

史上第一款廉价跑车!

史上第一款城市SUV!

这每一个都是爆点新闻!

来参观的诸多媒体不停地对天工汽车集团的汽车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