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茹已经决定了,等闻红艳还了钱,就给闻樱报个夏令营。

不,今年的夏令营已经太迟了,可以报个寒假冬令营。

京城舒露去过,闻樱就不去,要报就报陈丽给邓杰、邓皓兄弟俩报的那种,直接去香港,去日本!

闻樱的确是故意挑拨。

但她没想到陈茹这么给力。

桌子上的金镯子怪眼熟的,之前还戴在闻红艳手婉上?

闻樱难以置信,她妈不像是能强撸闻红艳手镯的人。

陈茹身材匀称,做的也不是体力活,哪里打得过身材偏胖的闻红艳嘛。

镯子当然不是陈茹抢的,是舒露硬塞给陈茹的。

闻樱听说了事情始末,越发不敢小看舒露。

舒露才多大呀!

成年人都未必能把话说得这么滴水不漏,扭转劣势挽回形象,舒露就能,可见智商和情商这两种东西,和家庭教育有关,也不全靠家庭教育,自身的悟性同样很重要——舒露上辈子回到老家,男主穿越古代娶妻纳妾享受了闻东荣同志的照拂,过上了安稳优渥的小日子,不知算是受到了成全,还是被拖了后腿。

其实,记者回来,倒不是因为漏拍镜头需要补拍。

这个记者叫做陆小平,他在车上刷社交网络的时候,发现有不少人在他们的社交网络平台上发了文。

十条有八条都在说林田摊展位的盛况,对美食赞不绝口。

看到这些之后,陆小平眼睛一亮,心中有了个主意。

他赶紧让的士司机折返回来,想着第一时间采访这条新闻,抢到第一手的资源。

殷素很高兴,她也是想帮林田获得媒体的关注采访,她把殷德高拉过来,想找机会说服他用号召力叫一两个记者来采访。

看来现在不用了,记者自发地来到了现场。

陆小平采访完几个排队的人,他扫了一圈人群,突然眼睛一亮。

他看到农业部副部长殷德高,跟他有点脸熟的刘永康站在一起,刘永康手里还端着饭菜,吃得津津有味。

陆小平心念一动,正愁没有一个权威人士的镜头,竟然给他见到了殷德高。

是一个采访的好机会。

闻樱要说的是舒国兵去青石桥做水产生意,并且抢了她看好的夜宵街店面的事。

“妈,你说姑父这个人是不是有点小心眼?他在我姨父公司被开除,现在要去青石桥和我姨父抢生意做,我在凯哥家说了他几句,他马上就来和我抢店面。”

陈茹拿筷子的手一顿。

“你说啥?”

这两件事,穿越种田娶媳妇女变男陈茹果然都不知道!

闻樱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她妈肯定不笨。

但她爸更聪明。

夫妻相处这么多年,闻东荣在家庭中一直占主导地位。

闻东荣不愿意让陈茹知道的事,陈茹就不可能知道。

闻樱佯装茫然,“妈,你不晓得啊?我以为我爸告诉你了,我上次还问我爸,要是姑父和我抢生意,我该咋办,我爸说我对长辈不尊重,意思是我该退让。”

凭什么要退让?

陈茹把手里的筷子捏紧又放开,来来回回好几次才压下火气:“你别听你爸的,他就是维护你姑姑,还护着舒露,比你奶奶都糊涂。”

有多少次的以弱胜强,苏锐都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战胜了敌人,这一次,也是一样!

当两轮刀芒所构成的太阳从眼前所升起的时候,这个萨坎主教已经有些措手不及了!

即便他的真正实力要在苏锐之上,即便他的能量还可以持续性的爆发出来,但是,他的斗志却已经很明显的跟不上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很多老而腐朽的人,总要给年轻人让位的!

当苏锐的刀芒挥过之时,鲜血从萨坎主教的身上溅了起来!

命中了!

当看到血光溅起来的时候,苏无限一方的人全都激动的跳了起来!男主娶了女主仍然纳妾

此时,天正教廷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在观战。

这一场战斗的决胜局,就在苏锐和萨坎主教之间展开。

在这一场决战开打之前,没有几个人相信苏锐能够彻底战胜萨坎主教,毕竟对方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几乎是碾压式的,在这种情况下,苏锐想要获得胜利,只能等待奇迹发生。

赏金猎人挣扎了几下,居然是挣脱不了大牛,也是怒道:“放不放手!”

“你赔钱我就放手!”

赏金猎人是呲牙一笑:“老子在青木郡的会仙楼吃吃喝喝都不给钱,拿你们村子的一只鸡是给你们天大的面子,还敢管我要钱!”

“你……你……”

大牛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辈一时无词,将水分棍一插在地上,扬起拳头就要打。

“来……来啊……”

赏金猎人见大牛力气是不俗,想着他不过是个猎户而已,心中也不惧怕,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有种你就往这里打!”

大牛一张脸憋得通红,十个夫君娶上门怒道:“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大牛,打他!”

“揍死他!”

大声喊打人的却是阿虫和阿毛这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屁孩,他俩一喊别的村民也是纷纷跟着叫起来。至于别的赏金猎人,他们和偷鸡那人也不是相熟,个个是双臂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啊!”

而方川,他得到了他背后势力的指示,要将方川带给他们。

所以,这两个人,他一定要带走。

不过,他却也不愿意给太一真人解释。

他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不给我面子,那我就不再给你机会了。”

“那就让我看一下,传说中的太一真人,究竟有什么厉害之处!”

他说着,怒吼一声,伸手一点。

轰的一声,一道巨大的金色剑气,凝聚成了一柄剑,然后直接轰到了飞舟之上。

这一剑,恐怖无匹。

恐怕飞舟都要被融化。

纵横的剑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恐慌。

一眼看去,这个人如此神圣,仿佛天神下凡。穿到古代娶男妻

“庄游龙!”

方川已经看清楚了对方,眉头一皱,庄游龙是金仙,而且,在金仙当中并不算弱。

庞大的气息,笼罩而来。

方川心头一凛。

不过,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庄游龙对峙了。

余成龙也站在了他的身旁,看了一眼方川,眼神里露出了谨慎的光芒。

“不必惊慌。”太一真人却十分笃定。

“掌教,怎么了?”

“天啊,金仙!”

“这是天元城的城主!”

“他为什么要来拦截我们?”

邱晨等人走了过来,他们一些人,也见多识广,竟然认识庄游龙。

不过,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慌。

太一真人没有与他们多说,而是对着外面的庄游龙拱了拱手:“天元城主,你好。”

“太一真人,久闻大名,没有与你切磋过,真是可惜了。”庄游龙淡淡一笑。

陈修是高声提醒:“大牛,棍!”

听到陈修的声音,原来慌乱的大牛是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脚下一踢插地上的水火棍,棒i子落入手里。

“嗖!”有缘书吧

手里的百斤水火棍使用出《大魔猿棍法》里面的一招“一点寒梅”,棍i子化成了一道亮丽的光芒,瞬间捅向偷鸡者。

他这一招完全是只功不守的招数,不够偷鸡者的匕首吃亏在“短”,匕首未到就要先被棍i子戳中,要知道大牛的力气加持下,棍i子谁不锋利,一样可以捅穿他的身子。

偷鸡者只得中途变招,闪避过去捅来的棍i子。

大牛一出手,就将偷鸡者压i在下风,将战斗的节奏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嗖!”

又是一棍捅来,还是那一招一点寒梅,依然是那么快,那么霸道!

大魔猿棍法早已被大牛修炼到小成之境,出棍之际浑然天成,毫无破绽。

对于这种又快又直来直的棍法,偷鸡者根本无法出招。因为如果自己一出匕首,那么大牛的下一棍,来势将会更加的快,更加的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