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不为所动,继续站在水坑里踩水。她今天穿了一双黄色的小雨靴,不然白建平就没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瓜娃子!”白建平见小白根本不搭理他,把他视若无睹,觉得不行,在小朋友面前毫无威严,学老马的腔腔调调?“再不听话我要你晓得我的手段。”

小白终于有反应了?看向他,问道:“爪子咧?要我的屁屁儿开花是不是嘛?”

白建平想说的话被小白抢了?没错?他正想说这句,这是老马的撒手锏?以前一说这话,基本就等于最后通牒?小白深知其厉害性?听到这句话就知道到了马兰花的底线,不能再下去了,不然屁屁儿真的开花。

但是,现在似乎不管用。

“晓得你还玩水水??”

“嚯嚯嚯?好好玩嗷。”

吧嗒一下?又跳了一个水坑。

“你给我住手。”

小白连忙把小手背着身后,乖乖地说:“我的手手莫要动噻。”

白建平呆了呆,“不要跳水坑。”

“???”

七月骄阳似火,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像是两个撑起的大绿伞,毫无缝隙的遮住了泊油路。

知了趴在树上,不知疲倦的叫着。

有点吵,但是也不觉得吵。绳子打结磨到花蒂小说

可能这就是夏天吧。

一瓶冰镇可乐,一个大屁股电脑,没日没夜的码字,这就是周煜文高中最后一个夏天。

录取通知书下来,周煜文选择了服从调剂,结果莫名其妙的被分到了一个园林设计的专业,这个专业在2010年感觉有点新颖,不知道以后有没有用。

母亲的建议是换一个专业,去学计算机好了,以后考公务员好一点。

周煜文说无所谓,大学而已,只是一个过程,结果不重要。

低头继续写小说,qq闪了两下,是苏浅浅发来消息。

“你真的不准备复读了?”

“你管得着么?”周煜文直接回复了一句。

“你!”

苏浅浅被气坏了,自从这家伙聚会那天结束以后,竟然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找过自己,自己不就是说了两句稍微不好的话么?至于这样么?他还是不是男人?

顾丞宇与夫人都洗耳恭听。

“小姐的肚里的孩子确实有问题。”

“什么?”

辛雪站起来,第一个质疑。

“老钟,你之前不是说肚里的孩子很健康吗?”

“回老爷,小姐现在身体确实发生变化,抽阴走绳不知道和车祸后遗症有关。”

“能让孩子唐筛出问题,可能是家族遗传。经过我反复检验,问题应该出在男方的基因上。”

顾丞宇严肃道:“我们顾家的基因不可能有问题,小言的基因更不可能有问题。”

顾夫人说:“看来我们错怪了小言,慕小辞可能在外面有人了。”

“不会的,我以人格担保,我女儿不是那种人。”辛雪护女心切。

顾丞宇站了起来:“慕家的家事我管不了,天亮之前,必须给我们顾家一个交代。”

-

顾家对待不忠贞的女人,手段极其残忍,辛雪当晚和丈夫决定将慕小辞连夜送出安城。

慕小辞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睡了一觉,就已经离开了安城,身上还有一封离别信。

城中村里的小巷子水坑更多,不能踩真是浪费啊。

白建平用外套给小白擦拭脸上和头发上的水珠。

小白嚷嚷叫:“我的西瓜头头要乱唠,住啥子嘛。”

“莫要动,莫要动!我给你擦头发,你头发都被淋湿了,你会生病的。”

“我的西瓜头头不阔爱啦。”

“哪个敢说你不阔爱嘛,走绳拉珠强制排泄我锤他。”

“罗子康唆。”

“好冷嗷,我们快点回家。”

“舅舅~~”

“啥子?”

“今天幼儿园来了一个小盆友,他哭的好惨嗷。”

“啊?为爪子咧?”

“他不想上幼儿园,他躺在地上,拉着他的爷爷嗷嗷叫。”

“哦?叫啥子咧?”

小白是个燕燕,立刻发挥自己的强项,一把抱住白建平的大腿,把他吓一跳,嚷嚷道:“住啥子住啥子??抱我的腿住啥子??莫要咬嗷你。”

小白抱着他的大腿安慰道:“舅舅你怕啥子嘛,我给你演噻。”

“你们都是王族,哪怕你有八彩蟒袍,可你始终是外姓王侯,我姐夫可是正儿八经的内姓王侯。”

“真要闹到不可收场的地步,大家都不好过!”

为了自救,莫西元只能把玄武王说成是公司股东。

反正,回头也就是随手操作一下,玄武王的大名就会出现在公司集团股东名单里。

这是莫西元不得已做出的决定。

“你错了,在本王这里,鱼会死,网永远不会破!”

秦惊龙凛然开口。

莫西元再次被震惊当场。

这话谁人敢说?

面对另外一尊王族,哪怕对方是内姓王侯,秦惊龙依旧无所畏惧。

何其的霸气!

“只是因为我招惹了你,你就敢跟玄武王开战?绳索play走绳结

莫西元睁着惊恐不已的眸子。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两尊王族,说打就要开打了?

他更感到无与伦比的后怕!

玄武王跟泰浩集团一点关系都没有,若是因为他极力袒护夏泰浩,就引起一场王族之战。

“我可以出钱帮您修建一栋王府,最豪华的王府,绝对配得上您北天王的尊贵身份……”

夏泰浩开出丰厚条件,企图用修建王府换来一条活路。

他说的倒是不假,秦惊龙虽说是北天王,但只是镇守北境。

北境那种荒漠地带,秦惊龙说是住在一座恢弘大殿,其实条件很落后,顶多算是一方营帐!

根本不像其他王侯那样,坐拥一方大区,住在奢华的王府大院。

“再给他加一条罪名!”

秦惊龙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

他在等电梯,真的被夏泰浩这句话给笑到了!

公开给一尊王族送王府大院?

这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我不会说出去的,您留步啊!求您快把命令收回去吧……”

夏泰浩继续哀求道。

“本王有没有王府就不需要你操心了,等我打掉龙东大区那只乌龟王侯,不就有了吗?”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提醒你的老师,本王要杀玄武云天的通告很快就会传遍九州,绳结顶在花缝向上提赶紧告诉他别装死了,估计他姐夫该喊他回家开家族大会了。”

白建平把她捡起来,让她站好,打量头顶的感应灯,灯泡没亮起来。

忽然小白大叫一声,“啊——”

白建平被吓一跳,“住啥子你,吓老子一跳。”

“我试试我们的灯灯嘛,为爪子不亮起来咧?”

“坏了叭,我来换一个。”

回到家里,白建平发现家里没有备用的灯泡了,便把这事先放下,招呼小白去洗澡。

这个瓜娃子一路上玩水,裤子湿了,身上和脑袋上也淋了雨。他担心她生病,烧了水,照应她洗了澡,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接着见时间不早了,到厨房做饭,吃晚饭送小白去小红马。

“对啊,本就是热搜,难道你还不允许我提吗?”

“不,我可没有说过,我的指的是亨利·乔的回答,他说米国人皮肤细嫩,是无法使用掺杂过化工原料的化妆品。

这句话我理解为,亨利先生认为我们公司的【杨枝甘露】掺杂了化工原料,二是亨利先生歧视夏国人,或者是歧视黄种人?因为我们的产品好评无数,目前有且仅有一个负面案例,是不是真的因为使用我司的化妆品而诱发问题,这个我们待会再说。

你身为夏国人,并且是流量极大的明星,有无数崇拜你的粉丝。都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不以身作则反驳对方,反而搞起崇洋媚外,脸都快笑烂了。

别人巴掌都打在你脸上了,你就不觉得你的脸疼吗?”

陈月秀脸色瞬间惨白,刚刚只顾着高兴去了,却忘记去深究亨利回答的深意。完蛋了,这次就算张辰不提出来,她的那些对手经纪公司也会拼命去打压。

死不承认是唯一的办法,后续的负面情况到时候在慢慢想办法解决。

“亨利先生没有这个意思,我也没有崇洋媚外,你在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