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梅一脸坏笑的说道:“你们就是饭菜啊!”

陈皮突然大声说道:“兄弟姐妹们!开饭咯!”

厨房间里一下子骚动了起来,众人疑惑的看了过去,只见几十个蟑螂怪人从里面冲了出来,看见了人,马上就激动了起来!

“蟑螂怪人!”

“啊!!!”

“小心!”

“快逃!”

师生们一下子乱成了一团,距离厨房间很近的那几十个人马上就朝着大门方向跑去,但是华梅双手释放出强大的灵力风暴,把大家全部都推向了蟑螂怪人们。嘴里还大喊道:“不要挣扎了!放弃抵抗吧!”

“跳窗逃跑!”卡卡喜着急的大声喊道,快速释放出几个雷弹把一侧的窗户连同墙壁都炸毁了,护着学生们往窗口位置移动。

但是华梅一下子出现在了破墙之前,对着大家再次释放了一波灵力风暴。

卡卡喜也释放出大量灵力来抵抗这股风暴,但是没有效果,大家又被风暴给推向了房子的中央。

大哥,你是想闹哪出啊?!

你的医药费我五倍全包,成不成?!

“顾总,我这就把他们拉下去痛扁一顿,您老就别动怒了,我马上派人送你去医院!”

“急什么!给我按住,我要亲自给他们颜色瞧瞧。”

窦强此刻慌得一笔,带着恳求的语气提醒顾永昌道:

"顾总,满战的人我们亲自动手不适合。

还是让弟兄们来吧!

万一满战找上门来,可以由弟兄们先抗一下。"

“满战?狗东西一个,我会怕他?!”顾永昌怒道。

话音未落。

只听得咣咣当当的刺耳声,从走廊的尽头传了过来。

站在101房门口的窦强回头一望,眉头一紧。

蹬蹬蹬!摸嘛嘛

十几个混混模样的壮汉,抄着钢管闯进了夏树所在的楼层。

就在那么一瞬间,便把整个房门堵了个密不透风。

李子伊的视线一扫全场,那抹记忆中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时,在队伍的最后方缓慢出现。

“酒后乱性……”林逸心中顿时一个激灵,虽然之前就已经有这种猜测,但是此刻听到徐灵冲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匪夷所思。

换做其他女人,他徐灵冲徐大少要多少有多少,可上官岚儿是什么人,这可是冲天阁阁主上官天华的掌上明珠,徐灵冲敢碰她哪怕一根寒毛,下场都只能是一个死字。

而现在,这家伙竟然是准备霸王硬上弓,徐灵冲这货到底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精虫溢脑,就算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吧!

“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本少不该有这么大的胆子?哈哈哈!”徐灵冲得意大笑,阴险地指了指林逸:“林少侠尽管放心,对岚儿小师妹霸王硬上弓,本少确实没有这个胆子,但本少又实在舍不得岚儿小师妹,所以思来想去,就只能让你勉为其难帮我一个忙了。”

“什……什么帮忙……”林逸继续假装迷糊道。

徐灵冲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起身走向上官岚儿道:“当然是替本少背这个黑锅喽,林少侠你酒后乱性,强上了岚儿小师妹,结果被本少发现一招毙命,银川摸吧打一炮多少钱再之后么,本少就可以展现出广阔的胸襟,不计前嫌收下已经成为破鞋的岚儿小师妹,怎么样,本少这一招名利双收还说得过去吧?”

突然,又有数十把灵剑出现在了陈皮的身前,这次离的更近了!

陈皮仍然迅速的躲避了开来:“你这种攻击根本就打不到我!说多少遍……”

陈皮的话还没有说完,又有光剑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这次的数量更多!足足有几十把!

“看你如此饶舌。你到底在得意些什么。凭你那点实力,以为就可以凌驾于我的剑了。”白哉冷酷的说道:“散落吧!千本樱!”

突然在陈皮的四周出现了上千把的光剑,同时对着他的身体砍了下去!

陈皮这次根本就无从躲闪,直接撑起灵力护盾进行防御。

灵力护盾瞬间就被击破,光剑直接砍到了他的身上!

一阵光亮过后,陈皮身上的衣服被砍的七零八碎,衣不遮体,不过身体上只有一些浅浅的割痕,并没有什么大的伤害。

方川此刻心情很好,这黑蛇胆的效果,是他始料未及的。

以前他这副身体,无论怎么改造,体修是不合适的。

可现在,他的体修天赋,能比李跑强一倍不止,随便练一门体修法诀,加上他的真气,仙武双修,也是厉害的。

可以说,2019兰州摸吧新地址他这一趟就算没有得到中品灵石,也是血赚。

“那就恭喜小川你了,没想到这个黑蛇的胆有这么大的作用。”玉阳子由衷高兴。

他又看着方川手里的灵石:“这比钻石还闪亮的石头是什么,是小川你这次来的目的吧!”

方川笑了笑:“不错,这就是修真界的通货币,灵石!”

“灵石!”玉阳子的呼吸急促了一点,一脸震惊:“这就是传说中的灵石?”

“你听过?”方川有些诧异。

玉阳子点头:“我在白云观的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这样的描述,据说一块下品灵石,就是无价之宝,能让一个入门者,修炼到……相当于现在炼气三层的境界。”

“差不多。”方川点点头。

柯基此刻,满身伤痕,惨不忍睹,气喘吁吁。

而他的同伴,已经被牛一诚打死。

柯基冷哼一声:“我本来就不是亚历山大族群的,是亚历山大俘虏了我们,强迫我们。他有把我们当成族人吗?没有!他只把我们当成工具。”

他又狞笑道:“就在他危险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拿我们当挡箭牌,对他忠心耿耿的弗莱德,不也被他害死了吗?”

他穷途末路,西安摸吧指着在场的狼人:“你们等着吧,亚历山大迟早会把你们弄死的!”

“而且,他得罪的人,是他一辈子也惹不起的人,我坚信我的眼光,就算我死了,他也一定会死的。”他最后大声笑道。

他那语气,已经视死如归。

牛一诚冷笑:“你们这些人,本来就是奴隶,为什么不能把你们当成挡箭牌?”

“你说的那个人,是方川吧?”

他更加愤怒:“我的力量还在持续增强,就算方川来了,我也能把他打死!”

随后,他残忍地盯着柯基:“不过,现在,你就给我死吧!”

他说着,扬起了狼爪。

他是特殊血脉,又被上古异兽狼的血液所激活,产生了极大的变异,似乎能随意切换状态。

他能单独把手变成爪子,能把狼人的力量,转移到人类形态上。

唰——

“你可真卑鄙……”林逸听得暗暗心惊,如果真照着徐灵冲这计划走,只要把脏水往自己这个死人身上一泼,死无对证,那还真是挑不出什么破绽。

“卑鄙?哼,只有失败的弱者,才会把这种无知的蠢话挂在嘴边!”徐灵冲顿了顿,转头嗤笑道:“本少这还得感谢林少侠你啊,如果不是你跟岚儿小师妹走得这么近,本少根本都找不到这样的机会和借口,也许再苦苦等上几十年也未必能够一亲芳泽,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得偿所愿,本少终于可以做上官天华的乘龙快婿,嘛嘛的含义你功不可没啊!哈哈哈!”

说罢,徐灵冲迫不及待,从怀中取出一小瓶药水,转身就要灌到上官岚儿嘴巴里。

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神仙醉,既然刚才没能让上官岚儿伴着灵酒喝下去,那就只能现在强行给她灌下去了,现在虽然已经将其打昏过去,但待会保不齐就会醒来,还是让她神智恍惚一点比较保险。

带着一脸狰狞猖狂的笑意,灌下了神仙醉之后,徐灵冲一手扯起上官岚儿的腰带,就要为她宽衣解带,这个动作他已经幻想多年了,在其他女人身上已经练得无比娴熟。

这个时候的满战是一脸的不爽,非常不悦。

下一秒,他大步向前进了房门,低头哈腰冲着夏树恭敬一拜道:

“对不起,夏先生,让您受惊了!”

眼前穿着低贱的男子,正是方宏博的幕后老板。

方宏博是满战的靠山,那他夏树自然也就是满战的老板。

夏树淡定从容地湿了湿毛巾,把毛巾按在了徐千又额头上,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满战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回身扫了一眼窦强。

此刻的窦强,也不是脑残,他当下明白了过来。

眼前低调平凡的夏树,他或许真的是来历不凡。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身旁的满战一脸阴沉,他不说缘由,抬起脚尖直接冲窦强狠狠踹去。

“啊!”

窦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

他那臃肿肥胖的身板,哪里承受得住这速不可挡的一脚,他硬生生地被踹翻在地上。

旁边的越霓云见此情形,赶紧上前扶起了窦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