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的拳头,落在光头吴的肚子,他整个人都被砸的倒飞出去,砸落在一张桌子上。

“噗!”

光头吴砸在地上之后,嘴里猛地一口鲜血喷出来,显然受伤不轻。

“这……这……”

在场众人,无论是猛爷一方的保安们,还是光头吴一方的人,见到这一幕后,都目瞪口呆。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出了名能打的猛将光头吴,竟然直接被一招打的吐血?

他们再度看向林云时,目光都变了,没人再敢小瞧一拳打败光头吴的林云!

“还他妈愣着干嘛,给我上啊!”受伤的光头吴咬牙怒吼。

光头吴的人闻言之后,这才反应过来。

“上!”

这些人纷纷取出伸缩甩棍,然后向林云冲来。

“海蓝娱乐城的人,听我命令,把这些闹事的人,统统赶出去!”林云下达命令。

“这……”

林云身后的这些保安们,都面面相觑,显得十分犹豫。

……

“杨云帆前辈,竟然是九幽神主的女婿!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一旁,昊天本就想追随杨云帆,修炼剑道。却是没有想到,英语课代表晚上让我上她杨云帆跟林幽月谈论了一会儿,两人竟然一见如故,一个还叫另外一个妹夫。

他只觉得这事情实在是荒谬无比。

只是,再荒谬的事情,此时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不过,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

传闻,九幽神主本人就是一位绝世天才,在他刚出道的时候,也是如杨云帆这样,像是彗星一样绚烂崛起,名动整个诸天神域。

到时候,自己恐怕还能有机会,见到九幽神主,向他老人家请教一些修炼之道。

这真是……

传说中的人物,竟然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昊天,我们决定了!”

“我们也要追随杨云帆前辈!”

就在昊天感慨无比的时候,钧不易,华岩两人,对视一眼,也都坚定的站在了昊天的旁边,决定一起追随杨云帆。

而且,除了偶尔几次重伤之外,苏锐从来没有在健康的时期感受过这种浑身彻底脱力的情形!

此时此刻,他唯有咬紧牙关不吭声!

怎么会那么疼?怎么会那么疼?

他的骨头没有受伤,肌肉应该也没有受伤,只有**位受到了对方的打击。

但是,这种打击所带来的疼痛让人完全无法理解!

苏锐甚至用所有的理论都无法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看到苏锐只是在第一次受到攻击的时候喊了一声,我把语文课代表插哭了其余时间一直咬紧牙关,司徒远空的眼底闪过了一丝看不透的神,他还在运指如飞,在苏锐的身上来回点着,每一处大**都被点了至少两次以上!

然而,就在司徒远空的某一指准备 点下去之时,苏锐竟然喊了一声:“前辈,不要!”

这一声喊,让司徒远空的手指瞬间就停了下来。

因为,他的手指赫然停在了苏锐的某个要害位置之上。

苏锐满脸大汗,他说道:“前辈,这里可不能点啊,这里要是被点了,我可就要彻底当不成男人了啊!”

最后,他们只能点点头,这事就算是过了,而刘家父子却算是解开了心底十多年的心结。

等到刘小宝出院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是什么都不能看。

在家不时会磕碰到什么东西,甚至他家周围的熊孩子都会追在他后面喊“小瞎子!”

这让小宝性格一下子都变了,变得异常的沉闷,甚至一整天一整天的不说话,刘世华就心疼的像刀子在割肉,唉声叹气的甚至希望,自己做的那个梦要是真的就好了。

哎,可惜是一个梦!

正在心烦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敲门,站在门口的却是张凡。

“你是刘世华吗?我是社区医院这边的,来给你孩子做一个检查……”

张凡今天来时候,穿了一件白大褂顺便还用口罩捂住了嘴巴。

可即便是这样,那刘世华还是盯着张凡看了许久,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不过他还是把人给请进了自己家门,校长躺在英语老师身上让他去给小宝检查。

“医生,请喝水……”

刘世华端来一杯茶水,眼睛还是不时好奇的看张凡。

“好的,谢谢。”楚梦瑶自然也知道王经理知道她是谁了:“那就麻烦你了,我自己等着就好了,你先忙吧?”

“不忙……”王经理连忙摇了摇头。

“喔喔,喂,老太太,你什么时候表演揪脑袋啊?我们给你买到一模一样的衣服了!”陈雨舒见到买衣服的事情搞定了,就迫不及待的对苟护丽叫道。

老太太?谁是老太太?我才三十多岁好不好?正年轻美貌呢?陈雨舒一句话差点把苟护丽给气炸了!自己怎么就成了老太太了?本来苟护丽就因为王经理莫名其妙的跑出来要将橱窗里的衣服卖给林逸他们就有些生气,没想到这陈雨舒居然又管她叫老太太,更是火冒三丈!

“你说谁是老太太?”苟护丽瞪着陈雨舒喝问道。

“喔,我也不知道喔,我们几个谁年纪最大,谁自然就是老太太了!”陈雨舒眨了眨眼睛,无辜的说道。

“哼!”苟护丽不爽的闷哼了一声,游泳课被要求不能穿内裤不过她此刻已经没有心思和陈雨舒她们计较了,她现在关心的是,商场为什么会将橱窗里的衣服卖给林逸他们!

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医生似曾相识,可是又记不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所以端来一杯茶水,这样这医生要是喝水的话,那口罩不就要摘下来?

张凡摆摆手,没说什么,只是去取小宝眼睛缠着的纱布,这让刘世华很紧张刚想问,他一个社区医生,要干嘛了?

可这话还没问出来,就看到张凡很熟练的给小宝上眼药,他也就没啃声了!

“麻烦你出去一下,上药不能被打扰,需要绝对的安静……”

张凡命令刘世华出去,他看了一眼儿子,低头出门顺便关上了房门。

屋子里的张凡则取出了天地当铺收购上来的那双眼睛。

小宝的眼睛是好不了,此时他只需要把这一双眼睛,重新按在小宝的脸上后,基本上这次和刘世华的契约才算是完成了。

刘世华蹲在家外面抽烟,一根接着一根,脑子里就在想,刚才这个医生怎么看着总是那么眼熟?

“老刘回来了?”

家外面有人和刘世华打招呼,却是他原本熟悉的有一个老街坊老宋。

陈莉莉一愣,不知道王经理看了会员卡后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反应,难道这会员卡里,把数学课代表按到地上日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不过王经理自然是不会和陈莉莉的解释的,既然大小姐是个低调的人,想必也是不想别人知道她的身份,不然的话,她之前完全可以一个电话打给福伯,就什么都解决了!亦或者直接让导购小姐转达她的身份,不需要用这么隐晦的办法来告诉自己。

王经理边走出办公室,边吩咐市场销售部的一个员工出去将橱窗里的衣服取出来,这倒是让陈莉莉看呆住了,王经理真的同意要卖掉橱窗里的展品?这个以前都没有过的吧?

只是王经理不解释,她也不好意思多问,陪同王经理一起来到了服装销售部的奢侈品***专柜,王经理快步走过去,拿出了楚梦瑶的会员卡,道:“这张会员卡是哪位……”

“是我的。”楚梦瑶此刻也不隐瞒自己的身份了,对王经理善意的点了点头。

“你好,楚小姐,这是您的会员卡!”王经理连忙毕恭毕敬的将会员卡还给了楚梦瑶,然后道:“我已经差人去取橱窗里的展品了,一会儿就可以拿上来了,请您稍等片刻,可以么?”

虽然是一触即分,但是这种疼痛甚至让他无法忍受!

无数的汗水从苏锐的毛孔之中瞬间就冒出来了,那些灰尘落在了满身汗水的苏锐身上,便安了家。

苏锐现在已经完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还在紧咬牙关,死死的抵抗着那种疼痛。

然而,这还只是个开始而已。

司徒远空在快要把苏锐的肚脐给打爆之后,他的动作并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两根手指仍旧在苏锐身上的各处大**道狂点一通。

天知道 他究竟用了多大的力qi ,每点一下,苏锐就要疼的眼前发黑!

他也懂得一些认**打**的功夫,知道 如果对准某些**位进行攻击的话,或许只要轻轻的一用力,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是,但是为什么在司徒远空的“攻击”之下,那些**位居然会那么疼?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甚至觉得自己要被废掉了!

司徒远空固然没有废掉自己的理由,可是他现在浑身上下无处不疼,简直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