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队!”贺局直接低声喊了一声,面露不喜。

很显然,这不是他们分局的内部讨论,有白松等上级领导,话是不能乱说的,这种事情没有根据的。万一白松要求查实这个,再查不实的话,就很被动。

被唤作“彭队”的人低下了头,但还是有些执拗,他对白松,还是有一定的信任的。

“贺局,我之前也提过几次,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破案,对案子侦办有好处的事,放心大胆地谈。从年龄上,诸位多是我的前辈,咱们这里没有录音录像,随便说。我先表态,这个案子我认为有必要继续扩大化,并不是搜寻范围的扩大,我们的主要针对面,就在这个村子里。”白松道:“这个案子,很可能不是简单的失踪案。”

“白队那边有什么高见?”贺局及时问道,面色稍霁。

白松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线索太少,他思索了一阵:“我准备去棚户区那边看看。刚刚那个说话的同志,方便陪同我们去吗?”

彭队一喜,但是随即淡定了些,看了眼贺局。

贺局点了点头。

殷未央简直气得发抖,月轮是她最信任的人了,被最信任的人所背叛,这种心情没有经历过的无法理解。

殷未央指了指眼前的李颂华,对月轮吼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要顺势而为,也没有必要滥杀无辜!我输了自然遵守祖训,而你这样,是因为什么!图书馆里有大量”

月轮依然是看着前面,没有转过脸来看殷未央,说道:“自然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做最高效的事情。”

“你,你!”殷未央用手指指着月轮,她明白李颂华同为道家的大弟子,道家和玄门本就一体,知根知底,要是打斗起来,李颂华不会输给月轮。

“你为什么背叛我?其他人背叛我也就认了,可你呢?别告诉我什么顺势而为,我不相信!”

月轮没有说话,不过殷玉山倒是笑呵呵地对殷未央开口道。

“我来说吧,侄女,我知道你很漂亮,也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应该喜欢你。不过你为什么觉得月轮不喜欢你呢?”

“……”殷未央没有说话,但是她已经明白了为什么。

可即便如此,那也是挡不住她心中对楚沧的感激。

毕竟她的命都是楚沧救的。

“没事,这事不怪你。”似乎是看出了袁悦的难堪,楚沧摆了摆手道。

虽说那袁天成必然不是个好东西,可这袁悦却似乎丝毫没有沾染袁天成身上的歪门邪道之气。

隐约之中,似乎还是个好女孩。

楚沧如此开口,袁悦顿时便面露喜色。

继而赶忙便打开了车门。

大奔在阳光下,灿灿而亮。

一时间竟有些刺眼。图书馆里有恐龙内容

人群来来往往,都是早起忙碌的打工人。

在他们眼中,满是羡慕之情。

楚沧当真是一代好福气之人,相貌平平,衣衫淡淡,落入穷榻,且有佳人豪车来相迎。

瞅着袁悦如此模样,楚沧不由得有些犯难。

但看着袁悦一脸的天真与期待的笑意,眼下楚沧却也没有别的办法。

“好吧,麻烦你了。”微微开口,楚沧只得上车。

这一上车,楚沧本想着自己还能省下一笔打车钱,毕竟刚才部队里出来,楚沧身上可没几个钱。

可不想,等踏上了向往大蒙山的山间崎路时,楚沧的脸都黑了。

路途崎岖,袁悦行车的速度,简直慢到了极致。

并且,最关键是的,袁悦居然不识路。

“我说...”

“你到底能不能行啊...”在兜了好几个圈子之后,楚沧总算是忍不住开了口。

“啊?”

“我我我...”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忘记了路,袁悦本就紧张无比,眼下被楚沧这么一问,图书馆里有恐龙作文顿时手心都快出汗了。

这个疑虑很快被飓风建筑公司账号中新到的二十亿资金所打消,不管五十亿的投资是不是真的,至少到账的二十亿资金是实打实的,并且愿意让政府监管,看看这些资金是否真的落实到了建设之中去。

有了二十亿打底政府放心不少,而富德海也有了底气,于是各种优惠政策,贷款什么的自然不能少。如此飓风建筑迎来了自海南之后最大规模的扩张。

“让政府作保,号召农民工入城打工,相对于在城里招工,我更喜欢农民成为工地上的工人,现在正好是冬闲的时候,很容易就能招到很多人。”这么多的工地一起开工,原材料方面由政府来牵线目前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工人缺口却无比让人头疼。

第一批工程如果全部开工所需要的工人至少三万打底才勉强够用,可现在整个基层工人的数量还不到五千,缺口大的让人无语。

“这么多农民工行吗?”富德海有些担心的问道。

农民工没有文化这是普遍存在的,这几年飓风建筑虽然招收了不少农民工,但基本上都是很多老员工带一小批农民工,这样在老工人的带领下,这些农民工能很快上手工作,即便偶尔出错也会被即使改正,图书馆里有恐龙电子版因此用起来很是不错。

“张萌!是你!”一声爆喝,白玉明顿时双拳紧握。

若不是顾忌着这张萌身为捕快,他本人又在局子门口,恐怕白玉明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将张萌活生生掐死。

白玉明如此,张萌也是没有好脸色。

她本以为,这白玉明现在应该是在被审问,再不济也是被关押。

可不想,这厮居然敢越狱!

“给我蹲下!”赶忙掏出手枪,作势就要上前再次将白玉明缉拿而起。

“呵呵呵...”可不想,那白玉明却是突然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笑声,阴寒无比。

“你笑什么...”如此模样的白玉明,惹得张萌不由得一愣。

然而,接下来白玉明的开口,却是让张萌的愣神更加严重。

“我笑什么?”

“我笑你实在是太傻了。”

“以为我越狱?”

“告诉你吧!是你们局长亲自放我出来的!”

“我没有罪!”

小黑嗷呜一声,也不抱怨了,埋头开始啃起第二块西瓜,心说,主子又忽悠我了,明明是小柳切的西瓜。

前两天买西瓜回来的时候,白曦想到自己乾坤袋里装了不少,图书馆里有恐龙书心情大好,拿着菜刀大力一剁,差点没有把桌子都剁穿,把其他吓的够呛,立马就不肯让她动手了。

想归想,小黑也不会傻傻的说出来。

陈大柳早在小黑回来的时候,一看它后头的李老黑四人还在拖着托板,立马就招呼了人上前接手。

其实陈大柳也是刚刚回来的,因为白曦提了一嘴小西瓜腌制的酸菜也挺好吃的,知道今天除瓜秧,陈大柳就套了牛车,招呼了几个村民风风火火的跑农场去了。

这一次,他们买了两牛车的拳头大小的小西瓜,准备回来分给村里人腌制,也算是一道菜不是。

两车小西瓜花了五块钱呢,让陈大柳心疼的很,但转念一想,姑奶奶说下次卖给农场的肉可以卖高一点,这样也就赚回来了,他心里也就平衡了。

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呼,呼,呼呼……”

“呼,呼……姑奶奶好。”

“姑,姑奶奶好……”

“呼呼……姑奶奶,我们回,回来了。”

小黑都吃完第三块西瓜了,李老黑四人这才来到白曦面前。

都是干惯了活的庄稼汉,但山里的路也不好走,加上野猪也是死沉死沉的,又没有独轮车,这一路拖着,可真够呛。

“辛苦了。”白曦点头,小手指了指剩下的四片西瓜:“来,一人一片,歇一歇。”

“不了,姑奶奶和小黑吃吧。”李老黑忙摇头。

说起来也脸红,他们四个就是跟着小黑的屁股进山,然后小黑猎了野猪,他们运送回来而已。

前两天姑奶奶分下来的西瓜,家里还剩下一个没舍得吃,回去的时候让媳妇(孩子娘)开了就好,哪里能吃姑奶奶的。

姑奶奶掏了钱给大家买瓜,小黑又打了野猪,他们再吃姑奶奶的,就过分了。

“让你们吃你们就吃,废什么话啊。”白曦没好气道:“别的没学会,倒是和小柳学的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