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熬药的功夫,钟景晟大国医在今天也破了三十年的例熬夜陪着金锋一起煎药。

手里拿着手机一眼不眨把金锋的一系列手法摄像保存,八旬高龄的大国医只感觉这辈子都白活了。

强自摁捺住将金锋切片的念头,大国医背着手凑到金锋跟前向加金锋举起了橄榄枝。

“小锋啊,你……确实是很年轻有为的嘛。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应该多加点担子。”

“啊……要不医学院……我给你报个名,弄个院士咋样?”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嘛,啊,医学院院士是没你的双院院士值钱,但这可是关系到祖国人民身体健康的大事啊……”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看呐就这么决定了。我知道你工作忙……我也不要求你那什么来坐班不是。”

“一年来个一两次专门给首长看看病就得了。”

“啊……就这么决定了。”

“你要是不来,咱们中医就真的要没落了啊……”

“啊?什么?林逸可以给我治疗?真的假的?”太上长老一愣,有些激动的道:“瑶瑶,林少侠肯出手么?”

“我都说了,我和林逸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我去求他,他肯定会出手的。”楚梦瑶笑了笑,重生仙剑三之我为魔剑其实,这些事情都不用楚梦瑶开口,林逸就已经答应了,林逸,是很了解大小姐的,不是么?

“那真是太好了,也就是说,我还是有机会冲击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的?”太上长老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错。”楚梦瑶点了点头,道:“太上长老,这件事情,其实也告诉您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当初,您瞧不起我,但是呢?您瞧不起林逸,然后呢?”

“啊?我举办什么订婚仪式?我什么时候要举办订婚仪式了?”楚梦瑶愕然的看着太上长老。

“瑶瑶啊,不是我说你,太上长老也是过来人了,我早就觉得,这林少侠吧,并非凡人,乃是超级高人。所以瑶瑶,这样的人,追求者肯定很多,比如你家里的那个陈雨舒啊,许诗涵啊,之类什么的,肯定也喜欢林逸,所以你要抓紧,一定要先将林少侠追到手。确定关系,可不能让他被别人抢走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楚梦瑶被太上长老弄得实在是有些无语了!什么叫早就觉得林逸不是凡人?你之前不是说他是一个散修么?一切从天墉城开始还让我和他断绝来往,现在又要订婚了?要不要这么无耻啊!

“瑶瑶,你别觉得老身烦啊。老身说的都是实话!”太上长老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道:“你肯定觉得,我这个人,说话见风使舵。看到林逸厉害了,就想着来巴结对吧?”

楚梦瑶没有回答,不过沉默。也等于默认了太上长老这句话了!的确,楚梦瑶想的就是如此,之前说林逸万般不好,现在林逸的实力展露了出来,又要自己和林逸订婚!

“里面的血液越来越上升,到最后恐怕……”

邱雨注意到莫从说的事情,看到了他们身后的那个血池里面好多好多的红色液体。

现在还不太确定这液体里面到底是其他还是真正的血液。

两个人一直都躲在这。

江南雨带着人强行的把外面的门给撞坏了,走到里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莫从和邱雨。

江南雨一脸的惊讶,只是看到血池中的红色的液体越来越少,他大声的骂着:“你们到底在哪里。”

邱雨喘不过气来了,到了一旁的小柜子里面,莫从一直都站在阳台帘子后面。仙剑奇侠传之青莲剑圣

江南雨的人冲到这里,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几名手下刚刚要寻找莫从他们,江南雨迅速的阻止了他们。

“你们几个人到底要做什么?不知道这里不能动的吗?因为我的夫人马上就要归来了。”

其他的下属家更是很规矩,他们说什么都没有动这里的任何的物品。

之前的那个弟子,已经将客房准备妥当,林逸则是暂时先住了进去!刚才催发武技,让林逸用尽了身体里所有的体力真气,所以林逸要休息一会儿才行。

楚梦瑶也没有再去打扰林逸,而是转身准备去处理一下暗夜宫接下来的事情,她准备召开一个全宫会议,安抚一下暗夜宫那些弟子,毕竟之前的事情,对这些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一转身,楚梦瑶就看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太上长老,不由得愣了愣:“太上长老,您有伤在身,这跑什么啊!”

虽然楚梦瑶对于太上长老这种见风使舵的性格有些不喜,但是毕竟太上长老认可了林逸,以后和林逸联系,也不用看着太上长老的脸色了。

“瑶瑶啊,林少侠休息了?”太上长老小心的问道。

“恩,他昨晚连夜赶过来的,然后还迎接了这么一场恶战,自然累了,要休息一下。”楚梦瑶自然不会说林逸的体力真气用尽了,才会休息,重生仙剑之我为飞蓬而是将情况推给了连夜赶路。

“哦……”太上长老也没有多问,她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真正的目的不是这个:“瑶瑶,你看,你和林少侠的订婚仪式,什么时候举办一下?”

两个姑娘提刀出去,她们不但带了武器,还带了药粉。

出去之后碰到人或者用药粉药,碰到那些在街上祸害百姓的,就直接一刀杀了了事。

两个姑娘速度特别快,很快就到了城门处。

萧荟一把迷药下去,守城门的人倒了一大片。

萧芙就趁乱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萧瑾和萧英骑着马就进来了。

这俩把萧芙和萧荟捞到各自马上安顿。

萧英急着问萧芙:“娘呢?”

萧芙笑道:“在余家。”

嗯?

萧英想着这不对啊,他娘的本事不应该叫人抓到啊?他一直以为他爹就是拿着这个当借口起兵的,可现在听着不是那么回事?

莫不是这个余有才真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叫他娘吃亏?

可一想又不对,要是他娘被抓了,萧芙怎么跑来开城门?

萧荟就和萧瑾说:“娘带着我们跑到余家的,现在她还拿刀架在余有才脖了上呢?”

围着一圈的女人看安宁身上的衣服,有的还上手摸了摸:“这是啥呢子啊,重生仙剑三之魔界少主摸着可真软乎,咱们县里卖的那个都是粗呢子,摸着有点扎手,不像这个光滑。”

安宁笑了笑:“这个不是呢子,这是羊绒。”

“这个得不少钱吧?”

“也不多,就是三百多块钱。”

这三百多块钱一出口,登时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萧元就趁机带着安宁进了家门。

他俩一走,那些女人就开始议论了:“真是败家娘们,三百多块钱能买多少肉啊,一家子能吃一年了吧,她就买这么一件衣服……”

“一件衣服就三百多,她那一身得大几百吧,元子以后得干多少苦力活才能养得起啊。”

“一看就不是正经过日子的,瞧着吧,有萧家哭的。”

钟六妹在门口听着了安宁那些话,安宁进门笑着跟她打招呼,她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安宁也不气,跟着萧元就进屋坐下。

钟六妹带着一肚子火进屋,进了门她就笑了:“这是老三的对象吧,你是叫裴,裴什么来着。”

这个时候萧元就骑着马进了门。

他带着人急急忙忙跑到余有才家。

安宁在看到萧元的那一瞬间,手上一个用力,就直接了结了余有才的性命。

萧茵蹲在一旁颇为无奈。

她嘴里啧啧有声:“哎呀,姓余的呀,你若是没有碰到我们,说不定还能闹出大动静呢,许是能占领几个府城,可惜啊,你碰到了我爹和我娘,叫我爹娘给钓鱼执法了。”

萧艺轻声问萧茵:“妹妹,什么是钓鱼执法。”

萧茵摆摆手:“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不过咱爹娘这就是钓鱼执法。”

萧艺表示还是不太明白。

安宁本来一脸的肃杀,手上动作麻利的把余有才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