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杨东旭有钱,并且在国外有生意手里不缺外汇,之前还想着让他投资的钱是不是可以折现成外汇,这样上面也会很高兴。但也就是说一说而已这一点不会强求。可谁曾想惊喜来的这么突然,不,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咳嗽半天白凤才缓过劲来:“你没开玩笑?”

“你的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杨东旭淡淡的看着她。

白凤脸上的震惊慢慢消失,面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你想要什么,如果要更多股份,可以再坐下来商量商量。”

“股份给这么多就好,我没多要股份的意思。我想要一家通讯公司的经营权。”

“什么意思?”白凤被弄得有点迷糊,她说的就是通讯公司的股份啊。

“我要自己成立一家通讯公司,享有和国有通讯公司一样的待遇。当然这家通讯公司51%的股份肯定是国家的,我只要管理权。上面要是不放心可以在公司建立党支部,但公司管理层用谁我说的算。”

“你就这么不看好高层用人的眼光?”白凤皱起了眉头。

这一段时间不见,苏锐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耻。

最怕这种不要脸的对手了。

面对苏锐的问话,白秦川相当无奈的说道:“是啊,这种高空坠物太危险了,毫无公德心可言。”

“啧啧,这辆梅赛德斯好歹也得有个一百多万,被砸成了这个样子,估计都不能开了吧?”苏锐一脸心疼的模样。

看着苏锐假惺惺的样子,白秦川差点没吐血,他摇了摇头:“早知道我就开那辆老奥迪来了,损失也会小一点。”

“嘿,好白好软好大的大白兔你还在意什么损失?都这么有钱了啊。”苏锐讽刺了一句:“我可听说你的海外产业很值钱,要是全部卖掉了,说富可敌国都不夸张。”

听了这话,白秦川的脸色骤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他本能的四下看了看,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苏少不要揶揄我了,有些玩笑可不能随便开,传出去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苏锐呵呵一笑,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毕竟上次他已经利用标准烈日,在白秦川的身上大赚特赚了一笔。

“我要结婚了。”

“怎么都赶在一起结婚,最近日子很好吗?”杨东旭嘀咕了一句。

“还有谁要结婚?”富察明一愣。

“没谁,说了你也不认识。你什么时候结婚?还有结婚对象是谁,你那个明星女朋友?”

“不是。我爷爷要是能让她进家门就见鬼了,结婚对象是周家的女儿。”富察明摆了摆手说道。

相对于前些年为了女朋友离家出走,决定和家里对抗到底的真爱样子。此时的富察明对于真爱似乎有了别的理解,嘴里虽然说这可惜,但神情却很平淡。

“别怪老爷子,他们那一代的人思想就这样。”杨东旭安慰了一句开口问道:“周大福家?”

“不是,另外一个周家也是做珠宝的,只是没有周大福做的大而已。老师两个大白兔不过也算有身份,配我这样的富家的嫡长孙也不算差。”富察明笑着说道,显然对这个结婚对象还算满意。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几年不见的魏飞从车里走了下来。杨东旭示意了杜飞一下,杜飞按了一下喇叭,然后起步开车离开。

刚上酒店台阶的魏飞听到喇叭声,站在台阶上看着杨东旭的车离开一时间面色有些复杂。

“飞哥哥看什么呢?”跟着魏飞一起下来打扮十分性感的女孩抱着魏飞的手臂晃了晃。

“没什么,你先回去吧?”魏飞收回自己的目光把手从女孩怀里抽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听到自己未婚妻竟然和杨东旭在一起一肚子火气匆匆赶来的他,此时心中没了愤怒和暴躁,反而有种有种没有和对方见面的庆幸,这种感觉让魏飞,魏少心里十分的不爽。

“飞哥哥......”女孩抓着他的手腕不松手撒娇的晃了晃。

“嗯?”魏飞转过头冷冷的看了女孩一眼。

从没有见过魏飞冷脸的女孩连忙把手松开,魏飞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酒店。

直到魏飞身影消失在酒店大堂中,女孩十分不甘的咬了咬牙,脚在地上跺了几下不忿的转身离开。

“妈,好看吗?”

真好看。两只小兔从胸口跳出来

裙子很合身。

这个颜色又很衬皮肤,衬得皮肤更白了。

“好看。”

冉老师也特别喜欢,她只要一想到明天的婚礼上自己穿这样一条裙子,肯定就是全场的焦点。

“我看挺合身的,不用改了。”主任对着叶音道,“那你带你女儿在校园里转一转,一会我来找你们。”

叶音:“麻烦主任了。”

校园里,琅琅读书声。

叶琳琅对县中学并没有多感兴趣。

叶音倒是兴致勃勃的拉着叶琳琅在中学里转悠着,转着转着,走到了教学楼后面的紫藤花架下。

花架下,坐着一位衣着考究、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

“所谓的天才,真是让我大失所望。”

另外一位年轻点的男人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撂试卷,递给面前的男人道:“教授,这是县教育局刚送过来的葭萌镇初三同学所答的去年高考试卷,全科满分。”

“我看看。”

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翻了翻数学、物理、化学三份试卷。

瞬间激动的拍了一巴掌大腿,颤声道:“现在,马上,去葭萌镇。”

“那我现在就去找冉老师。”

所以他想要自己成立一家这样的公司,赚钱倒是在其次。而是想要做一个鲶鱼,把原本国内按部就班发展的通讯产业驱赶着向前跑的快一点,二十年时间太久了。要是提前在4G,甚至3G时代就能分一杯羹,小狼狗h1只白兔糖情况也不会像后世那么艰难。

“我可以把你的意思像上面反映,不会成不成不敢保证。”白凤想了想没有直接拒绝。

“那就先谢了。”杨东旭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说的时候表达清楚一些,我只要同等的政策待遇,并且接受国家监督,同时国家占有51%的股份。”

“知道了,就是显摆你能耐,一个人抵得上国企所有人呗。”白凤横了他一眼,沉吟一下还是提醒了一句:“你这样做很容易得罪人,并且不单单是把这个提议拿出来就得罪人。而是你真的做好之后会得罪更多的人。”

这句提醒显然是出于真心关心他,不然这样的话白凤可以放在心里不说的。

“我明白,今天就冲你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杨东旭笑着点了点头。

“男人啊!”白凤嘲讽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感慨这么一句驴头不对马嘴的话。

“白家上上下下就没有人愿意支持你吗?”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支持?你知道的,华夏人就是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手中的权力,这些人巴不得我从这个位置上下来。”白秦川无奈的说道:“而现在,贺天涯的回归虽然堵死了他们上位的念想,但这些人仍旧可以接着看笑话,而且这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对你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苏锐看了看白秦川,直接把他内心深处的想法给说了出来:“你暂时的离开,五年级女生的小白兔多大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听到苏锐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白秦川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惊讶,他苦笑了一声:“的确如此,可是,事情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

“当你回来之后,发现这个摊子并没有烂到你想象中的程度,白国明的实力似乎比想象中要更好一点,而且,有贺天涯在一旁威慑着,现在的白家算是稳住阵脚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虽然他们的损失够大,但好歹没有倒下。”

“是啊,好歹没有倒下。”白秦川苦笑着,面带自嘲之色:“我本该为此而庆幸,可我并没有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