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陆白白承人自己被妈妈说服了,她的小脸蛋上又满是笑容。

庄园里的侍应生看到薄夫人的车后,立刻走过来迎接。

陆白白这才注意到,她们走的居然是VIP专属通道,其他人就算身着华丽,也没有资格和她们并行。

薄夫人显然已经习以为常,姿态优雅淡然的面对众人,微微颔首一笑,便带着陆白白提前进去。

然而,陆白白在里面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薄凌志么,他正在低头摆弄手机,姿势慵懒随意,上好的手工西装穿在他身上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不但没有禁欲系男神的感觉,甚至给陆白白一种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错觉。

但是同样的衣服穿在云西身上,不但禁欲感满满,还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族气息。

陆白白把目光转了过去,恰好这时薄凌志的女伴转身和他说话,浓重的妆容,夸张的配饰,她险些没有认出来这是昨天才见过的陆湘儿。

只见陆湘儿不知道在薄凌志耳边说了什么,薄凌志突然当众抱住她热吻起来,足足吻了半分钟,才把她松开。

见熊掌烤的差不多了,巴黑讪笑着询问:“恩公,那种酒你还有吗?”

这老哥看来是酒虫又被勾起来了。

肖舜笑了笑,连忙从空间戒指内取了两瓶酒出来,将其中一瓶递给了巴黑,还顺便提醒了一番:“老哥,明天咱们还要去办正事儿,你今晚可别喝多了!”

这种酒也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办法酿造的,即便是锻灵境修者,也无法用功力驱散血液内的酒精残留,能够和一个酩酊大醉。

肖舜从小到大,几乎就没有尝试过微醺的那种感觉,想不到最后竟然是倚靠此物,过了把瘾!

他心里在想着美酒,女主从小就中了媚毒一旁的巴黑关注的地方,倒是与肖舜大不相同,而是满脸好奇的问着。

“恩公,你莫不是具备凭空造物的本事,我看你连行囊都没有一个,为何身上会带着那么多的东西?”

这话问的肖舜哑然失笑,旋即他也不遮掩什么,而是将玉扳指取了下来,抛给了一旁满脸疑惑的老哥。

巴黑接过玉扳指打量了几眼,不知道恩公这是何意。

这和一开始纯粹的嘴皮子碰撞不一样。哪怕那天他们俩拍船戏吻戏,他也没有深入其中揩油,大部分时间还是规规矩矩的。

也因此,虽然薄言这两天伸手拍掉她胸口的污渍,拉开过她的浴袍带子。但因为表情过于淡定,过程中也很绅士,没有任何占便宜的地方,尽管她心里觉得有点不太舒服,可也没察觉他有什么企图心。

但此时此刻,他们两的确是抱在一起,她在下,他在上,他压着她。

而且,两个人是真的接吻了,不是蜻蜓点水的碰一碰,也不是虚张声势,他们确确实实纠缠在一起!

陆白白实在好奇,忍不住问了薄夫人:“妈妈,青青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吧?”

薄夫人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提到薄凌志眼中满是不屑,她说道:“青青是帝都来的,薄凌志要是敢想什么馊主意,够他喝一壶的。”

陆白白继续看着台上被薄凌志调戏后仍然面色不改,热情介绍拍卖品的青青,这种女人,只有可能是两个极端。《欲念承欢》by青卿

要么软弱到极致,要么强大的极致,现在看来,应该是后者居多。

前三件基本都是普通的古董宝石,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是接下来一件,却让薄夫人不自觉坐直了身子。

只见青青手推一辆小车子从幕后走到台上,小心翼翼的把小车子停好,上面用红布盖住的拍卖品足足一人高。

拍卖师Joe先给大家卖了个关子,并没有立刻掀开红布。

“相信台下有许多朋友,是冲着这件东西来的瑞恩,我们拍卖行也是侥幸才得到这件东西,可谓是珍贵无比。”

“到底是什么东西呀,神神秘秘的?”

这五大部分资产,最多的当属香江九鼎系,其后分别为银河基金、欧洲光明系、北美北极星系、其他资产。

其中香江九鼎系,指的就是香江九鼎财团,虽然总部在香江,但是实际上财团的影响力却不仅仅局限于香江乃至亚洲。

九鼎财团旗下一级二级三级等一系列公司多达上千家,要是用A4纸全部罗列出来,都得写上厚厚一沓。

不过九鼎财团的主要资产,女主自带x药体质的小说实际上就是集中在八大集团旗下。

按照价值多寡从高往低排,分别是九鼎金融集团、九鼎文化传媒集团、九鼎地产集团、天工集团、九鼎实业集团、九鼎零售集团、九鼎能源集团和九鼎医药集团。

虽然绝大多数公司都没有上市,但是却不妨碍这些公司拥有估值。

八大集团加起来,实际市值或者估值合计高达五百一十五亿美元,折合港币超过三千亿!

其中拥有着九鼎证券公司和九鼎银行的九鼎等多家公司的九鼎金融集团,就估值一百九十四亿五千万美元,占据了整个财团价值的百分之三十七点七。

这个大龙缸太重,可能被嫌弃,就被遗弃在了这里。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火烧圆明园之后,满清皇室修缮了一些破坏不大的宫廷院落,添补购置了一些个新的老的物件。

后来这些物件又被太监或者侍卫们偷了放在了这里。

房间里的其他几个大件瓶子也就是这么来的。

后来这条密道被封死,里面的东西也就没人再拿得出来。

这个大龙缸,那是必须要弄出去的。

无论如何,也得弄出去。男主在女主体内走路

脱掉自己的衣服,加上包包里的衣服将大龙缸裹起来栓牢实,盖子用海绵包好,弯着腰一步步费力的走到了出口。

自己可不想跟屋子里的这对奸夫淫妇待在一起。

到了出口以后,金锋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洞口封起来,留了一个小孔出气。

耐心静静的等待,直到天黑,再从天黑等到凌晨。

贺新很少看到女朋友会如此失态,心中顿时一热,但是当着徐客和甄子弹的面又难免有些尴尬,忙道:“瞎说什么,眼睛没事,就是眼皮稍微拉了个小口子。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徐客导演,这位是唐尼哥。”

同时也介绍自己的女朋友道:“这是我女朋友程好。”

大名鼎鼎的徐客导演和甄子弹,程好怎么可能不认识?要是搁平常肯定会笑脸相迎,只是这会儿她正在气头上,故意装着看不见而已。

听到男朋友的介绍,她才勉强露出笑脸道:“不好意思徐导演、甄先生,失礼了。”

“没关系,没关系,程小姐你好!”徐老怪笑呵呵道。

甄子弹则不善交际,只是酷酷地朝程好点点头,喊了声:“程小姐。”

然后两人又跟常季红打了声招呼。

虽说常季红作为经纪人颇为长袖善舞,但徐客和甄子弹并没有多停留便起身告辞了。

等到两人一走,程好的脸瞬间就垮下来了,愤愤不平道:“这些香港人怎么都这样,大佬们的宠物nph怎么这么不负责任,这要是真把人眼睛戳瞎了怎么办!”

青青接过话筒,秀发随她的动作丝丝缕缕的飞舞,转眼一道甜美酥软的嗓音响起。

“大家好,我叫青青,是这次拍卖会的端盘女郎,呵呵,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服务。”

薄凌志直接举牌,对青青邪魅一笑说道:“请问你参与这次的拍卖吗?”

青青捂住笑了一下,就连捂嘴的动作都娇俏可人,道:“当然参加了,薄少可要多多支持哦~”

说着,还对薄凌志眨了下眼睛。

陆湘儿的脸色拉了下来,但是基本还能保持笑容。

不过薄凌志身边的男人,却突然开口说道:“我们薄少问的是,你是拍卖品吗?”

“哈哈哈!”

男子的话顿时引来一阵哄堂大笑,陆湘儿的那一点不满顿时消失,转而嘲讽不屑的看着台上女郎。

陆白白抿了抿唇,薄凌志太恶劣了,竟然当众说出这种话,她本来以为青青会生气,但是青青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在意的样子。

青青反而对薄凌志抛了个媚眼,妩媚的看着他说道:“薄少要是今天能把最后一件拍卖品买下来,青青可以考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