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四周边缘的部位,还建了大约1米多高的围墙,比男生宿舍的顶楼围墙要高,不过人家真要跳楼的话,这显然是挡不住的。

林语琼站在天台中间,环顾四周道,“乐大哥,好像,并没有人呢。”

陈乐笑笑,“要是有人一直在这才可怕吧。”

“……也是!”

两人来到面向对面唐晓茜宿舍楼的阳台边缘。

陈乐从上往下望去,可以清楚的看到唐晓茜那宿舍的阳台,却是看不到里边的床位的。

陈乐拿出自己的手机拍了下照,他的手机好歹也是夏娢冰随手送的五位数的手机,像素也很高,这一拍之下,跟手中的照片一对比,角度基本接近百分之99。

“基本上……也就这样了。”

“乐大哥,怎么样了?”

“嗯,很清楚了,明白他是怎么偷拍,怎么偷东西,怎么上到这来的的了。”

陈乐说道这感慨了句,“学校里,能人真的很多啊,语琼,你也小心点。”

“小心什么?”

紧接着,林云将自己的境界气息,释放开来。

强大的一重万物境气息,展露无疑!

这股气息,无论是量还是质,都比以前强悍太多!

“这,就是万物境!”

林云抬起手掌,掌心涌起一股强大的内力波动。

这种强大的感觉,何其美妙!

“成了……,类似于爷爷的美人文哈哈!我成功了!”

看着掌心涌动的内力波动,林云激动的放生大笑起来,双手都情不自禁的在颤抖。

若是按照正常进度,林云自己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抵达万物境,或许几百年?或许上千年?这都算是快的了!

师尊对自己的期盼,是千年之内。

“好!我知道了,这样,现在天有点晚了,今天就算了,我明天开车回来,把钱给你,你看中吗?”

“哦?明天就能给我吗?那太好了!”

电话里,葛良才很惊喜。

徐同道笑笑,“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见?”

葛良才:“好嘞!那就明天见!谢谢啊小道。”

徐同道:“嘿,表哥,跟我还这么客气?没别的事的话,我挂了啊?咱们明天见了面再聊?”

葛良才:“嗳,好、好!再见!”

……

挂断电话,徐同道皱眉想了想,轻吁口气,微微摇头,转身回西门道网吧1店,这几天他都是住这里。

西门道网吧1店,他之前租下的是一栋小楼,二楼三个房间,有一间是专门属于他的房间,另一间是郑青的,另外还有一间挂了沙包,平时可以练拳。

如今,郑青是不在这里做收银员了,但平时郑青也住在这里。

只不过,因为新来的收银员侯颖也需要住宿,爷爷的美人孙子领养所以,郑青把他自己的房间让给了侯颖,而郑青自己则搬进那间挂了沙包的房间。

“我是想问你,眼看着天都快要黑了,那属龙和属虎的两个童子身都还在家等着呢,一旦到了天黑,他们恐怕也不敢出门啊!”老村头儿立时向我询问。“我是想问问你,一定要等到神像塑造完成之后,再让他们来取血开光吗?”

“哦,这件事我倒是忘记了。”

我顿时收敛了笑容,并认真的说道:“那两个孩子不适宜来到这里,一旦天色黑下来,这里将会非常的危险。你且用一只新碗,将他们每个人的中指刺破,然后各取至阳之血少许,并用红布遮盖碗口,放置在一侧即可。另外还要再准备一只新毛笔,用来开光!老村头儿,就辛苦你再回到村里一趟,把这件事办好!”

“好!这样最好,否则把那两个孩子弄来,到时万一那恶鬼来了,我们岂不是还得顾着那俩孩子的安危?”老村头儿连连点头应承下来。“但我暂且回村,这段时间谁来为道长护法呢?”

“我来!”

忽然,张大运自告奋勇的从屋里走了出来,怔怔的看了我一眼,并向我说道:“猴子哥,就让我做些事吧,我知道此时此刻我依旧是霉运缠身,依旧对大伙儿不利,但现在你需要护法在身边,海蒂和爷爷这样你才能专心致志的做你该做的事情!”

“很快,我们俩便背着家人确定了关系,我们一起牵手上下学,一起在课堂上传递着写满爱意的纸条,一起在夕阳的余光下接吻。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初中的那段时光,可能是我和他相处,最欢乐甜蜜的时光了。”

“早恋啊?可真好!”

被林月茹劈头盖脸地撒了一把狗粮,莫凡尘心里多少有些酸酸瑟瑟的感觉,顿时连手中的奶茶也没有之前那般香甜了。

“那你呢?你初中的时候,有没有暗恋或者明恋的对象?”林月茹突然问道。

莫凡尘唉声叹气地摇了摇头,甚感遗憾地说道:“初中那会,我把绝大多数的精力都放在网吧里了!那个时候,网络游戏远比女孩子对我有吸引力!没有轰轰烈烈的恋爱一场,真是遗憾呐!”

“那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凡尘把话题又转移到了林月茹的那个正牌男朋友身上。

“后来,上了高中,一切都变了!而导致改变的,全都是因为张晓龙那个坏蛋的出现!”

“张晓龙是我们学校挺有名的校霸,手底下经常吆五喝六地跟着一帮人在学校里耀武扬威。相当不巧的是,张晓龙和他是一个班的,由于嫉妒他在女生当中的人气,便处处针对他,欺辱他,找人揍他!他不堪欺辱,便私底下和张晓龙商谈,海蒂和爷爷相似电影推荐他如何做才能让张晓龙放过自己。”

“但是,商谈什么的,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张晓龙摆明着就是要欺负他。直到张晓龙得知我的存在后,事情才有了转机。”

直到晚上两个人才回来,事情不出所料就是赌场出事了,不单单是五里镇这边,整个成王区的所有这些明目张胆开赌场的地方都被扫了一遍。

理由是成王区里一个人到下面镇子里赌钱结果钱输光了不说,还被赌场打了,于是气不过直在城里报了警。

这个被打的城里人据说有点背景,派出的亲戚也很有能量,至于为什么他只报复打他的那个赌场,其他赌场怎么也跟着遭殃没人说得清楚,总之五里镇的赌场没逃过去。

“我和大爹请了一个副所长吃饭,人家那边透露了一下,歪子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参军头上,要是判下来的话至少判三年。”杨爸一根接一根抽着烟一脸的愁容。

“放他娘的狗屁,这些事情都是歪子自己捣鼓的,管参军什么事?三年啊,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听说要判三年杨东旭爷爷顿时吓得六神无主。

“歪子这个王八羔子怎么能这样说,他这样昧着良心说话生儿子没**。”前两天还感觉歪子人不错,赚钱还想着自己儿子参军的杨东旭奶奶也骂了起来。

不过开心并没有持续几天的时间,当地里的水下去,杨东旭也不得不带着妹妹一起下地补种秧苗的时候,爷爷奶奶匆匆向着田地这边跑来。

“红影爸,怀孕的小美人by失眠红影爸快点,快点,出事了。”杨东旭奶奶一边跑一边喊,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怎么了?”手脚都粘着泥弯腰补种玉米的杨爸太起身,杨妈也停了手。

“被抓了,被抓了,参军被抓了。”杨东旭奶奶一脸的焦急。

“什么时候的事情?”杨爸一愣赶紧甩掉手脚上的泥从田里走了出来,杨妈也放下了手里的玉米。

“昨个儿晚上,昨个儿晚上抓的,今个儿你四爹去赶集听说赌场让派出所给封了,一打听在知道的这事儿。参军也被抓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杨东旭爷爷一脸的着急。

就算小叔再怎么不争气也是他儿子,农民对于当官的总是有种说不出的畏惧,尤其是派出所这样的执法机构,就算自己没犯法气势也会弱三分。

“你赶紧去镇里看看,看看参军到底怎么样了。”杨东旭奶奶催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