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磐石交出来,饶你们不死!”当先一人.大声喝道。

“做梦……”

红袖右手持剑、左手拿噬魂枪就要抢先出手,陈修一把当真她身前,对着五人笑道:“五位剑法高明,在下自认不是对手。”说着他左手一翻,玉磐石出现在手里,五人感受到玉磐石里面磅礴的力量全部露出了贪婪之色!

“不过这玉磐石只有一块,我应该交给你们谁?”

“给我!”左边一个山羊胡子抢先说道。

“放屁!”

山羊胡子的话音刚落,右边一人就骂道:“我是大师兄,这玉磐石自然应该交我手里!”

山羊胡子不服气说道:“你是大师兄不假,可这里我修为最高,自然是交给我保管最是安全!”

“哼!”

大师兄冷哼一声,冷笑说道:“你说你修为最高不过是自封的,没打过还不知道谁的剑法更高明!”

“既然大师兄不服,来……来,我们现在就比斗一场试试!”

“来就来,谁怕谁!”

张可脸顿时一僵:“你吼辣么大声做森么!”

许阳理都不想理她。

张可只觉自己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心里满是沮丧,她小声道:“我只是想关心你。”

许阳冷漠道:“不用!皇后在上”

“哦。”张可眼睛都红了,她转身回了柜台,低头看手机,然后把许阳的备注由“许大猪头”改成了“许臭猪头。”

……

“哟,许医生,你先回来了呀?”门口响起声音。

许阳抬起头,是高细雨的老公,他的眉头皱着,问:“什么事?”

高细雨的老公打着哈哈道:“不是说好送你回来的吗,我这一出来,你人都不见了。”

“有事就说。”许阳有些不耐。

高细雨老公脸上微微一僵,他也看出来许阳状态不对了,于是,他直入主题道:“今天的事儿啊,谢总那边让我多谢你。晚上谢总备好了酒席,请你赏光。”

“不去。”许阳继续看书。

高细雨老公一愣:“啊,不是人家是一片好意,你可能不知道谢总的身份,我跟你说他是……”

三师叔一看陈修一上手就杀了一人,此时又一心二用,一人战两个师侄全然无压力,也不禁暗暗心惊:“看不出他小小年纪,修为不低,战技还如此高超!”

“老三,上!”

三师叔一时看不清陈修的修为深浅,对着三师弟一时令下,只希望三人的压力能逼出陈修的真功夫来。你疯了吗我是你的皇姐

“是!”

三师弟从陈修身后跃起,一劈而下,大有一剑劈山之势。

大师兄和二师兄一看三师弟也加入了战圈,彼此对视一眼,齐齐向陈修攻去,想要让陈修无暇兼顾身后。

“无极剑阵!”

陈修大喝一声,飞剑斜进斜出,飞剑上所幻的光圈越来越多,过不多时,他全身已隐在无数光圈之中,光圈一个未消,另一个再生,长剑虽使得快,却听不到丝毫金刃劈风之声,足见剑劲之柔韧已达于化境。

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弟三人剑招全部打在太极剑阵的光幕之上,发出一串“铮、铮……”抨击的声响。

太极剑阵防御之所以强因为每划出的一剑都可以运行借力打力的巧劲。大师兄和二师兄的剑劲全部被陈修以“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带出转移到三师弟的剑上。

午夜。

顾平生看着沉睡过去的温知夏,一个人走去了书房。

郑轩城跟她在套房内的话,顾平生听的一清二楚,那是一段他未曾知道的历史。

他自然是确定,温知夏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第一次。

但即使是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皇后在上帝王很腹黑温知夏对他只字不言,甚至,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

他让人去查,但不知道是时间久远,还是被人刻意的抹去,竟然,无半分痕迹。

九年前,是他们初初认识的时间点。

白天发生的事情,无论是顾平生还是温知夏都认为事情已经解决。

郑轩城现在正面临钱红丹的怒火自顾不暇,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胡说八道。

但第二天傍晚,一段关于“揭秘某总裁夫人学生时期竟是外围女”的帖子某大V的发布,便开始在网络上疯传。

帖子中,竟然还附有当时的照片和视频。

虽然多年前的像素没有如今的高清,但因为距离较近,照片和视频中的人在跟如今照片对比的情况下,想要认出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三师弟只觉得一股霸道无比的罡气自长剑上传了过来,胸口犹如被大铁锤重重一击,眼前金星乱舞,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大师兄和二师兄两人出剑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剑阵的古怪,只觉得自己的剑劲全然不知道被带到了何处去,直看到三师弟被震退吐血,才是知道自己的剑劲居然全部转移的了三师弟身上。

她的五脏六腑,也已经碎裂。

而她的精神意志,也在这一刻,失去了寄托,被刀气斩灭。

呼哧——

方川笑了笑,如同一个绝世刺客,皇后在上叶青捂轻松地收回了杀人的魔刃。

而下一刻,他已消失在了原地。

噗噗噗——

“奥丁!”

“不好!”

天照畦田他们发出了怒吼声,同时,对着方川发起了进攻。

一道道剑气、圣光、宙斯雷电,同时打在了方川之前站立的地方。

整个密室都猛烈的摇晃起来。

那火球似的法器,也不由激起了一阵涟漪,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晃了一下。

呼——

天照畦田松了一口气,那法器没有被激活,否则,他们已经去见天照了。

“小心!”

“他的下一个目标,可能休斯!”

天照畦田跟阿德列战天使此刻又惊又怒,连忙大喊。

“不错!”

温知夏收到微信中一人的好心提醒,在网上看到自己当年的视频和照片后,脑子“嗡”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她可以面不改色的教训想要拿这件事情威胁她的郑轩城,却不敢直面当年的这一段回忆。

这是完全笼罩在一片阴霾、黑暗、淫(秽)、痴态中的记忆,那些人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货物,还有不断朝她伸过来的手,即使她被吓得尖叫,哭声喊着温母带她离开都无事无补。

她的尖叫和恐惧,引来的笑声更大,皇后在上 三月流火像是也更能刺激到这些人不正常的取向。

温知夏用手捂住头,想要把这段早已经该尘封的记忆从脑海中清除。

但她做不到。

这些画面像是被触发了开关,疯狂的侵袭着她的大脑,让她如坠冰窖。

彼时,成雅居。

音乐声遮盖住了手机震动的声音,反扣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电显示“夏夏”两个字在反复跳动,它的主人正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杯酒,看着眼前穿着性感舞服的女人,大跳艳舞。

宋强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张可又道:“去,帮我把这份文件送到卫生局去。”

宋强一愣:“我去啊?”

张可眼珠子一瞪,反问:“不然我去啊?”

宋强咽了咽口水,又看了埋头看书的许阳一眼。

得!

一个星期前他还是明心堂诊所医术第一人,明心堂的生死存亡都要靠他呢。这才过去几天,他就沦为送信的了。

卑微,弱小,又无助。

宋强悲催地站起来,接过张可手上的文件,然后委屈地当起了送信工!

等宋强出了门,张可才松了一口气,她从柜台里面出来,走到许阳身边,小声问道:“你怎么了呀?又不开心了?”

许阳头都没抬,只顾自己看书:“都说了,我没事。”

张可撇了撇嘴:“少来了,不高兴都写脸上了。怎么了,是不是去患者家里遇到什么事儿了?”

许阳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抬起头,声音也大了不少:“我都说了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