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公交来会所?开什么国际玩笑?

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背着背包,虽然穿的是便衣,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衣服,和这间会所的豪华装修完全的格格不入!

“好家伙,这样也行。”负责盯梢的太阳神殿成员看似不经意的从会所旁边走过,轻声感慨道:“看来大岛雄人真是被逼急了。”

他立刻把这边的消息汇报给了苏锐。

后者正在朝此地赶来的路上呢,他仔细的听了之后,说道:“不要立刻行动,把会所包围起来,等待时机。”

…………

会所的大门紧紧关着。

在大厅里面,大岛雄人看着手下,目光阴沉而凝重。

“报告大人,点名完毕,应到五百人,实到两百七十九人。”助理跑上来说道。

那些联系不上的手下自然无法赶来集合。

大岛雄人知道,这样的消息绝对不能扩散,否则会在这些还活着的人之中引起恐慌。

但是,又能瞒得了多久呢?

“那我丈母娘亲亲女婿,没有错啊。”向丽娟很是开心的笑着。

谭文涛很是郁闷,怎么回事啊?自己怎么会如此吸引女人。

王心仪就是被自己给吸引住了,都什么不顾的,爱着了他。

现在向丽娟也一样。卫生间门要装门吸吗自己简直成了贵妇杀手了。

幸好都是漂亮的女人,似乎她们都是对自己的漂亮很自信似得,就大胆的出招。

还好,向丽娟为了安全着想,也理智的不再动手,只是跟谭文涛说一些情话了。

像一个热恋的女孩似得,跟谭文涛说着,如何的喜欢他了。要谭文涛不要考虑她女儿,顺其自然。

谭文涛就加快油门,快速赶到了洋楼。

进了洋楼了,向丽娟就 被洋楼的豪华给吸引了,不再说她的情话。

谭文涛就吩咐了小芬,带着向丽娟上楼去看看。

向丽娟马上就惊醒似得,要谭文涛陪着她参观。

谭文涛只好陪着了向丽娟参观一下洋楼。却是想走马观花的看一遍。

看着端着水杯走过来的王小花说道:“你说她啊,刚进我们公司,是前台,我这边比较专业,大姐想要选什么样的房子?”

女士抬眼看了一眼自己丈夫,发现他在拿着手机发短信:“我们还是问哪小姑娘吧。”

王小花给二人将水放好,看着坐在一旁的付君利。

付君利发现她的目光立即笑起来:“你来了,我怕你刚来,介绍不到位,过来给你帮帮忙。”

“谢谢你,君利姐,我已经来一个月,专业知识已经都掌握了。”王小花笑着回答。

“那好,我去那边看看,你们继续。”付君利站起来,往售楼部门口走去。

王小花看她离开问道:“大姐、大哥,你们想选什么样的房子,铝合金门能装门吸吗将来有什么打算?”

那位女士笑着说道:“我叫赵艳丽,他叫马修刚。我们呢,现在有一个孩子,已经上高中了,我们现在有一套房子。想着等孩子大了结婚有孩子了,这么一大家人不够住。”

此时二楼的夫妻俩也十分心动,赵艳丽看着自己丈夫说道:“这房子我觉的可以,咱们又省一笔装修和买家具的钱,这些用品你若是觉的不妥,咱们可以转卖。”

向丽娟却看得很仔细,也很羡慕这房子。还唠叨着自己的丈夫,胆子真大,敢搞一栋这么好的洋楼,金屋藏娇。也不怕出事呢。

现在看了,都惊得背脊冒冷汗呢。

随即,向丽娟马上下楼,有些惊惧的说:“走,走,我不敢呆在这里了。”

“回我家吃饭。”

“这豪华得太吓人了。”

谭文涛当即理解向丽娟的心情,是见了这场景,想起了丈夫,害怕他栽在这洋楼上嗯。也不敢呆在这里了,就不勉强。马上跟大家打一下招呼,就送向丽娟回家。

出了洋楼的院子,向丽娟感觉脱离了险境似得,顿时就安定了下来。

然后,就感觉到全身被冷汗湿透了。

“别怕,现在我已经阻止老余了。”

“他以后好好的配合我,支持我,不会有事的。”

谭文涛伸手拍了拍向丽娟的腿,安慰着。

这方式真凑效,门吸装在门的上方好吗马上就安慰好了向丽娟的情绪。

当车开到了向丽娟家楼下,她就笑道:“丈母娘做几样拿手菜给你吃。”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坐在这里吧!”楚梦瑶一把将陈雨舒推了回来,自己上了楼去。她知道林逸要和陈雨舒谈谈火烧云的事情,虽然楚梦瑶也很好奇,但是之前她也问过陈雨舒,陈雨舒没有说什么,所以只能靠林逸去问了。

“那个……箭牌哥……你将小舒单独留下来,将瑶瑶姐赶走,是不是……要和小舒表白呀?”陈雨舒含情脉脉的看着林逸,说道。

“噗……”林逸有些无语:“小舒,你这个样子,哪里是我和你表白?分明就是你对我表白!”

“好喔好喔,箭牌哥,小舒和你表白……”陈雨舒听了林逸的话后,顺着林逸的话说道:“你觉得小舒怎么样喔,做你的小老婆好不好?”

“好了,小舒!”林逸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看着陈雨舒,道:“小舒,虽然,你很多情况下,卫生间塑料门吸图片伪装的很好,可以当什么伪装舒之类的,但是,我们已经太熟悉了,你在我的面前,想要说谎,恐怕你自己先有点儿心虚了,对么?”

“好吧……箭牌哥,你好厉害喔,既然知道了,那你还说……”陈雨舒收起了之前天真无辜的表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郁闷的看着林逸。

“去看看吧。”

谭文涛察觉了向丽娟的心情。

向丽娟想拒绝,却是鬼使神差,怕谭文涛生气,就还是点头答应了。

随即,她就想到,丈夫被洋楼的女人吸引着,自己现在也被谭文涛吸引了啊。

刘艳红面对曾经的余家正牌夫人,她从向丽娟的言行举止明白了,为什么老余能那么平平稳稳的。就是家里的女人很理智,没有吵闹。

这时,她也感觉到,这个正牌夫人,似乎被谭文涛给迷住了。

想到了余珍珍的表现,刘艳红都觉得,乱了。

谭文涛把人家母女都给迷住了。

再聊了一阵子,谭文涛就带着向丽娟回洋楼。

向丽娟就把车钥匙给了谭文涛,让他开着。自己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当谭文涛把车开出了机关大院,向丽娟忍不住伸手搭在了谭文涛的大腿上。卫生间门装门吸的利弊

“别乱动手,你女儿喜欢我呢。”谭文涛见状,只好这么提醒着。

向丽娟却没有收手,反而得寸进尺,轻轻的笑着:“把车开慢一点。”

“或者说还有一些别的自己没有想通的事,不过这两个蠢货明显知道得不多啊!不然的话、、、、、、不对,凡杨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发出若有若无的笑容。”

哎呀,我想这样多做什么,我该做我这个年纪该做出来的事,说着就将结界越缩越小,慢慢的缩成了一个拳头大的玻璃球状。

凡杨看着玻璃球里面的一人一鬼说道:难道你们来的时候,就没有人告诉你们,我们这一族最善常操控时空吗?

只要进了结界,你们想跑出来比上天入地还难哦,要知道我的结界是可以补天的存在哦,感觉让你们来的人,就是想让你们送死来的,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完成了他们布置的任务,哎!其实我明明很善良,为什么非要让我粘血腥呢!

“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打算将我交能有关组织吗?难道你想食言不成,堂堂镇守一族说话也不算话了吗?”

看来,你的自信来源于,就算交到有关组织也能逃出去,恩,有这个能力的,范围可以缩小很多了,如果要查的话,时间上就快了很多,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看起来稀稀拉拉的,感觉极为的怪异。

大岛雄人的目光陡然阴沉了下来,气氛都变得凝滞了许多:“其他的人呢?都去哪了?”

睡懒觉吗?仅仅过了一夜时间而已,就变得那么无组织无纪律了?

“大人,不好了!”

紧接着,北半区就传来了一声惊呼!

“怎么回事?”大岛雄人的目光简直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这是他的大本营,能出什么事情?

那一名手下跑出来,满脸都是冷汗,衣服都快湿透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所有人……大人,北半区……北半区的所有人都死了……”

“所有人都死了?这怎么可能?”

现场顿时哗然了!

昨天晚上入睡之时都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死了?

大岛雄人一声不吭,直接冲向了北区的房间。

结果,所有人都躺在床上好好的,可是,他们要么被扭断了脖子,要么是被割断了喉管,被子下面已经满是血迹!

从一楼跑到四楼,所有房间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