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忍一忍,等出去后,我再想办法对付他们。

路上我和叶茂春分别吃了一包饼干和一罐红牛,这当然不是白吃的,我们必须找到出路,即便找不到也必须早点食物回来。

连续走了两个多小时都没见到一个人,倒是发现这次的山体滑坡规模很大,前方很多路段都被泥石流阻断了。

按理说如此大规模的地质灾害,当地ZF部门肯定会知道的,那么就一定有相关报道,也一定会有救援队。

我们继续往前面走,实在走不动了就在原地歇一会儿再继续走,路边的一些野果救了我们的命。

又继续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我们看见前面几百米的距离,又是一片山体滑坡,而在滑坡的那边,我见到了救援的车辆。

两台挖掘机正在努力疏通路上的泥土和石头,好几个工人正在忙碌着。

看到救援队的时候,我和叶茂春都激动得热泪盈眶,一边冲那边跑,一边挥手大喊。

救援队的人也看见了我们,向我们挥手示意。

一个穿反光背心带着安全帽,手里拿着一个对讲机的工作人员向我问道:“你们从哪里来的?这条路不是多处塌方吗?”

叶茂春苦笑一声说道:“我看她就是活该!快穿之妲己攻略手册还有脸回来。”

黄东也跟着附和道:“就是,我也早就看不惯她了。”

李风一向是老好人,他也开口说道:“人家都这样了,总不会让她又回去吧?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黄东接话道:“你就是老好人,这一路上你是不知道这孙骁骁有多嚣张跋扈,我跟她一辆车的,反正我受不了。”

我自然不会这么绝情的,但我现在必须给她一点教训。

等她在外面喊累了,也哭累了,我才打开门。

只见她整个人都蹲在了地上,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冻的,还是怕的。

我终于开口对她说道:“行了,别哭了。”

听到我的声音,孙骁骁顿时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哽咽道:“我真的错了,你让我回来吧!求你了。”

“行,但我得跟你约法三章。”

“别说三章,就是四章我也答应。”

我笑了笑,继而对她说道:“从现在开始,别跟我顶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有,别把你这大小姐的脾气用在我们车队里,要团结知道吗?”

两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轻瞥了一眼温知夏,温知夏认出,其中一人是主管夫人,“这位小姐,不管是有什么矛盾,李小姐患病,你是不是也该有点分寸?”

在温知夏尚未开口之前,李月亭便说道:“这件事情跟小温总没关系,快穿没人比她更撩汉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我有些不舒服,您能不能先扶我出去坐会儿?”

似是在为温知夏开脱,实则点明了她的身份。

“慢点,我看你脸色都白了,还是叫个医生看看。”主管夫人说道。

两人搀扶着李月亭出来,温知夏顿了顿之后,也跟了上来。

主管夫人让人叫来了医生,顾平生看到温知夏也在场,便走了过来:“出什么事情了?”

温知夏轻轻的摇了摇头,想说没什么事情,但主管夫人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这位是,顾总的女朋友?”

“她是我的妻……”

“乔夫人好久不见,如果小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替她跟您致歉。”徐其琛走近,一派清朗,在一众老总之中宛如是明月穿云而出。

龙陌白拿出饕餮兽血,仅仅一滴血就能让殷轻柔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回到别墅,殷轻柔被安置在二楼房间中,她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处于昏迷当中。

站在床边的龙陌白冷冷说道:“没想到苏宁焉如此狠心,快穿苏妲已香蕉不拿拿连自己小姨都下死手。”

看到双拳攥握的龙陌白,玉藻前开口道:“老板,让妾身伪装余的模样,去杀了那女人。”

她听到龙陌白死过一次,杀害他的就是苏宁焉,这让她心中无名之火在燃烧。

“先不着急,还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你。”

“老板请说....”

龙陌白附在玉藻前耳边轻声说了一下计划。

打算观山虎斗,让玉藻前去比行刺周家的周昊轩,不用致命,让他吃点苦头,嫁祸给苏宁焉。

今晚史密斯酒会,明显周家没有收到邀请,而周昊轩已在家中被长辈们一顿责怪,让他气的火冒三丈。

玉藻前改变容貌离开别墅,留下龙陌白一人,来到窗台前。

定睛望向夜空说道:“今晚没有繁星,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李月亭看着他拿起一杯酒,仰头间一饮而尽,握了握手掌。

他就那么护着她!哪怕是一句道歉都怕委屈了她!

温知夏虽然觉得顾平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但他不问缘由对错的就站在她这一边的做法,她还是高兴的。

顾平生的这番举动,让徐其琛的处境便有些尴尬起来。

徐其琛略一点头:“顾总。”

顾平生顺手拿起旁边的酒杯,快穿之妲己的任务txt轻抿了一口气:“早年间听闻徐先生不爱参加活动,如今倒是分外清闲,在哪里都能看到。”活像是一块狗皮膏药。

对于顾平生言语之间暗藏着的嘲讽,徐其琛只当是没有听到。

温知夏在洗手间内洗完手,一抬头就看到站在她身后的李月亭,抽了张纸巾将手擦拭干净,转身。

“温知夏。”李月亭出声。

温知夏脚步微顿:“有事?”

李月亭挺着胸膛站在她的面前,“我告诉你件事情吧,省的你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她说:“我知道你跟顾平生和好了,你是不是以为他身边就只有过赵芙荷一个女人?他没有碰过赵芙荷就说明他对你是一心一意?你还记得江晚晚吗?

她因为去找了你,结果被顾平生送去了国外,当年不少人都知道,顾总玩女人,寻求新奇刺激,却有一项禁忌,那就是:绝对不允许外面的女人闹到你的面前。他对你的确是不同,可跟他有过的女人我知道的都不下三个,他现在玩够了,才会回头来找你,宠着你,可你真的以为这就是爱吗?

......

与此同时,妲己快穿之夺心计110周家豪华庄园别墅内,一名中年男子坐在书房里,一手扶额,皱纹犯愁。

“这史密斯怎么一下就跟周家划清界线了,难道是昊轩得罪了他!”

“不行,如果真是昊轩得罪史密斯,一定要负荆请罪。”

中年男子喃喃自语着,他正是周昊轩的父亲周宏达。

身为一家之主,以他从商多年,眼前史密斯财力无人能比,若是攀上关系,他周家超过其他家族,不是不可能。

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划清界线,这让他岂能甘心。

“来人,去把少爷找来。”

随着书房里周宏达对门外的下人吩咐一句。

在周昊轩房间里,他此刻对着一个沙袋不断挥拳,发泄。

“喝喝....”

玉藻前已经化身一名杀手一样的装扮,出现在周昊轩的房间里,在她手里还有一把二十厘米的匕首,一步步靠近周昊轩。

“谁!”

周昊轩感觉身后有一股冷意,立马转身,只见一道银芒朝他划开来,身体一倾,刃锋从他正面划过。

“如果你一个月后再这样做,我想我会在睡梦中死去,尤其是以你现在的速度生长。”

卡伦咳嗽了一声,把阿维从胸前抱起来,慢慢地站了起来。

阿维对他说她变得太胖感到不满,悻悻然地咬着他的脚后跟。

这混蛋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

陈北凡笑着在心里沉思。令人惊讶的是,阿维甚至在没有与社会进行互动的情况下就理解了社会规则。

陈北凡忘记的是,阿维有能力继承她血统的记忆和技术,所以她已经在精神上成长了。

“我是说你已经长大了!”每个人都在这个过程中成长,这是完全正常的。”

陈北凡用一种安抚的口吻说着,俯下身来拉着阿维的头。

小黑狼哼了一声,躺在地上。

听到响亮的鼾声,卡伦踩向地上唯一一个睡着的人。

“醒醒!”

卡伦一脚踢在罗伦的屁股上,立刻惊醒了困惑的受害者。

“大哥,我的皮肤很娇嫩,请不要把它弄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