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南雪吃了一星点,就开始琢磨着一会儿这戏要怎么唱,怎样才能更加完美的展现,怎样让唱腔更好。

安宁的凤栖宫今天来的人不少,连已经出嫁的乐阳公主都被叫了来。

还有惠氏以及袁氏,另外便是李夫人、耿夫人、刘夫人等等,便是梅老夫人和梅夫人都叫安宁请了来。

凤阳公主过去的时候,安宁正和梅老夫人说话。

她笑着说:“那孩子快来了,等他来了,让他先过去给伯母请安,我这段时间有些事情要忙,伯母若是得空,先帮我教导着。”

梅老夫人点头答应着。

她也想看看安宁给谢御史寻的那个嗣子人品怎么样,自然想留在家里观察一下。

凤阳过来给梅老夫人和梅夫人见礼。

那两位哪里敢受了礼,都侧身躲过,又要起身给凤阳见礼,凤阳赶紧扶住:“你们是我的长辈,哪里有长辈给晚辈见礼的,老太太赶紧坐,舅母也坐。”

她这么亲亲热热的唤着舅母,让梅夫人心里十分受用,同时也觉得很受重视,心中都是暖暖的:“我瞧着公主这些日子出落的更加好了,个子也长高了好些。”

徐千又已经完全康复,出院开始正常上班。

至于徐千又的老妈陈天骄,在这段时间明显安分了不少,节约用水保护水资源很少外出,基本上在医院检查了一下身体无碍后,就一直龟缩在家里。

这一个星期,家里的菜,水果之类的日常用品,基本上都是徐胜利外出采购的。

只因为陈天骄这次是真的怕了,担心自己出去再被人给锤了。

然而,即便是呆在家里的时间,房门橱窗都是紧闭的严实无缝,很担心满战那种社火团伙再次闯入,给她一顿暴揍。

年纪大了,身子骨没有以前硬朗了,上次的毒打让陈天骄的心理阴影无限扩大,只怕没有个三年五载难以康复。

徐胜利更是满腹的无奈,多次追问陈天骄是什么情况,为何人家地下皇锤着她不放,任凭徐胜利磨破了嘴皮,陈天骄愣是半个字都不跟他透露。

徐胜利最开始打算报警处理来着,可是陈天骄硬是不让他打电话,说什么担心满战那混蛋知道了,会搞得他们家破人亡。

徐胜利抓住机会问陈天骄她是不是得罪了人家,她则说自己根本没有。

“陈局长,我可不能慢开,不然以那位爷的性格,可是会出人命的。”开车的钱万星摇了摇头,一都没有给一把手面子的意思,保护水资源的建议10条油门直接踩到底,宁海的一号警车在路上左冲右突!

而后面二号车的罗飞良与上官墨也同样是神情严峻,紧紧跟着一号车,保持同样的超车动作!

陈志山听了钱万星的话之后,不禁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这个时候他不禁想起来罗飞良刚刚来到宁海的第一天,这位从首都国安部跨系统跨专业连夜空降宁海的副局长,只是为了保证苏锐不出乱子!

而那一次,陈志山差被手枪指着头!

从那天起,他就深深的记住了苏锐的名字!

这是一个能够让层的大佬们都忌惮的名字!

知道这位爷又要在宁海闯祸,陈志山也不敢怠慢,只能被罗飞良“绑架”了出来。

而在宁海市政府的多功能报告厅里,一身警-服的王光明正站在讲台上,看起来庄正肃穆的在做着汇报。

他的身上带着红色的绶带,上面写着四个字——岗位精英。

顿了顿,他看向其余三人,脸上露出一股淡淡的不屑,道:“如果在下没看错,除了我之外,其余的这三人,应该是来自下位面的三个原始宇宙吧?节约水资源保护水环境”

“他们身上,那一股乡巴佬的气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姿态十分桀骜,除了面对杨云帆还有一些谦恭之外,看其他三人的时候,脸上就差写着“你们这群土鳖”。

“下位面,原始宇宙,土鳖?”

其他三人,心中虽然怒气冲冲,可听了那壮硕少年的话,却是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这么说来,此地已经不是大乾宇宙?”

三人当中,黑羽

冥凰率先回过神来。

她的心中开始计较起来:“看来,我误打误撞之下,被一个神秘强者接引进入了鸿蒙大世界。如果能遇到云帆就好了,我可以快速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不然的话,恐怕会错过这一次天大机缘。”

能将一个原始宇宙的修士,轻而易举的接引到大乾宇宙……这一份修为,堪称是恐怖。

因为赵直径三人已经来过这里,所以青铜大门一推就开显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林逸放心让蓝古扎去推门就是这个原因了。

“老大,里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见啊!早知道出来的时候应该在蛟龙岛上带几颗夜明珠出来的!”青铜大门打开之后,蓝古扎就直接进去了,他才不会在乎这里面有什么危险,以他的实力和肉身的强大,太古小江湖中能够伤到他的已经很少了。

林逸不紧不慢的跟了进去,节约用水就是还顺便提醒了一句道:“蓝古扎,别进的太深了,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你先回来看看情况吧。”

“老大放心,我有分寸的!”蓝古扎答应一声,却依然没有回来的意思,只是前进的步伐放缓了许多,看着是想要等林逸上来。

林逸神识全开,虽然身处黑暗之中,但好在神识并没有受到屏蔽,所以对林逸也没什么大的影响。

“这里面好空旷,看来真的没有什么东西留下了。”林逸来到蓝古扎身边,然后边说边和他一起继续慢悠悠的往前走。

可是,这二十公里,对于处于暴怒关头的苏锐来,也只不过是十来分钟的事情而已!

如果不是跟罗飞良这个糊涂蛋废话太多,他早就已经赶到现场了!

而现在,两辆警车也风驰电掣般的驶出了宁海市警察局,而这两辆车的车牌,正分别是“宁0001警”和“宁000警”!

竟然是宁海市局的一号车和二号车!

这也明宁海市局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同时出动了!

市局大门口执勤的警察很是惊讶,他实在是想不出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这两辆车以一种近乎漂移的姿势开出大门!

你见过公车漂移吗?

“钱,节约保护水资源内容你慢,我有头晕。”

市局局长陈志山坐在一号车的后排,差没被从车窗里甩出去。

他现在虽然是市局表面上的一把手,但在某些问题上面已经很明显的失去了话语权,反正再过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就要退居二线了,给罗飞良这样的年轻人让位也没什么不好。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确实让人有纠结,老好人陈志山有种被绑架的感觉。

而这时候空中的另外一只巨鸟,见到这样的情形,是又惊又怒,一声凄厉的嘶鸣声后,一头就扎了下来,奔着肖锋他们就冲了过来。

如果是之前,肖锋这帮人肯定已经吓尿了,可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肖锋就已经解决掉了一只灵鹫,让这些人是信心大增,看到那只冲过来的大鸟也没那么怕了。

而肖锋则是依旧冷静的开了枪栓上膛,屏息开始瞄准,等到大鸟进入射程就直接扣动了扳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后,肖锋拉动枪栓,滚烫的弹壳弹落在地上,肖锋又塞了一发子弹上膛瞄准。

这次这只大鸟比之前的那只要聪明许多,知道肖锋手里的武器能够对他造成致命威胁,居然在空中不断的变换方向,躲避肖锋的射击。

所以肖锋的第一枪居然没有击中它,不过它不断的在空中变换方向,也明显影响了它的速度,它的速度越慢,对它而言就威胁越大。

当下一次肖锋的枪口对准它的时候,这畜生明显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居然在空中猛地一拐弯,然后掉头朝远处飞去,跑了!

看到身边的人那崇拜的眼神,以及他们又是要纳头便拜的冲动,肖锋连忙制止了他们:“停,现在不是搞这些的时候,咱们赶紧去那边砍树,扎树排要紧,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

众人觉得肖锋说得对,虽然干掉了两只神兽,可山南边还有大几千的半兽人呢,所以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行人快速的往山谷左手边的树林一路小跑而去,不过这一次,和之前大家一直紧绷着不一样了,所有人都轻松了许多。

士兵和解放出来的俘虏去砍树扎树排了,肖锋则直接来到了那被他击毙的大鸟身前,之前离得老远看,还不能感觉着鸟有多恐怖,可等到走进了,看到那躺在地上的尸体,才能感受到这灵鹫的恐怖。

光是看体型,就有地球上的大象一般大小,那长长的喙,更是如同金属一般闪着寒光,锋利的爪子,用匕首敲击的时候,能够发出金属一般的撞击声,肖锋毫不怀疑这家伙一抓下去,绝对能抓碎坚硬的石头。

肖锋还只是看着,而布鲁姆和葛罗音,还有星期五,甚至是凯尔则是一拥而上,你一刀,我一刀的开始把这神兽剥皮抽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