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珉带着军师和冷傲,到了在公司给赵旭留出来的办公室。

让秘书给沏了两杯茶后,韩珉对军师说:“军师小姐,你们在这里稍等,我家少爷马上就到。”

军师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对韩珉说:“韩副总,你忙你的去吧!”

韩珉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韩珉出来后,秘书小雯快步来到韩珉的身边,悄声问道:“韩副总,赵董事办公室里的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啊?”

“具体我也不知道,这些人不是我们能接触的圈子。还是少打听,去忙你的吧!”

韩珉将秘书小雯驱走后,在公司里各部门巡察了一遍。

公司经过整顿后,员工面貌焕然一新。特别是给一些肯踏实工作,或是对公司有贡献的员工,长了工资,可以说员工们都非常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在临城,特别是能在“旭日集团”这种大企业工作,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拿着不菲的工资,工作又体面,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先生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韩珉巡视了一圈,见工作没有纰漏。刚转到公司门口,就见赵旭匆匆走进了公司。

第2名:赵光义(宋朝),驴车漂移,重文轻武,盘剥百姓,粉饰太平。

第3名:朱允炆(明朝),智商感人,反向骚操作,自以为自己很行。

.........

.........

李世民看到榜单更新,自己的排名直接调到了明君圣君的第9名,这很快就要掉出前10了!

这让李世民感觉到了无尽的危机。

尤其是第1名的武则天,这是怎么样刺眼的成绩。

而刘邦的名字,那也超过了汉武帝刘彻,竟然空降到了第4名。

他不由得怒吼:

“难道我李世民真的就比他们差这么多吗?”

……………

吕后此刻看到刷新的榜单,她都震惊了。

就刘邦这怂样子,他还能排到第4名?

她此刻都想重新认识一下刘邦,这还是她的男人吗?

还是那个老流氓老混混吗?

…………

可刘邦却直接说了一句:我的父亲就是你项羽的父亲,你要把你父亲给煮了,那给我也来一杯羹!

他把煮不煮自己父亲的决定权又抛给了项羽,把这道送命题留给了项羽。

结果就成了:项羽不管怎么选都是错!

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你不得不佩服刘邦!

这真是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我觉得一个称号就特别适合刘邦,can她身子的宋医生第11他从来不走寻常路,总是能在瞬息万变的局势中,做出最为出人意料的选择。

所以我觉得刘邦当为:诡道圣君!”

……………………

我去!

朱棣慌然大悟。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我特么的现在才知道,刘邦让项羽煮了自己老爹,原来竟藏着这样的言语交锋!”

“把送命题留给了项羽,这不就保住了自己的人设吗?”

“本来是他怎么选都是错,结果却成了项羽怎么选都是错。”

“噗!”朴太衍和金夏妍都是猛的转头,一个是怕喷到金泰妍的礼服,一个是怕喷到朴太衍的白色西装。

“咳咳。”看着咳嗽起来的朴太衍和妹妹,金泰妍皱起眉头,伸手抽了纸巾先是递给妹妹,然后又抽了张递给朴太衍,并且在他西服上自习观察起来,万一沾染上红酒印就糟糕了。

“我算错你么你就说啊,难道只有1千2百人?可是夏妍不是说K是千啊。”金泰妍看着朴太衍在擦嘴,边继续找着有没有污渍,边开口抱怨自己数学渣怎么了?有这样嘲笑人的吗?“好了,我知道我人气没你高可以了不?经验丰富的宋医生舒念可是这差距也太大了?”

“。。。”两人刚想开口解释,可是又被金泰妍打击到了。

“夏妍啊,你姐的财产或者银行卡是不是你老妈帮忙看着?”朴太衍缓过劲了,对着夏妍开口问道。

夏妍悄悄的对着自己指了指,朴太衍明白泰妍的钱估计和允儿一样,小家伙拿着帮忙理财着,反正允儿自己赚的肯定没夏妍给她理财赚的钱多。

“呀,你们两个什么意思?这一会131K了。”

认认真真地唱完Staring at the sun,歌迷们还是给以热烈的掌声。

这时杜采歌又开口了。

“今晚的演唱会,第一部分是回馈老歌迷。唱的,都是鬼脸乐队过去在地下演出时期的曲目。”

“第二部分,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是小段主唱。”

“第三部分,那么大家应该也注意到了,都是我拍的电影里出现过的曲目。”

“不过,从现在开始,今晚所有的歌曲,都会是新歌。不仅仅是我们鬼脸乐队的歌曲,还包括所有的暖场嘉宾,唱的都是从未发表过的新歌。你们有耳福了!”

杜采歌的话,引起一阵轰动。

鬼脸乐队要唱新歌,当然大家挺高兴,谁也无法否认杜采歌的创作能力。

而且,暖场嘉宾里,确定会包括行者乐队。

已经好几年没有发布新歌的行者乐队,将唱响新歌!

试问谁不激动!

哪怕平时不怎么关注摇滚,不怎么关注行者乐队的歌迷,此时也有一种“见证历史”“与有荣焉”的感觉。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po

“接下来这首歌……”杜采歌继续道,“干爹,还是麻烦你来帮帮我们。没有古筝,这首歌就少了一半的味道。”

霍彦英笑呵呵地,身手矫健地跳上舞台,来到工作人员架设好的古筝前。

肖舜不是思想家,无法回答对方的这些问题。

他现在都有些同情老妪了,但却依旧不太赞成对方的做法,毕竟几个人的私仇就要拿众多人的来还债,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老妪接着道:“我知道你肯定是觉得我很残忍,但是换一种角度而言,我的行为却也不过是净化人类而已,唯有让人们知道了什么是真理,他们往往才会做出一系列的改变。”

肖舜摇了摇头:“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是你的做法,我确实不敢苟同,而且我这次过来也并非是和你讨论什么真理不真理的,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

老妪淡淡的说着:“你加入我,然后我会给你一切!”

“为什么不是你加入我?”

目光寸步不让的鄙视着对方,肖舜满脸的泰然。

老妪气定神闲的回答:“因为你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而我要是不交给你的话,你永远也别想得到!”

“是么,宴长晴与宋楚颐你难道就对那所谓的图腾技术不好奇么?”

说罢,肖舜从换种摸出了一柄周身遍布着复杂线条的匕首,将尖刃对着地面,缓缓松开了手指。

…………………

李渊,杨广,李世民等人都觉得:这个‘诡道圣君‘’简直就是为刘邦量身打造的。

而刘邦的一生也充分阐释了什么叫做诡道。

就连吕后也不得不承认,这简直太符合刘邦的人设了。

大汉皇宫。

正在搂着戚夫人的刘邦,突然就听到了一声美妙的声音。

【叮,恭喜你获得‘诡道圣君’的称号。

寿命+35

健康+35】

刘邦顿时感觉身上的老伤在迅速的痊愈,整个人充满了活力与生机,他当时就立刻拉着戚夫人跳起了一支舞。

刘邦真是太高兴了,他获得了这么久的寿命,那以后,他还需要对匈奴和亲吗?

不存在了!

等他休养生息之后,一定要把匈奴的胭脂给抢过来。

……………………

而就在此刻。

许久没有更新的皇帝排行榜却动了。

金灿灿的排行榜上,数据刷新:

“泰妍啊,你最后的SS,是什么意思?”

前世他一直以为她的SS是西西的意思,不过现在的泰妍同样起了这个账号,他可不会以为是和杰西卡有什么关系。

果然金泰妍一愣低着头,小手举措的在手机上摆弄起来,开始支支吾吾了起来:“没什么含义啊,就随便起的,谁叫你后面用那个,我再学你很奇怪的。”

“这样啊。”朴太衍明显听出了她的敷衍,可是又不能追问什么。

金夏妍眼珠一转看了眼自己欧尼就开口了。

“solo singer!!!其情可以理解,其心可诛啊!”

朴太衍看着瞪大眼的金泰妍,就知道小家伙猜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