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杨云帆只听一个甜腻腻的女人在里面发*骚道:“啊哟,好哥哥,你不要摸人家这里嘛,好坏哟。摸得人家好舒服……”

紧跟着,便是一个男人淫荡的笑声响起:“舒服是吗?你这个小**,舒服就脱掉,让哥哥再仔细看看,揉一揉。越揉你越舒服。你舒服了,等一下,也让哥哥爽一爽啊。”

因为仓库是简易房,外面是那种塑料棚户,所以,有不少漏洞。

许强这会儿正趴在其中一个小洞上,看得兴高采烈。直到杨云帆踢了他一脚,他才恋恋不舍的擦了擦口水,回过头来。

杨云帆不耐烦道:“看清楚了没有?里面几个人?”

许强虽然“活春宫”看得很爽,倒是没忘记正事,他仔细想了想道:“六个男的,三个女的!三个男人在里面跟女人搞,还有三个倒是很敬业,分了三个位置站岗。”

这个仓库很大,而且有三个出口,想要完全包围这个仓库,起码要几百人。几百人的动静,里面早就会发现不对劲,然后选择一个出口逃跑了。所以,想用包围策略是不行的。

想把这六人一网打尽,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每个出口都派一个高手,带几个人去守着,能坚持一会儿,让其他人赶过来支援。这样就能留下这几个人。

只是,这六个人全是好手,家有王妃初长成墨子白想拦住他们六个,不让一个逃掉。一般后天武者,还真挺难做到。起码也需要先天级别的高手!

不过,先天高手哪里那么容易去找?更何况,他们自问自己没有得罪过先天高手,人家也未必会来趟这趟浑水!

只是,他们失策了!

一个董虎,就比一般先天高手厉害不少。更不用说深不可测的杨云帆了。

这些人的想法,许强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来了。

许强的实力比董虎差一点,但是得了杨云帆的神秘拳谱,实力也非同小可。现在他也算得上艺高人胆大,觉得眼前这六个人,不过是乌合之众。

这时,许强舔了舔嘴唇,对杨云帆道:“杨老大,不如我一个人先冲进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先等一等。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杨云帆拦住许强。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东西想不通。这六个人本该立马逃命的,可是,眼下非但没有立马逃命,而且还嚣张的找了女人过来享受。这太不合理了。

当时,硬碰硬斩开了骑兵的攻击,并给予他重伤。

此刻施展起来,声势更胜一筹。

这便是他不使用治疗液的原因之一,楚王爷娶了一个小丫头由于称号技能的效果得作用在体液上。

他这种满身伤口的状态,反而更加凶狠和难缠。

只要被发动效果的血液碰触到一下,只要一下!他就能让对方重伤甚至死亡。

但这种密集的攻击下,弗朗明哥没有感受到任何击中目标的手感,反而看到一道模糊的人影在刀网中飞快穿梭。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由于被削去了一块脸皮,弗朗明哥的声音极其的沙哑与低沉,像极了墓碑前起落的乌鸦。

他现在使用这种大范围的攻击手段,便是企图和对方拉开距离。

是的,身为能够和LV10以上近身缠斗的弗朗明哥,现在的想法却是与敌人拉开距离。

当弓兵哼出那道不知名的小调后,仿佛某种怪物降临。

全身的骨骼都在吟叫,疯狂的提示自己立刻远离他。

她心知坏了,那些钢针上被加了料。

想俯身捡起自己的棍子,余光瞥见文化和那个黑衣人在慢慢从她的左侧方靠近。

使劲甩甩了头,甩掉了脸上的血,却没能甩掉那扑山倒海般袭来的眩晕。

摁下左手棍子上的一个按钮,小王妃初长成棍子噌地一下拉长,她拄着棍子怒视向已经近前的文化。

“卑鄙!”她冲文化啐了口,然后左手一抖,将棍子拎起,棍头对准文化的眉心。

文化没想到,都中招这么久了,司华悦居然还没有倒下。

他有些急不可耐,因为他也发现了草丛里的异常。

埋伏在草丛里的人本来是为了应对警方的,可刚才他为了尽快拿下司华悦,便急召那些人出来。

谁知,虎头蛇尾地闹了个大乌龙,然后就如石沉大海般,再无声息。

他也没法进去查看,只能亲自出马解决司华悦。

留在他身边的黑衣人,自然是这些人的头,身手当属最厉害的一个。

他手里拿着一把刚才砍伐杂草的镰刀。

摩根里神情肃穆的说着。

“难道是魔主?”

摩雅神色一惊。

“没错,我查到暗中协助比克家族的势力正是魔风集团。”

“这个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便是魔主。”

摩根里神情肃穆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

“魔主怎么会和华国的一个公司有关系?”

摩雅神情显得十分难看。

“好了,现在不是议论这个的时候。”

“马上停止对风雅集团的一切打压,再这么下去。”

“摩根家族就要完蛋了。”

摩根里冷冷的说着。

随即他转身离开了。吾家王妃初长成

摩雅眉头紧皱,她的神色连连变化。

随后,摩根集团停止一切对风雅集团的打击,退出了华国的这场股市大战。

“好了,现在可以全面狙击叶氏了,给我扒掉他们一层皮。”

风雅集团中,楚风看着杨杰直接说道。

“楚少,你真是深了,这摩根集团竟然真的退了。”

杨杰一脸惊讶的看着楚风,随即说道:

“你放心,这次我一定让叶氏好看。”

没有了摩根集团的狙击。

杨杰聚集着将近千亿资金对叶氏展开了可怕的攻势。

叶氏集团没了摩根集团的帮助,面对着这有着庞大资金流的风雅集团直接彻底溃败。

帝都,叶氏集团。

“摩雅,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突然撤了?”

叶峥嵘站在这里,拿着手机,神情无比难看的说着。

“什么?魔主?”

听完摩雅的话,叶峥嵘神色一变。

其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不已的光芒。

“峥嵘对不起,我父亲发话了,我必须得停止。”

“不过我已经给你转去了三百亿,应该可以帮助到叶氏。”

摩雅沉声道。

“摩雅,谢谢你,我知道了。”

叶峥嵘说着,直接挂掉了电话。家有王妃初长成黑子白

“魔主?”

“江州楚少?”

“楚风?”

“难道……”

叶峥嵘喃喃自语,其眼中闪烁着精芒。

“原来如此!!!”

只有尽快解决掉这些碍事的黑衣人,才能空出手对付草丛里的人。

这五个人也在心里快速盘算着,不时拿眼看向倒地不起的那四个主力。

可让他们很失望的,那四个人恐怕短时间内醒不过来了,可见司华悦那一个连环脚的发力有多可怕。

这层失望刚掠过心头,他们惊奇地发现,草丛里的声音静止了。

仿佛刚才那一阵阵的窸窣声,并不是那些隐藏的人要出动,而是朔风扬尘而过的声音。

幻听?错觉?

未及他们想明白个中缘由,司华悦如鬼魅般快捷的进攻已经逼近。

哧哧哧——

五股鲜血犹如一阵温热的雨喷溅而出,糊了司华悦一脸。

五个人瞪着惊恐的双眼骇然地看着司华悦,看着她手里那个本来是棍子,现在却变成了尖刀的武器。

五个人软软地倒下,荡起一地的血尘。

杀心起,想从司华悦手下逃脱,难如登天。

一阵阵眩晕感传来,司华悦身体踉跄了下,右肩往下开始变得麻痹,手里的棍子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