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

乖巧点了点头,满脑子的悲伤情绪都被糖醋鱼,红烧排骨,五香牛肉,地三鲜占据了的安小小,一溜烟跑去焦晨东那里报道了。

“焦炒!不是...焦导中午好!”

听着远处的安小小大声的报了个菜名,李世信无奈一笑。

用卸妆水将脸上的大状擦干净之后,跟剧组人一一道了别,出了片场。

......

在片场外面跟一群老粉聊了一会儿,小规模的又收割了一波喝彩值后,李世信就提出了大家伙一起吃个饭,庆祝杀青。

但是老人们见他脸上的油妆还没洗干净,身上也一股戏服留下的馊味儿,都没依着他;

“世信老弟,回家吧,啊。不年轻了!身子骨还带着病,这些天拼死拼活的,咱老周看着都肝儿颤,生怕你顶不住。回家好好洗洗,休息休息。等哪天天气暖和点,咱们再聚。”

“对啊世信老哥,赶紧回去歇歇吧。身体修养好了再说,这一冬天且长着呢!”

众人知道李世信这段时间辛苦,七嘴八舌的将李世信劝上了出租车之后,也各自散去。

第一遍不是很熟练的完成后,看着对面的情侣两人还是沉静在音乐中,杰森·玛耶兹不是很满意的抿了下嘴,接着拿着笔在前面的作曲本上修改了几下,接着再一次的弹奏了起来。

“There are three things I do

我会做三件事

计立群的身体在空中做了个变线,为了工作和局长睡觉了农泉一拳落了空。

还没等计立群从地上起来,农泉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脚接一脚向计立群踢去。

计立群在地上滚闪着,堪堪避开农泉的这几脚。

眼看就要滚到墙边,见机会来了,手指在戒子上一转动。

咻!咻!咻!

两枚细小如发丝的细针,快速朝农泉射去。

农泉一直提防着计立群会向他施“蝎尾针”,见空中寒光一闪,一个倒空翻,避开了对方的袭击。

计立群大惊失色,两人距离如此之近,没想到农泉都可以避开自己的“蝎尾针”。

这“蝎尾针”乃是他独门暗器,这暗器一定要在适合的机会施放才行。一旦施放的次数多了,就会遭到对手的提防。

在农泉双脚落地之后,计立群再次扭动戒子,施放出“蝎尾针”。

农泉一脚向射出来的“蝎尾针”踢了过去。

用脚底将飞来的毒针,直接踢飞出去。

计立群见两次施放出“蝎尾针”都没有射中农泉,心中去意已决。

“爸爸,爸爸,妈妈肚子疼,我让她去医院,她说走不动,我去叫隔壁的爷爷奶奶,他们都不在家,我都快急死了。”

妞妞看到爸爸回来,那眼泪也是哗啦啦往下掉。

“走,我们赶紧去医院,妞妞,你跟着爸爸别乱跑。”

“我不会乱跑的!”

杨大宝二话不说,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袋子,用绳子捆在自己身上,然后就抱着老婆出门。

罗小梅虽然怀孕了,但是她的体重并没有怎么增加,领导想睡你的前兆反倒因为孕晚期反应太大,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由于南城的人睡得都比较早,再加上现在都十点多了,街上早就没有了人,就连跑黄包车的都没有。

杨大宝真的是急的要死,平时不坐车,多的是人问,这会儿有急事,一个都看不到。

“他爸,我快不行了。”

罗小梅的衣服都湿透了,说话的语气也是有气无力。

她并不是直接发动,而是因为在晾衣服的时候摔了一跤才发动的,这动了胎气后,比生产还难受,再加上她痛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可偏偏,黑蛟王和木人身上都没有任何的损毁,这绝对是于肖舜之前的推测严重不符。

听完了梦瑶的一些分析,宝儿顿时也是有所恍然,满脸诧异的问着:“你的意思是说肖舜猜错了?”

梦瑶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呵呵,那家伙的脑袋有多么的聪明,你我还不了解么,我觉得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咱们,之前的那些分析,也不过是欲盖弥彰的敷衍之词!”

“啊……”

宝儿心中瞬间诧异万分,根本无法理解梦瑶的那些话,女员工被安排陪领导同样也不相信肖舜竟然会对自己有所隐瞒。

旋即,她试探性的问:“梦瑶姐,你说的是真的?”

梦瑶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们之前都被那可恶的混蛋牵着鼻子走了,不过刚才我又细细的分析了一下,才终于是有所醒悟!”

听到这里,宝儿心中还是有个地方弄不明白,追问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欺骗咱们啊?”

在她看来,以自己和肖舜之间的关系,对方根本就没有必要在黑蛟王这等无关紧要之人的死亡上,大做文章。

出来吧,我的老粉们!

当即,李世信就拿出了老年机,打开了被K歌连接,冬季养生小贴士和和心灵鸡汤刷了屏的粉丝微信群,发送了一条语音;

“诸位今天有时间吗?昨天片酬已经打过来了,我做东,咱们这群老家伙,嗨起来?”

一秒过去了。

十秒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窗外的乌鸦调皮的飞来飞去,微信群,冷了。

窝巢乌青!

作为可能是全国第第一个在粉丝群冒泡,却遭遇冷群的明星,李世信受到了万吨打击。

正当他想要@全体或者发个红包挽回自己的偶像尊严之际,为调动工作局长想睡我吴明发送了一条6秒的语音。

“世信老哥,今天恐怕不行了,我们这里脱离不开。”

正在李世信疑惑之际,吴明紧接着一条10秒的语音在屏幕上跳了出来。

“老周大姐昨天下午四点多心脏病发,已经没了。我们......现在都在殡仪馆...送周大姐最后一程。”

一听这个消息,李世信一愣。

“要不你去前面坐?”

“嫂子,你睡吧,这前面搁了那么多东西,老大不好坐。”

对着前面的玻璃计划了一下,然后就看到自家老大那挑眉的样子,王瑞就知道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看来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

由于在火车上面的时候没有睡好,所以罗小花躺在车子里面睡觉,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看着媳妇儿那睡得香甜的样子,萧三也甚是欣慰,她好他就好。

“老大……”

“好好开车,有什么话咱们有时间再说!”

媳妇儿正在睡觉,怎么能打扰呢?

_(|3_ヽ)ュ

王瑞撇撇嘴,女公务员被迫献身领导表示不开森了!

这有媳妇儿的就是不一样了,知道心疼人了,以前跟着他坐车,那可是随便闹腾的。

酸了酸了!

就在他们往家赶的时候,罗小梅这里也出现了状况。

“怎么了这事?”

杨大宝今天加班,都九点钟过了才往家赶,没想到一回家,就看到媳妇儿坐在沙发上面哎哟连天地叫道。

计立群对身后的手下,喝令道:“你们退后,这人是个危险人物!”

三个手下向后退了退。

计立群见农泉在自己身前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两人的距离,都进入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计立群瞧着农泉冷笑着说:“我也想会会天榜排名七十一的你,看看你倒底有何本事?”

“那就来吧!”农泉咧嘴笑了笑。

不管敌人是强是弱,农泉打架从来没怂过。

就算打不过,他也会和敌人拼命。

用赵旭的话来讲,农泉打起架来,就属于“拼命三郎!”的那种人。

两人互相凝望着,谁也没有先动手。

现场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压抑。

秦鹰一句话,最终还是打破了这个氛围。

“农泉,你替我打死这个混蛋!”秦鹰道。

农泉头也不回,冷声道了句:“俺打架,要么为了自己,要么为了俺家少爷。从来不会为了其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