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小妹,你说这次小主人要多久才能出来,感觉进去好久了呢!”以往就算小主人闭关,也进去半天就出来了,这次有好几天了吧!突然感觉有些不适了。

放心好了,小主人没有出问题,可能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些难吧!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天网架构居然用了小主人这样久的时间,这可不像那个效率惊人的小主人啊!

猫小妹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你说你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或者说打坏主意的想法。

“狗子,我在你那里,就是这样不堪吗?”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你在我这里印像会很好吗?”笑话,虽然我平时不说,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只是平时没有和你计较罢了。

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闲得无聊啊!我随时出来都能遇到你们吵架,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去做做菜,增加一些厨道方面的经验。

见到凡杨出来,猫小妹眼前一亮,高兴的说道:小主人,我们这几天可没有闲着,我们也达到了皇境厨道的境界了,所以才会这样闲啊!要知道可不只你一个人努力,我们也在努力的,虽然我们现在做出来的东西没有办法和小主人比,但是比协会的那些人可是强太多了。

“明明小主人你占先手了,为什么还会这样,真搞不懂。”

因为我就算占了先手,也要让他们觉得我没有占便宜,得努力挣扎一下才行,他们看的也是这个,如果看不到这个,就会怀疑到我了,这些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看来我还是玩不过这些老家伙啊!

一点都不给我留路,别让我知道是谁在算计,到时如果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他,这样算计一个孩子,他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小主人,霸道大人的私有宝贝我觉得这样的人,不会有良心这种奢侈的东西,这些个老家伙,比我还黑,所以你还是别骂了,没有用的。

只是真的有小主人说的那样神奇吗?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没有这样多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要这样做罢了,而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算计到后面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我高看他们了,不可能,以万年计算能布局的人,不可能这样肤潜,不过也有可能,就看他断不断我网上消息,也许是我自己想太多了也不一定。

包括这根雷竹。

若不是金锋今天点醒的话,这根雷竹也就会在夏鼎入土之后烧成灰灰。

这根雷竹跟随了夏鼎三十多年,无论夏鼎走到哪儿从不离身,更不会交给谁保管,就连夏玉周跟生活秘书都没资格触碰。

一则这根雷竹来历非同小可,二则,这根雷竹里面更是有机关。如果有遗嘱的话,那还真的就只能藏在这里面了。

夏玉周拿过雷竹的当口第一件事就把雷竹的机关启动。射出一根两寸长的钢针,第一政妻大人的私有宝贝等到安全之后,立刻开始在雷竹之上摸索探寻

这一刻,夏玉周半个身子都在抖着。

看见夏玉周这般的着急和迫切,金锋轻轻垂下眼皮,看了看棺材里的已然变色的夏鼎,心底长叹。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老狐狸,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太上皇,太子都熬了白头……”

“以史为鉴,乾隆和嘉庆的先例和后果,你就没想过吗?”

默默的退到一边去,静静的坐下来,轻轻的把包包放在怀里,点上烟一言不发。

那自己收集愿力的渠道就没有了,这些人还真有些狠啊!还好我的天网就快完成了,到时自己有了渠道后,就不会受限了。

小主人,为什么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开心,你不是说他们这样做只是帮你做功德吗?有人帮你做了,你为什么还不开心。

我那时就只有这样的设想,没有想到他们真的这样做,你知道他们这样做后,第二步是什么吗?第二步就是消除我在网上的影响,然后只要我得不到功德,就不能消除身上的封禁,那样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威胁。

“可是小主人你不是解开了吗?”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影响才对,为什么还一样的不开心。

是没有影响了,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就没有事,他们这样做就不是在试探了,而是计划好了的,这只是第一步,后面的还有很多步,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到是明白,不过有什么关系,他们第一步就失算了,接下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才对,王爵的私有宝贝小说版小主人担心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不早了,算了,现在说了你们也不懂,反正现在我们都在赶时间,就看谁的更快罢了,如果我比他们快一步,那到时失败的就是他们,如果他们比我快一步,到时失败的就可能是我了!所以我必需得加快速度了。

“没在一起,刘姐你找他有事吗?”

“我找他没什么事,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啊,你直说就行。”

“这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算了,瞒着你也不是办法,还是跟你说吧。”刘姐迟疑了下,忧心叹息道:“唉,是这样的,刚刚我在商场看到一个男人,有点像你家那口子,他和一个女的手挽手,样子还很亲密,我跟了一路,后来看到他们进了一家酒店……你在听吗?”

“我在听,你确定那个人是王家俊吗?”李寒烟沉声问道。

“我看着有点像他,不过,也可能是我眼力不好,认错了。”刘姐道。

“好,我知道了,谢了刘姐,先这样吧,我挂了。”李寒烟结束通话后,皱着眉头点弄手机屏幕,很快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你打电话干什么?”对面传来王家俊的声音。

“我刚刚看到你和一个女的手挽手逛商场,然后还去了酒店,呵呵,你不解释下这件事吗?”李寒烟冷笑着质问道。

王家俊却不以为意,轻笑出声:“没什么好解释的,就准你在外面搞外遇,给我戴帽子,还不准我在外面玩一玩吗?邪少的纯情宝贝什么逻辑啊,你能在外面搞男人,老子也能在外面搞女人,怎么着,你现在还有脸管我不成?”

先前,多少人等着看他和秦非同两虎相斗,最后来个两败俱伤。

那还不是因为惧怕他们?

“之意,小政虽然贪玩,但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你今晚不出席,只要跟他说明原因,他也不会怪你的。”

这一点,秦之意心里也清楚。

只是那种大限将至的感觉时时逼在心头,她想着今晚能去的话还是亲自去。

往后真的撕破了脸,也不知道再见面时,能否平和地打招呼?

可曲洺生已经决定好了不让她去,且没有要跟她商量的意思。

他打电话叫了保镖过来,直接守在门口。

谁也进不来,秦之意也别想随意出去。

这架势看得秦之意直发笑,她眉眼弯弯,眸中似有光在闪,“干嘛,曲总是要软禁我么?”

这种话,以她的脾气,问出来的时候应该伴随着雷霆震怒才对。

偏偏此刻,温软又平静,让人心底的不安直线飙升。

曲洺生抿了抿唇,低声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像我们这类没什么身份背景,能力也一般,只是身材和颜值有点优势的女人,沪上太多太多了,要想跟着他,除了给他当情人以外,别无二选。”

说到这里,李寒烟拉住童蔓蔓的软手,同情道:“唉,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了,对吧?”

后悔?童蔓蔓眨巴了两下水润的眼睛,豪门总裁的私有宝贝2部好笑道:“寒烟姐你想什么去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后悔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开心死了,哪里会后悔啊。”

“?”李寒烟愣了愣,一副你别逗我的模样,“他让你给他当情人啊,你还开心死了?”

这丫头,脑子进水了么?

童蔓蔓嘴角微翘,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把自己的手机余额打出来,放到李寒烟面前,炫耀道:“你先看看这是什么,然后再说吧。”

李寒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瞧看手机屏幕。

细看之下,她瞳孔微微一缩,吃惊道:“这是……七位数的存款,不是,你什么时候有上百万的余额了,你抢银行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