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婉君,你怎么和我说话的呢?”

谢家老祖宗气愤不已,看着温婉君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

“我再怎么说,也是做了你几十年婆婆呀?你怎么可以和你婆婆这么说话?”

温婉君丝毫不客气的提醒道:“是前婆婆!妈,我已经不是你的儿媳妇了。”

谢家老祖宗气愤道:“温婉君,你是不是我儿媳妇了,可你做了几十年儿媳妇,你现在是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会了吗?”

“老太太,是我不尊重你吗?是你越上年纪,做事越糊涂,咱们远的不说,就说绪宁的婚事,要不是你,琳琅和谢绪宁两人又怎么会解除婚约?”

温婉君说完这句话后,又道:“是,我知道你想要说,这不是你的本意,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苏娅的挑拨离间,可苏娅为什么能成功那不是因为你吗?你但愿不那么相信苏娅一些,但愿你替绪宁想一些,这所有的问题,都不会发生。”

谢家老祖宗气得胸脯,起起伏伏。

她伸手指着温婉君的脸,好半晌说不出一句。

“无妨,唐心乃唐门英豪,对帮助任天龙之举,我还是很赞赏的。即使他不出手,我也会派别人去,否则我也不会安排人从旁策应,此事不必再提了。”

纪正朗出言打断了秦远忠的话,言语之中,有对唐心的褒奖之意。

觉得后方沉定,纪正朗侧了侧身出言问道:“怎么了,舅宠苏清浅阿拙忠叔?”

“老爷……”

秦远忠恭敬站立,眉头有了一丝黑线。

“什么事,你就说吧!”

纪正朗语气平和道。

“我们的两处工厂被大火烧了……”

“什么!”

纪正朗闻言暴怒,当即站了起身来。重怒之声响在不远的几名佣仆那边,惊的众人赶忙停下手上的动作。

“什么时候?”

纪正朗沉声问道。

“就在几个小时前。”

对于纪正朗的震怒,秦远忠虽有预料,未曾竟是雷霆之怒,当下退后一步,弓身回道。

“事故死了多少人。”

“所以看似他们开放了一个特权,可其实他们算计的却很是深远呢。最关键人家这就是阳谋。”

万公子说起市里面这次的招商计划来,也是啧啧称奇,说上面是出了高人才想到这么一出。

利用俱乐部,体育场来制造噱头。

毕竟现在国内16家中超俱乐部,到现在也就只有一家豫南建业有自己的球场。

而这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建业才拿下的球场。

也正因为有这么一家球场,豫南建业别看每年投入都不大,而且球队成绩也非常一般,但却始终能够保留在中超圈内。

这就和他们自身的经营有关了,惹爱成婚舅宠家养萌妻因为不用租用球场,这就剩下了一大笔开销。

另外球票收入以及赛场内的其他应收,也全都归自己,这就给俱乐部带来了一大笔营收。

也正因如此,俱乐部虽然依旧免不了负债经营,但最起码财务状况却比其他只能烧钱的俱乐部要好很多。

这也成了豫南建业能够在长期留在中超圈子里奥秘。

《夜空中最亮的星》,希望她能够喜欢。

真真,你是爸爸的骄傲,永远都是。

不管过去怎么样,不管未来怎么样,都别害怕,别绝望。

哪怕全世界都是黑的,我也愿意做你生命中那一颗最亮的星!”

一阵独白之后,随着一阵优美而柔和的前奏,李世信那充满了磁性的歌声,缓缓在房间中流淌了出来;

“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知道

曾与我同行的身影,如今在哪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在意。

是等太阳升起,还是意外先来临……”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重生之宁为宦妻”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哦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

随着那温柔到可以将人心灵融化的歌声,李素真再也支撑不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那天说了那样的话,伤了你的心、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对不起!”

最后靠运气转来的钱,全都凭实力亏了出去。

这就是很多H国商人的缩影,借着风口一跃而起,以为是自己的真本事,可最后却凭本事把钱都亏掉了。

这搁到古话,一个词就可以形容他们,那就是:德不配位!

说白了就是傻,活该被忽悠。

与此同时,你在看看人家日本企业是怎么做的?

丰田,本田,那个在银行里不是有大量的现金储备?

就比如说大名鼎鼎的京瓷,人家老板就说过,就算公司七年不盈利,他们都能挺过去。

为啥?就因为人家在银行有足够的存款。

日本的企业赚了钱,就喜欢砸在他们传统熟悉的领域,认真的深耕,对自己的产品加深研究,更新迭代,这才造就了他们如今这么领先的技术。陆先生的独宠阿拙

也造就了人家的匠人时代。

而我们的企业呢,有了点钱,就骚包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分散化经营,投资,理财,要不就是老板花天酒地的挥霍。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小姑娘这么厉害,一眼就看出不对劲了。

他有一些心虚,所以,也不跟张萌争论,这是遇到行家了。

他心甘情愿给张萌换了药材,然后笑眯眯的道:“小姑娘,你再看一下,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张萌又闻了一遍,这一次,她感觉到这些药放在一起,味道挺和谐的,倒是没有刚才那么刺鼻了,点头道:“不要其他了。给你钱!”

说着,张萌就把钱拿出来,递了过去。

“拿好,这是发票。”那工作人员接过钱,给开了发票。

看着张萌离去的背影,他挠挠脑袋,觉得有一点邪乎。心里嘀咕着:现在,一个高中生,都能看出药材的好坏了?

他有些不信邪,学着张萌的动作,把刚才退回来的药材,跟正常的药材放在一起,仔细闻了一遍。

可是,他越闻越觉得头大,不由奇怪道:“这些药材,味道完全一样啊!唯有娇妻真国色薛锦棠要不是我自己知道,之前的那些药材被我放在底下了,我都分辨不出哪些是好的,那些是劣等的。这小姑娘,怎么闻出来的?”

温婉君丝毫不客气道:“妈,你说,你说我那句话说的不对?你现在担心绪宁和琳琅的事,那你就告诉绪宁,他和叶琳琅曾经就是未婚夫妻,你敢说吗?”

“我说,我现在就去告诉绪宁。”

谢家老祖宗被温婉君这么一怼,就气势如虹的开口道:“温婉君,你们所有人,都怪我,怎么好似我成了千古罪人似的,我愿意吗?”

温婉君冷着脸,看着谢家老祖宗,一言不发。

“我也不愿意,绪宁是我的孙子,我难道不盼着他好吗?你呢?你一个当妈的,你为儿子考虑了什么?你儿子现在还是单身?你怎么不张罗一下相相亲?”

温婉君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太太,继宁的情况,你不清楚吗?我现在让他去相亲,他能答应相吗?我强迫他相亲结婚,他要过的不幸,我这当妈的,我心里多难过!”

温婉君一想到沈白露对谢继宁自己做的那些事,她就又急又心疼。

谢家老祖宗一听温婉君提及这事,便道:“谁能知道沈白露这么狠心?哎……”

万公子笑着回答道,肖锋听了也点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困扰其他人的难题,对他们名厨制造而言,却全都不是问题。

不就是钱吗?

说起钱,他们名厨集团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先不说日进斗金的阳光医院,就说名厨制造这家快餐。

全球一万多家分店,现在他们每天光是净利润,就有一个亿美元左右。

这真的一点都不夸张,在国内他们赚的还算少的。

在国外,名厨制造快餐那简直就是暴利,尤其是在欧美发达国家。

因为很多物料的成本都非常便宜,尤其是他在卡拉帕格群岛那边,又建立了一个中央厨房,也就是料理包加工中心之后。

从南美大陆能够获得更加低廉的成本,加工之后,运送到南北美大陆,再加上那地方人们的都有及时享乐的消费习惯。

所以开在南北美地区的名厨制造,基本净利润,都是国内单店的两到三倍左右。

尽管受到大流行病的影响,让名厨制造最近几个月的盈利,也受到的严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