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行了,我这是自家烧的水,不是矿泉水。”

“......”

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和老爸纠缠,周安安和老爸两人帮忙按着电脑上抄下来的订单,一一打包。

从早上八点到十一点,陆续不间断的订单袭来,周安安根本没和老妈说几句话。

午饭是大姨烧的,除了周安安一家三口,还有中途等老爸去采石场之后赶来帮忙的爷爷奶奶,加上大姨和一个打包工,两个客服,一共九个人。

“爸妈,你们两个好好享福就好,我们家里人手不够可以再招......”

吃饭的时候,周友良再次说起了自己年纪大的父母。

身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孝子,周友良那是忍不住自己的嘴,开始念叨起来。

“我们还都能干活,闲着也是闲着,招人不要钱的啊。”

面对自己的大儿子,在外人面前很是和善的周福根回了一嘴。

“.......”

接下来,就是周友良父子的怼话过程。

就连周安安,也是有些听不下去,躲到电脑房里和那两个没有那么好看的小姐姐闲聊。

对于孝顺的老爸来说,让爷爷奶奶干活是一件不可饶恕的罪过,那说起的话很是难听,属于刀子嘴豆腐心。

推拒了两下,陈某某笑着收下一块五:“你读大学了吧?”

“下半年大二了。”

“这么快了,上了大学有没有女朋友啊?”

“......”

好不容易,有新上车的顾客,陈某某去收车票了,摆脱尬聊的周安安舒了口气。

家长里短的,和不熟悉的人聊起来,还是很尴尬的,又不是漂亮的妹子。

尤其是这大热天的,为了省点油钱,客车上还没有空调,倾世绝宠王妃别惹我简直过分。

十分钟后,浑身湿透的周安安在自家门口下车。

入眼就看到大门敞开,原本很空的一楼堆了很多纸箱,两三个人在不停地忙碌着,一台粗狂的大型电风扇在那里努力地吹走炎热。

小房间里,还有两台电脑,电脑面前坐着两个年轻姑娘,噼里啪啦地在那里打字。

扫视了一圈,周安安没有看到老妈,倒是看到了大姨在那里帮忙打包。

“大姨,我妈呢?”

将手上拿着的两袋东西放一边,周安安问了一下大姨。

不过此刻,林老头没有说出雪谷的原因不在于想隐瞒的当年的事情,而是在于,唐韵就在雪谷!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对林逸说才好,是告诉他呢?还是不告诉他呢?

如果告诉他,他去了之后,会不会遇到唐韵?会不会因此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和影响呢?

“老头子,你怎么了?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林逸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那个灵药叫什么名字而已,事情过去太久了,现在才想起来。”林老头说道。

“哦?那叫什么名字?”林逸倒是也没有怀疑。

“那株灵药的名字叫做兰芥玉玲草,这株灵药,生长于上古门派雪谷,十分珍贵稀有……”林老头咬了咬牙,索性告诉了林逸,他总不能一直隐瞒吧?当然,林老头还不知道唐母在雪谷的壮举,如果知道,就不会和林逸说了,而是直接和楚梦瑶说了。

“上古门派雪谷?腹黑邪王宠入骨”林逸微微一愣,那不是章力钜那位老情人的门派么?看来和自己还真有渊源啊!不过,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将这株灵药给讨要来呢?“老头子,当初你的灵药是怎么弄来的?”

樊嫣没有拒绝,结果水杯后,却也没有当即便喝。

李凌看着樊嫣的样子,不由得说道:“你说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就不能留点力气,那么拼干什么。”

樊嫣摆摆手,说道:“你不懂。”并没有和两人解释着什么。

李凌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鼻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看向叶君泽,眼神当中充满了求助的意思。

叶君泽回以他一个更加无奈的眼神,同时耸了耸肩,就像是在说,别看我,我也不懂。

而好在,又有着一阵突然传来的招呼声,打破了两人此时的尴尬境地。

“叶君泽,李凌,哎,还有樊嫣,你们都出来了吗。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一声充满了惊喜的声音传到了三人的耳朵里。

三人闻言,立马转头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

李老跑到了患者面前:“已经用了?咦?针刺救急?”

李老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许阳身上。

旁边药房大姐道:“李主任,刚才许阳医生已经用药了,就是你说的那几样。”

李老缓缓点头,又看向许阳的针灸手法。自李老过来到现在,许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次,一直在认真地行针,时不时还看一眼患者情况。

李老看着许阳,腹黑邪王独宠毒医王妃也缓缓颔首。

李老拿起另外一只手,诊起了脉象,患者的病情在他来的路上,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跟他完整转述了一遍。

从许阳上手,针药并重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而患者的情况也立时好转了很多,心痛缓解了不少,面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狰狞可怕了。

李老再度微微颔首,许阳的急救为他争取了宝贵的辩证施救的时间。李老再次看了看许阳的行针手法,他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诊断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许阳针药并重已经十分钟了,患者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真心痛停了下来,现在的患者只是大口喘气,大汗淋漓,其他症状未变,只是不再面目狰狞了,心也不痛了。

一群人狂喊推着一架病床就冲了进来。

“医生呢,医生呢,救命啊,救命啊……”

一群人在呼喊。

许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患者,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神情也渐渐恍惚了起来。他不是没有治过急症,但那些都算不上重症,真正重症垂死病人,他只见过两次。倾世废材腹黑邪尊追妻忙

第一次就是他为了救人而被开除的那次,另外一次就是现在!

这个患者面色青惨,如同恶鬼。他的嘴唇、指甲皆爬满了青紫色。他浑身大汗,止不住的汗水从体内不停流出。

他拼命喘气,可怎么喘都喘不过来。他用手痛苦地捂着胸口,仿佛要隔着胸膛要把自己的心脏抓碎一般。

他神情狰狞、痛苦、恐怖。仿佛有一头恶鬼钻进了他的身体,才让他变成如此狰狞可怕,才让他有了如此不似人间的地狱之象。

许阳看着他,自己的呼吸都在一瞬之间停滞了。

“医生来了,来了。”又有人呼喊。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快速跑了过来,开始询问起了情况,做起了急诊。

甚至在六月初的时候,王景玉把二楼电脑房的客服搬到了一楼清理出来的储藏室,还额外购置了一台电脑,两个客服同时进行。

十几分钟后,楼下老爸的喊声响起,王景玉才中断和儿子的闲聊,快步走下楼去。

“貌似不错。倾世盛宠惹火妖妃狠嚣张”

听完老妈说起家里的变化,周安安暗自给自己点了365个赞。

几秒种后,周安安起步走到一楼,老爸那辆面包车里的货都已经搬了下来。

“安安,回来啦,冰西瓜要不要吃?”

从一台老旧的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喝了两口,周友良拿出半个西瓜,问了一下儿子。

“爸,少喝点冰水。”

看着眼前还未进化到每天只喝热水的‘养生’老爸,周安安忍不住劝道。

额,貌似前世都是老爸对他说的这话。

没办法,年纪大了,就爱说教。

“儿子说得对,冰的东西少吃点。”

在一旁忙着打包的王景玉适时起身,回应了一句儿子的话。

“灵药……的确很难寻!”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和林逸说,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和林逸说。

“那……也总要有个寻找的方法吧?当初你那枚灵药,是从何而来?”林逸问道。

“当初……”林老头没有说下去,而是陷入了沉思!当年的那枚灵药,来自于雪谷,不过却是小逸的师父亲自去雪谷索要的!但是时过境迁,时隔多年,小逸的师父已经离开了,林老头也不可能再用当年的方式强夺一枚灵药来。

他离不开西星山村,就算是离开了,没有小逸师父的配合,也不可能有当年的震慑力!

有些事情,还没有到让林逸知道的时候,林老头让他过早的产生依赖感,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正如墨空文所说,历练中成长的林逸,会得到更多意想之外的好处。

而林逸现在一步一步成长,也证实了墨空文当初所说的话,事实上,墨空文的话,就没有不准的时候!当初,他说出了王心妍十八年后因果的话,林老头还有些奇怪。

可是没想到的是,转眼真的在十八年后,王心妍变成了林逸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