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位患者是不是情况危急,是不是有着生命危险,这些都需要医生们的初步判断。

要知道,有些患者看上去情况严重,却不一定有生命危险,有些患者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却有可能是内出血等情况,甚至已经危及生命。

在这个时候,且不说一些检查根本来不及做,哪怕来得及,很多设备也都被占用了,如果医生的判断不准确亦或者出现误差,就极有可能耽误患者的治疗。

宗师级的望诊,平常还不显得什么,可在这个时候,却能瞬间体现出宗师级望诊的强大,方寒的一双眼睛就像是火眼金睛一样,不敢说百分之百判断患者的伤情,却也能准确的判断患者是否有着生命危险。

“注射器!”

方寒迅速来到一位伤者边上,一边伸手给伤者诊脉,一边喊了一声。

边上一位省医院的护士听到方寒的喊声急忙拿着注射器走上前来。

方寒也顾不得看究竟是谁给自己的注射器,伸手从患者手中接过注射器,扶起患者腹部的衣服,注射器就扎了进去,轻轻一抽,注射器里面就是满满一注射器的血液。

视线回到火腿身上,方才受到春的那个攻击,火腿的并没有受到内伤,只是单纯的肉体感到疼痛而已。

有着四季之一称号春的妖怪,实力绝对不止这些,否则就不会称为春了。

“咯咯咯。”春用手掩捂着嘴巴,诡异的笑出了声音。

火腿双翅加劲,一柄短刀忽然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上,下瞬,已被他横握。嗖的一下,犹如箭脱弦一般迅速,直逼春的身躯。

这一刻,遮挡住月光的乌云移动开来,耀眼的月光再次谱写在了大地上。

刀光如白虹般炫人眼目!

这,就是翼族的攻击方式!

春见到此状,丝毫没有慌张可言,身子微微一侧,顺利躲过了火腿的攻击。和护士后妈生活txt微盘

看似极为简单的一个动作,但却有着深不可露的功底。

火腿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冷哼一声,左手背向后一翻,另外一把短刀已然出现在了其手上。

刷!

不能犹豫,也不敢犹豫。火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左手之上的短刀直接往春刺去。

不过这一次倒是给有些闲着没事儿干的热心网友指明了一条道路,他们开始查询这些发帖人的相关信息,举报之后迅速获得了五十万。

这只是在灵气复苏结束之后的一个小插曲,重磅新闻终于在中午十二点半发布。

吃过午饭,正当网友们躺着玩手机消食的时候,一则关于热搜出现在了热搜帮上面。

灵能科技公司宣布他们获得了新的清洁能源,从此之后只有清洁能源,在没有污染能源的出现,包括带有巨大副作用的核电站。

除了新的能源之外,灵能科技公司还宣布在每一个城市都覆盖了灵能科技体验点,内部包含了多种多样的新奇产品,比如可以飞行的单人飞行器,可以检测个人资质的检测器.....

这一则新闻如同千万斤巨石落入了平静的海洋,美艳后妈的春天主角叶天瞬间掀起惊涛骇浪。

没上班的人第一时间赶往他们城市所在的中心区域,那里有灵能科技公司设立的临时体验点,走不开的就只能坐在工作岗位上面开小差,幸好还有户外主播可以给他们带来新奇的新闻。

“发生什么事了?”林鸿走过去。

“这是自由联盟的事,外人不要插手。”

有执法者看过去,手中握着一把枪,威力很大。

林鸿轻笑:“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不敢,但还请阁下不要插手,这是神灵们的意思。”

那执法者脸色一白。

他自然知道,自己等人不可能是林鸿的对手。

“到底怎么回事。”林鸿皱眉。

“神灵们颁布了新的法律,按照规定,我必须嫁给神灵,诞生子嗣……”

玉女微微低下头。

林鸿不由笑了:“这是哪门子的法律?”

完全限制了人身自由,还口口声声说这里是因为自由而创立的地方。

“似乎是因为自由联盟没有优良的后辈,所以才这样。”

玉女眉宇间弥漫着忧愁。

“可惜……若非之前那些状况,我还刻意试着去威胁一下。”林鸿揉了揉眉心。

现在神灵们报团取暖,小城与后妈甜蜜花园笔趣阁自己举步维艰,更别提面对三十来个神灵了。

“患者肩关节粉碎性骨折......血管破裂,需要尽快手术。”

方寒查看另一位患者,一边检查一边对陈远道:“去找一下潘院长,看看还有没有手术室?”

陈远急忙起身,一回头,潘科龙就在不远处,他急忙大步走了过去。

“潘院长!”

“你好。”潘科龙很客气,他刚才看方寒的时候也看到陈远了,这位一直跟在方寒边上打下手,应该也是江中院的医生。

“潘院长,我是江中院急诊科的陈远,我们方医生让我问一下您医院还有没有空置的手术室,有一位患者肩关节粉碎性骨折,需要做肩关节置换手术。”

潘科龙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询问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陈医生,骨伤科那边倒是还有可以做关节置换的手术室,只是这会儿我们已经没有闲着的医生了。”

“潘院长只需要安排一位助手就可以了,我们方医生完全可以独立做关节置换,方医生边上那位温医生是燕京骨关节运动中心的,可以给方医生打下手!高考之后与后妈去北京”陈远道。

萧原也是这样,在运输队就和人诉苦,跟人说他每天吃不饱饭。

好些人都不信,就说萧原:“你俩都挣着工资挣着粮食呢,咋就吃不饱了。”

萧原就解释:“也不是只有我俩,安宁家里人多,现如今都没吃的,她不得省下来点给她爹娘送去么,总不能看着老子娘饿死不管吧,我这边也是一样,我爹娘饿着肚子呢,我总归得管。”

这话倒也是。

潘科龙刚刚回转科室,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忙碌的方寒,眼珠子瞬间就直了。

“那位年轻人是哪一家医院的医生?”潘科龙拉过路过的一位住院医询问。

今天前来省医院支援的不仅仅有江中院的医生,还有其他几家医院的医生,潘科龙之前还真没怎么注意方寒。

这位住院医早就注意到方寒了,而且他也认出了方寒,毕竟方寒并非籍籍无名。

“那是江中院急诊科的方寒。”住院医道。

“方寒?”潘科龙听着名字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方寒是今年咱们省评选的省十佳杰出青年医生,上过好几次江州日报呢。”住院医又补充了一句。

潘科龙这下知道是谁了。

“这个方寒了不得,眼力精准,技能熟练,简直就是急救方面的天才呀。”

潘科龙只是看了五六分钟,方寒就已经处理了两位患者了,而且两位患者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

这样的速度,小城和后妈坐火车这样的效率,简直让潘科龙惊叹。

食堂啥的也只能就这么解散了。

可解散了也得让村民吃饭啊,没办法,各地就是各想各的法子去挪借粮食啥的,总不能眼瞅着老百姓饿死不是。

除了找粮食,大家也开始忙活着去地里捡一些粮食,再有就是刨草根啥的吃。

像山上的野果子啊,山楂核桃什么的都被人给打光了,地里的玉米叶、玉米杆啥的也都被弄回去想办法做成吃的。

什么萝卜缨子,各种菜根,反正是能吃的东西都想办法往嘴里塞。

安宁这个时候肚子已经挺大了,她也不敢吃饱,每天都是饿着点。

主要是现在城里的供应粮也减少了好些,像那些工人家庭,供应粮也都是有数的,大部分都不够一家人吃喝的,大伙也都饿着肚子呢。

不管是城里还是村子里,大伙都吃不饱了,而安宁要是吃的红光满面的,那不是招人嫉恨么。

安宁早先穿的挺鲜亮的,打扮的也好看。

这个时候她就把鲜亮的衣服收起来,每天也不梳洗打扮好,就是这么乱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