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他便只好装出深以为然,一副欠打的样子,说道:“不错,可能这就是我强大的人格魅力所带来的的一定的好处吧。”

李凌闻言,啧啧了几声,不停的打量着叶君泽,像是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些什么蛛丝马迹的样子。

李凌口中的啧啧不断,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说道:“叶君泽,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呢,这一本正经说胡话的本事,还是你比较在行啊,我甘拜下风了。”

叶君泽摆摆手,回嘴道:“不敢当,不敢当,那能和李大公子抢风头。”

李凌笑骂道:“去你的,少来。”

突然,从耳边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正在互相打趣的两人。“哎,李凌,叶君泽,你们两都在啊。”

两人闻言,纷纷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正朝着他们两人缓缓走过来的樊嫣,于是两人同时挥手打着招呼。

等到樊嫣走近后,叶君泽笑着说道:“看样子你也通过了,感觉怎么样?”

奈何红发女子眼中只有眼前的利益,完全不顾林逸的提示和警告,最后谁都没得到想要的东西。

解决这些人之后,林逸和七个分身分站八个方位,按照脑海中得到的提示,顺利开启了星辰之门。

八个人才能开启的星辰之门,林逸一个人就能完成,木林森幻千变分出来的分身,同样被这个平台承认。

堪称作弊一般的能力,但这里除了林逸,也没人能使用。

穿过最后这道星辰门户,眼前豁然开朗,周围的星光全都黯淡下去,只剩下中心那颗宛如恒星般熊熊燃烧的球体。

林逸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信息,第一层原本的最终奖励……被取消了!男主喜欢给女主用工具

因为林逸通过最后一道门的方法有问题,最后也只有一个人出现在平台上,原本是八个人同时获取的奖励,被直接取消了。

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星辰之力冲刷身体,之前九十九级获取的星辰之力总和的九倍量星辰之力自虚空落下,将林逸彻底包裹在其中。

这一次,林逸的皮肤没有成为阻碍,星辰之力终于渗透进去,揉入了肌肉之中。

“灵药……的确很难寻!”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和林逸说,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和林逸说。

“那……也总要有个寻找的方法吧?当初你那枚灵药,是从何而来?”林逸问道。

“当初……”林老头没有说下去,而是陷入了沉思!当年的那枚灵药,来自于雪谷,不过却是小逸的师父亲自去雪谷索要的!但是时过境迁,时隔多年,小逸的师父已经离开了,林老头也不可能再用当年的方式强夺一枚灵药来。

他离不开西星山村,就算是离开了,没有小逸师父的配合,也不可能有当年的震慑力!

有些事情,还没有到让林逸知道的时候,林老头让他过早的产生依赖感,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正如墨空文所说,历练中成长的林逸,男主邀请男二共享女主会得到更多意想之外的好处。

而林逸现在一步一步成长,也证实了墨空文当初所说的话,事实上,墨空文的话,就没有不准的时候!当初,他说出了王心妍十八年后因果的话,林老头还有些奇怪。

可是没想到的是,转眼真的在十八年后,王心妍变成了林逸的女朋友?

不过此刻,林老头没有说出雪谷的原因不在于想隐瞒的当年的事情,而是在于,唐韵就在雪谷!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对林逸说才好,是告诉他呢?还是不告诉他呢?

如果告诉他,他去了之后,会不会遇到唐韵?会不会因此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和影响呢?

“老头子,你怎么了?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林逸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那个灵药叫什么名字而已,事情过去太久了,现在才想起来。”林老头说道。

“哦?那叫什么名字?”林逸倒是也没有怀疑。

“那株灵药的名字叫做兰芥玉玲草,这株灵药,生长于上古门派雪谷,十分珍贵稀有……”林老头咬了咬牙,女主被各种怪物c索性告诉了林逸,他总不能一直隐瞒吧?当然,林老头还不知道唐母在雪谷的壮举,如果知道,就不会和林逸说了,而是直接和楚梦瑶说了。

“上古门派雪谷?”林逸微微一愣,那不是章力钜那位老情人的门派么?看来和自己还真有渊源啊!不过,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将这株灵药给讨要来呢?“老头子,当初你的灵药是怎么弄来的?”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再帮你研究研究,总不能让我的孙媳妇死吧?”林老头笑了笑,安慰道。

“呵呵……”林逸也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林逸对于林老头很是信任,这是一种莫名的信任,有时候,自己遇到了麻烦,林老头的话总能让自己莫名的心安:“对了,我的玉佩,会不会有用完能量的时候?”

林逸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玉佩,自己每天都用来修炼,而那突然出现的莫名其妙的鬼东西也占据了自己的玉佩里面和自己抢夺里面的天地灵气,如果自己的玉佩和王心妍的一样,那岂不是很快就用完了?

“哦,你的不会。”林老头摇了摇头,否定道:“王心妍的那一个是试制品,有缺陷,而你的是成品,没有缺陷,你玉佩中的能量是……哦,简单的来说,你只要知道,是无穷无尽的就好了!”

“原来如此!”林逸顿时松了口气:“那玉佩的事情暂且不论,那株灵药,要怎么获得?”

“灵药……”林老头迟疑了一下,再次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老头子,难道那个灵药也很难寻?七个强大的男主一个女主”林逸的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

只是渗透进去的星辰之力并没有全部被吸收,仅仅是一小部分而已,剩下的估计要到第三层才能彻底消化。

除此之外,林逸还获得了一个临时的技能加持,算是取消原本奖励的补偿,林逸很想说这星云塔还挺人性化,连补偿行为都能做出来……

临时技能——星辰不灭体!

在星云塔中,林逸可以随时调用星云塔的星辰之力加持己身,形成星辰不灭体状态。

除第一层之外,后边的每一层星云塔,都能使用一次星辰不灭体,持续时间三十秒,林逸可以主动使用,也会在遭到致命攻击的时候被动激活。

星辰不灭体的作用,简单点说就是无敌状态!

和星云塔连接在一起,星云塔不灭,星辰不灭体不灭!

别说什么破天期高手了,所有进入星云塔的武者联手一击,也别想伤到林逸分毫!

搞明白这个星辰不灭体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之后,林逸都惊了啊!

真的是除了卧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双胞胎兄弟共用一个女主

三十秒无敌时间,每一层都能使用一次,这是临时技能么?

虽然有些事方寒没问,可大概还是猜得到的。

慈母多败儿,儿子败家,敢打母亲,也和母亲的教育脱不了干系,男人家境不好,却依旧会养出一个败家子,肯定是女人对儿子很疼爱,哪怕自己受穷,也不让儿子受半点委屈,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儿子大手大脚的习惯,家里无论多穷,母亲总是予取予求,儿子也就没那个概念了。

二十五岁的青年,和父亲陪着母亲来医院看病,钱却在父亲身上,从这一点其实就能看出一二,父亲对儿子的德行很清楚,这个钱不敢让儿子拿,哪怕是母亲看病的钱。

人之初,性本善,这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没有天生的败家子,孩子的成长和家庭教育脱不了干系。

也正是因为母亲对儿子溺爱,儿子动手打人,母亲才更伤心。

爱之深,责之切!

自己那么疼儿子,那么宠儿子,生怕他受半点委屈,结果他却打自己,那一瞬间,女人的心就已经碎了,绝望了,对生活没有留恋了。

女人自己都绝望了,感觉活着了无生趣了,身体自然也就垮了,后果可想而知。

他又一次不顾一切地冲到了病人面前。

许阳冲到病人面前,抓起了病人的手,发现病人双手冰冷,已过手腕。他再摸病人的双脚,亦是发现脚冷非常,冰冷已过脚腕。

许阳掰开患者的嘴,观其舌象,患者舌象尖边淤斑成条片,舌苔灰厚腻。许阳再诊患者脉象,发现患者脉大无伦,糟糕,这是阴虚而阳暴绝之象!

这是急症危重垂死之象。

旁边的医生赶紧询问患者家属情况。

患者家属急急忙忙答道:“我……我我我爸爸他之前查出冠心病一个多月了,然后然后然后今天下午两点钟,突然心痛的厉害,然后他就含了硝酸甘油。”

“稍微舒服一点了,后来到下午六点钟,突然心又疼了,然后又含了硝酸甘油,可是没有用,然后又用了亚硝酸异戊脂,也还是疼的厉害,而且越来越严重了。”

“我们我们一看不行,就赶紧把我爸爸送过来了,医生啊,医生啊,你们一定要救救他啊,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爸爸呀!”

家属不停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