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东西!”

“好家伙,藏的够深的!”

“海洋生物确实有意思。”

听到宁飞的话,网友们顿时疑惑不已。

从直播的视频中看去,粉色的珊瑚里没有一条鱼,宁飞说的有东西是什么情况。

【宁观主,你又看到了什么?】

【我们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大家再看仔细一点。”

“下面的珊瑚中,有一种很神奇的生物。”

仿生金枪鱼没有拉近镜头,只是在拍摄着海下的珊瑚。

大家聚精会神看了过去。

终于,有眼尖的网友看到了宁飞说的生物。

【你们看那里,有一双眼睛!】

【真的,好家伙,伪装的太好了!】

【在哪在哪,我还是没看到!】

大家议论纷纷。

下面的珊瑚中,有一只动物趴在珊瑚上面,竟然和粉色的珊瑚融为一体,粗略看过去根本就注意不到它!

用侍女的话说,至三千前年开始,自从那位建立海东城的人族大能出现后,就开启了近代修真。

这个时代对灵具的运用,要了她整整三天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并且开发出许多灵具,是他之前没有见过,甚至是想都没有想过的物事,就好如这灵力越野车,就可以用灵石驱动在陆地上奔行,且速度极快。

但由于灵力物事在生活中的各种运用,灵石自然也就成了重要的战略资源。

现在的灵石,已经成为人们生活必不可少的重要东西,它不但是通行的货币还是修行所需要的消耗品。

所以在李春望看来,由于灵石的普及运用,其珍惜程度不比他之前那个世界低。

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活着,那就要好好活着,第一步怎么也得先把这个小侍女调教好了,美好生活就从调教小侍女开始吧。

于是,李春望道:“寒月。”

寒月略微有些迟疑,回答道:“前辈?”

李春望一皱眉,说道:“不对。”

寒月不解,问道:“哪里不对?”

有的女网友看到这一幕气不过,发弹幕说道。

【宁观主,千万不要被勾引!】

【啊啊啊,我好急!】

女网友们发着弹幕,看到这一幕很不爽。

不过男性网友可不这么想。

【这大洋马身材真不错。】

【这腿好白!】

【日常羡慕宁观主。】

【这个人我好像见过,蛇王的分身十挤进去是国外一个知名的美女旅游家,粉丝数量非常多。】

网友们议论纷纷。

宁飞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只是打了声招呼,便继续朝着前面游去了。

“珊瑚的品类繁多,看上去差别不大,实际上价格千差万别。”

“比如血珊瑚,好的品种价格甚至能卖到上千万。”

宁飞在水下,继续解说道。

【上千万?这样的珊瑚在哪?我去挖!】

【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珊瑚海里说不定会有。】

她怒声说道:“说你是奸人,说你是歹人!有什么问题吗?我跟你讲,无论你怎么狡辩,今天这件事情就是你干的,白家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要把黑锅直接结结实实的扣在苏锐的脑门上了!

苏锐觉得似乎有吐沫星子飞到了脸上,于是摇了摇头,说道:“真特么的恶心。”

说完,他便猛然挥出了一拳!

面对苏锐这样的近距离突然攻击,世界上也别想有几个人能躲开,更别提这白家的小姑了!

这尖酸刻薄的女人只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像是被铁棒重重的打了一下一下,整个人都似乎要疼的炸开了!七天七夜

她连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便已经捂着肚子,重重的跪倒在了地上!

然而,这还没完!

苏锐很少会打女人,但是遇到这种嘴巴恶毒的,他可绝对不会放过!

“好……好疼……”这一口气足足十几秒才喘上来,这白家小姑的脸都憋成了酱紫色!

她已经疼的满脸眼泪了,甚至来不及对苏锐释放出仇恨的眼神来。

那人回答:“暂时还没有消息穿回来,不过已经确认那帮人是从北边过来的,而且出发地点还是京城!”

“京城过来的修者?”

杨天才沉吟道。

虽然武盟如今还没有完全掌握北境修界,但那边已经有无数的门派以及武馆加入到了武盟之中,就仅剩下武阁一个势力在顽抗到底。

联系那批人的处罚的地点以及来历不明的身份,杨天才很快便锁定了目标,将这帮人与武阁紧密的联系在了一块儿。

武阁在这时候过来雷阳,到底是为什么了什么?

难道是……

眸子一缩,杨天才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旋即,他吩咐道:“派几个功夫好的弟兄们跟过去,不停的做七天七夜的小说务必要将他们的行踪给我掌握好了!”

“是!”那人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也没有离开办公室的意思,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看着杨天才。

见状,天才哥无语道:“赶紧去办事儿啊,看着我干嘛?”

杨天才的那跳脱的性格让武盟办事处的人是非常的喜爱,毕竟这没有丝毫架子的领导,相处起来也是非常的轻松。

此人看起来五十来岁的模样,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苏锐能够明显看出来,这女人应该最近刚打过瘦脸针,面部还很僵硬,微微浮肿。

“小姑,苏锐不是那样的人,天涯就是被他救上来的。”白秦川连忙解释道。

他可知道苏锐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小姑竟然敢当着苏锐的面如此辱骂他,万一后者暴起了,谁能拦得住?

白秦川很气恼,这简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真是可笑,秦川,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怕事了?”另外一个叔叔辈的男人说道:“怎么,从马尔代夫度假回来之后,我看你这胆子似乎变得更小了啊!竟然替家族敌人说话!”

这种充满了讽刺意味的话语,狼性军长要够了一次让白秦川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些人虽然都是长辈,但白秦川也有着自己的骄傲,绝对不允许这些人侮辱自己。

他们想要教育自己……得有那个资格才行。

另外一个叔叔说道:“秦川,我告诉你,不要和这种人走的太近,事情一天没有结果,苏锐就一天不能洗脱嫌疑,而且,这件事情九成九是他干的!”

可是这孩子身上虽然没有沾染怨恨之气,没有为他人创造过悲剧,但这孩子本身就是个悲剧。

像这样大的孩子,本应该有无忧无虑的童年,有无限未来的人生!

可是在那个邪恶法师的控制之下,百年来混沌迷茫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可谓是十分悲哀的事情。

哪怕是已经逐渐心性冷漠,不愿意去多管闲事的张凡,也是生起了三分怜悯。

“小家伙,你不如就跟着哥哥姐姐吧,反正你也无家可归,姐姐送你一套衣服,这样你以后就能像平常人一样,和我们玩游戏了。”

花月影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这让小家伙一脸惬意:“姐姐,你的手好温暖,好柔软啊!我好像第一次感觉到有人能触摸到我呢。”

看到这小家伙脸上的表情张凡无奈一叹,花月影则是从天地当铺之中,取出了一套特殊的金色连环甲。

此物乃是后天法宝,可以随着心意变换种种形状,而且此物在三界之中,本身就是养护一些修炼神魂的法门,必须要有的法宝。

他一挥手:“马脸,还不上!”

“是!”原来,这马脸警察的绰号,还真叫马脸。他一点头,凶神恶煞地走上来,一把抓向方川的肩头。

方川如今的身手,哪里能让他抓住,他向后撤了一步,然后又连退几步,到了一旁。

他仙尊的气势顿时爆发出来,怒喝道:“你们敢乱来!不让我打电话试试!”

他这一喝,不说其他村民,就是那胖子队长,都没由来心头一惊,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的头上,让他喘不过气来一样。

那马脸就更丢人了,全身一抖,脚都有些发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马脸哪里见过这么有气势的人,连忙回头,看向队长:“队长,怎么办?”

“哼!”胖子队长心里有点不爽,但一想区区一个小农民,打电话还能威胁到他一个县里的警察队长吗?

他一挥手,道:“我就让你打电话,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方川淡淡一笑,取出手机,想了一下,自己遇到这麻烦,跟官场有关,那么就应该找一下王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