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李自强主任则是个子不高,还有一些驼背,这两年也因为身体的缘故,在饮食上也有了问题,所以李自强主任让人看起来就是一种非常瘦弱的样子,远远看去就是一个瘦弱的小老头子。

听到刘浩的话,孙民生副主任看了一眼身旁与自己身高几乎差不多的刘浩,然后叹了一口气道:“这么说吧,刘浩,你跟着李主任也有两个月了,对于李主任的记忆在一直消退、减弱,想必你也是清楚的。”

听到孙民生副主任的话,刘浩也是点了下头,对于这个问题,刘浩也是在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了,记得自己在刚来急诊科室没有两天的时候,李自强主任竟然都忘记了哪一把是他办公室的钥匙。

而自从有了那次经历,李自强主任深怕自己在会忘记哪把钥匙是自己办公室的,就单独将那钥匙揣在了裤兜里,对于李自强主任的这个记忆力减弱的现象,刘浩是亲眼所见的,此刻听到孙民生副主任谈起,自然点了下头:“这个我在刚来咱们科室时就看到了一次。”

听到刘浩的话,孙民生副主任也是开口:“当然,重生逆袭之头号军婚我也是发现了,不过李主任很是忌讳,所以我就一直没有说过,可是现在呢,终于控制不住,一起发作了。”

梁嘉学觉得他已经对宁穗很给面子了,她比他大三岁,按道理当了两年情人,应当要审时度势的,却是这样做作的性子。

等到梁嘉学洗了个澡,收到了宁穗的回复,宁穗只回了三个字:“不用了。”

梁嘉学擦着湿发,关了手机屏,也没坚持,反正他也不是很想陪她去。

在那之后几天,梁嘉学是挺清闲的,再也不用摆摊,只用上课就好,舒婧大概也是那天晚上舒爽了一通,只在微信上和梁嘉学聊一聊,顾念着梁嘉学课业多,也没让他去找她。

而宁穗,倒是反常,她居然没有烦扰他,微信的朋友圈也没有矫揉造作的更新了。

太过安静,反倒让梁嘉学觉得奇怪。

梁嘉学是在周末准备去医院看看妹妹的时候,又想起来宁穗,便问了一句:“东西打掉了吗?”

宁穗看到“东西”这两个字,只觉得有些刺眼,虽然那只还是胚胎,但梁嘉学用“东西”这个词来形容,真的是太过冷情。

宁穗已经卧床休息一周了,靠在软垫上,只回了个“嗯”。

老子一个工作十多年的老工人,被这种刚来没几年的合同工一天呼来喊去的,你特么的咋没替我想想?重生八零甜蜜军婚

如果没你撑腰他敢这样?你打听一下他这样欺负过多少人了?既然按在地上不算打人,那老子也学他,我也不打他,就按他一会不犯法吧?

张文博平时低调惯了,虽然今天发了下威,但也没表现的多吓人,没感受到被按在地上束手无策的无力感,队长也不当回事,过来抓住张文博头发就打算来个下马威。

还没等他发力一只手早已握住他手腕,微微用力就只觉骨痛于裂,随后一股大力传来,身子已经扑到了地上,和田海并头趟在了一起。

张文博想起刚才差点丢了性命,与犯的这点错误所要承担的后果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于是毫不手软,说到:既然你想做他的保护 伞,就做个彻底,别特么的虎头蛇尾的。

随手一巴掌也拍了过去,他速度极快,在别人眼里也只是轻轻在头上摸了一下似的,完全谈不上打人,队长却脑子一晕,没了知觉。

田海看到张文博今天好像换了个人,不但力气奇大无比,胆子也大了许多,连队长都不鸟。

也失了平日的威风,低声说道:张师傅,今天我错了,给你陪个罪,就饶过我这次,以后再不敢和你做对了。重生之军婚无赖

张文博不为所动,冷冷说道:你得罪我没什么,从你到这队上,你自己算算,你欺负了多少人了?

仗着自己拳头大把谁都不放在眼里,要想让我原谅你也行,给被你欺负过的人道个歉,他们如果不计较我就放开你。

星武大帝眼角抽搐,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今天,可是来翻盘,来赢回上一次输掉皓月晶石的啊!

“庄松干什么吃的,他竟然连林云都抵不过!”星武大帝显得恼怒不已。

“哈哈,星武,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不是庄松不行,是我徒儿太厉害!”火云大帝发出爽朗的笑声。

逍遥楼楼主也笑着说道:“星武啊,你就不该想着来翻盘,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星武大帝听到这话后,肺都要气炸了。

“罢了,一千皓月晶石,给……给你!”星武大帝咬牙一挥手,丢出一千皓月晶石给林云。

他敢跑来翻盘,是他认定林云不可能通过第五关,因为天神宫历史上没谁成功过。

可惜,林云偏偏成功了!

擂台上。

“林云,你……你之前竟然还有手段保留!”庄松目光震撼,手臂麻木的手臂还在颤抖着。

庄松非常清楚,重生之营长的农村媳如果这是实战,林云的剑,就不是停在他喉咙前了,而是直接洞穿!

只因从很早开始,奥门的人都是收看香江的电视节目,奥门人也习惯了,香江政府以及香江几个电视台的掌舵者也巴不得如此。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奥门政府感觉这样不行,一个是涉及到了政府脸面,另一个则是因为一个地区竟然没有一家代表性的电视台来宣传政府的各项政策。

因此奥门政府便打算创办一家电视台。

可是奥门政府有自知之明,这个电视台是吃力不讨好的面子工程,但是又不能不办,那怎么办?

当然是找人了,政府发牌照,让有能力的人去经营。

如此一来,奥门政府就找到了两个何家,何先家族在政治领域影响力巨大,在中上层有很强的影响力。

而赌王何宏则在中下层有很大的名声,同时也很有钱,对于办电视台也有需求。

很快三方就商议好了,把奥门电视台建立了起来,奥门政府不插手运营,将运营权交给双何决定。

可是何宏和何先家族都没有办电视台的经验,两人想要找香江的电视台帮忙,可是同行是冤家,没有哪个电视台愿意帮忙。

刚刚那一幕,看的在场不少永生者都激动起来。重生八零俏佳妻

他们亲眼见证了天神宫历史上,一项新纪录的诞生啊!

“没想到林云先前竟然还有所保留,他二重永恒境竟能爆发出那般强大的力量,太恐怖了!”太古门门主为之惊叹。

“这家伙,太不简单了。”一向很少动容的坤元女帝,也为之感叹。

“果然创下新纪录了,好!”姚副宫主也笑着叫好。

毕竟林云是他天神宫的人才,林云表现得越惊艳,他自然越高兴。

在这之前,他们也不知道,林云是否有实力通过这一关。

“哈哈,痛快!痛快!”火云大帝更是哈哈大笑。

这一关,他也着实为林云捏了一把汗啊。

虽然说他并没有一定要让林云闯过这一关,但内心肯定还是期望林云能通过的。

而且他徒儿创下入门考验的新纪录,他怎么能不高兴?

紧接着,火云大帝看向星武大帝。

“星武,林云成功通过第五关,我们之间的赌约,也有结果了哦,一千皓月晶石,拿来吧。”火云大帝满脸笑容。

宁穗端过餐盘,舀了一勺酸奶,冲着庄恒生娇笑:“你多陪陪我,我不看手机,我看你,眼睛就好了。”

庄恒生将遮光的窗帘拉开,阳光肆意倾泻而入,庄恒生身上仿佛镀了一层金色,他的身型瘦高精壮,皮相也是一等一的好看,比梁嘉学的英俊要更加俊秀些,也更加内敛成熟一点。

他转过身坐在床沿,看着宁穗将杯子里的酸奶吃完,粉唇上沾上一层白色的酸奶,庄恒生抬起手,手指抹去她唇上的酸奶,复而面无表情的舔去手指上的酸奶,整个过程自然却又带着些许的色气。

庄恒生这个人就是浑身带着一股子禁欲感,今天是周末,因为他待会要去和舒婧去一趟岳丈家里,所以已经换上了衬衫和马甲,西装裤没有一丝褶皱,一双长腿交叠着,看着宁穗的眼神沉静中又仿佛酝酿着什么。

“你还是没说,那天谁打的你?”

庄恒生的声音平静,却又自带施压的分量。

宁穗垂眸不语。

宁穗那天直接进了手术室做清宫手术,护士用她的手机看到第一联系人是庄恒生,就给庄恒生打了电话,凌晨三点半,庄恒生接到电话以后就直接订了早上六点的飞机,赶回了江城,直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