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

叶天纵忽然偏过头来,看着林郑州,郑重的说道:“郑州,现在就是考验你的时候了,师父跟我说过你的能力,不是战斗方面的人才,而且多数是以策应为主,那我就希望,你得因地制宜,随时防范周围的情况,但凡有意外的话,你得立刻作出反应,同时化解危机,我对你的几个考验,你都能够顺利通过,不过那都是在处理一些日常的世俗事情,而这一次……”

“嗯,我知道。”

林郑州打断他的话,点头的说道:“这也是我作为您的辅佐,第一个真正的考验。您放心吧,我会随时注意外面的动静。我呢,虽然不像您那样战斗力厉害,可是,我也有我的独门绝技。更何况,据我所知的是,这火凤凰也不是省油的灯,有我和她作为您的左膀右臂,我相信,咱们今晚,必定马到成功!阻断他们的计划,只是一个小概念,更重要的,则是我们需要追根溯源,找到真正的敌人,这样,才能够将所有的希望,都给扼杀在萌芽之中。”

“好!”

俩人一拍即合。

但下面紫薇国修士一路朝天狼国修士那边杀起,这让他还是十分高兴的。

“呵呵,乌狂,你再跟我打下去,你天狼国呀灭亡了。”

“呵呵,灭亡?想多了?”

杜远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变了,同时心里叹了一口气,心里十分惋惜,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能灭了天狼国。

不过一想到自己初级战场没什么决策权利就一阵悲哀。

果然,在等杜远还想继续和乌狂打斗的时候,他脑海传来一道声音。

国战结束,想喝哥哥的特仑苏请回紫薇国。

而同时在所以的紫薇国修士脑海里都出现这道声音。

这道声音让他们十分不甘心的离开了天狼国。

来得快,退回的更快。

中级战场,紫薇国,最高的山,山顶耸立着一座座房屋,房屋中间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宫殿上坐着一个年轻人。

一头银发十分惹人眼。

英俊的面孔,配上精致的五官,活脱脱是一个超级大帅哥。

可一小部分人其实还是知道的,燕医科大的老教授不少,顽固派也不少,很多人对方寒并不喜欢,甚至燕医科大的学生中有不少都是万宝的粉丝。

越是年轻人越容易被万宝的理论引导,毕竟越是年轻人,接触的都是现代化教育,越认可科学,特别是年轻的西医学生们,不少都很认可万宝的认知,这要是让学生们知道方寒就是燕京医院所谓的方医生,那还不炸了锅。

事实上这一阵就有人在网上人肉方寒,只不过效果不大。

一则,方寒毕竟年轻,很多人人肉的范围都是四十岁往上走,年轻人容易被忽视,哪怕有人知道方寒姓方,不信的居多。

二一个,爸爸的火腿肠好不好吃万宝事件之后,罗元辰和周同辉等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多少都采取了一些保护方寒的手段,这就导致方寒本人这边泄露出去的信息不多,偶尔有人提一嘴方寒,也没多少人认可。

现在是没人认可,可方寒要是再去燕京医科大讲课,闹出一些动静,那认可的人可就多了。

方寒现在毕竟还太年轻,水平有了,可毕竟还难以服众。

“可惜了玲珑宫。”

“嗯,这银狐我迟早会杀了他。”

“剑老,你别冲动,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不然在云烟死去的那一刻我就杀了他。”

说到这剑老眼里流下了眼泪。

花仙子见到这一幕不知道从何劝说。

作为云烟的闺蜜,她是知道云烟和剑老的感情。

那可是千年不变的感情,要不是剑老一心想要为云烟报仇,恐怕早就去冥界陪她了。

“让花仙子见笑了。”擦干眼泪的剑老立马道。

“呵呵,只是没想到银狐如此狠毒,得不到紫玉竟然将整个玲珑宫除掉。”

花仙子说到这,剑老的手紧握,指甲进入肉中他都没感觉到,血流了一手都是。

花仙子见到这样立马不再开口。

“如果见到初级战场的方凡麻烦花仙子帮忙保护一下。”

“这?剑老不会以为。

银狐要除掉方凡?”

天已经全黑了,来人看不清他的脸,但他却能看清对方的一举一动,男朋友让我吃他的烤肠不知道这么晚这女人过来干什么?

张文博怔怔望着她,看她这些年的变化,感觉对方更瘦了,显得个子更小了,脸上没有化妆,比同龄人看起来要岁数大几岁,眼角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对方过得肯定不如意吧?

对方也在看着他的身影一动不动,如此天色,她看见的最多只是一团黑影。

然后慢慢蹲下,把手里一包东西放到了碗里,又看了他一眼,起身往来时的路上跑去,脚步有些踉跄,真担心她会摔倒。

张文博好奇的打开纸包,看到那一沓零整不一的钞票,有一百的,有五十的,还有五块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奔涌而出。

“很有可能,毕竟方凡也是玲珑宫的弟子,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宗门的人被银狐设计害死,你说他会怎么做?

要么不报仇,要么就会狠狠的报仇回来。

不管那种情况。银狐肯定会把这些都扼杀在摇篮里。”

花仙子听后连忙点了点头答应。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

“放心,剑老,只要我有方凡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他和保护他。

希望他不要第一时间被天狼国和银狐的人找到。”

“希望吧。”

剑老十分担忧的说出这句话。

随后离开了百花宫,回自己的剑宗。

方凡当一出现后,立马感觉到死亡危机。

这让方凡心里苦笑,尼玛,这每次去一个新的地方,总有人要打自己呢?

随后立马融入空中并迅速遁开。

而在他刚出现的地方被无数道攻击,“轰隆,轰隆…………”声传出,然后那一片空间全部塌陷。

“呵呵,初级战场就是初级战场,如此垃圾的一个人也可以在那里称王称霸,简直笑死了。

这不连我们一招都接不下,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一道阴沉的声音说完就消失不见,同时还有几个强大的修士也消失不见。

方凡感受了一下全是仙尊六层的修士。

爆裂声中,方川淡淡一笑,虚空一抓,一只恐怖大手蓄积着雷电之力,后发先至,顿时抓住了狂奔的张定胜。

“啊!”

张定胜感觉到身后的恐怕危机,连忙加速,可是,加速也没用,只跑出几百米,就被方川的大手抓住。

轰隆!“跪下!”

随着方川一声吼,张定胜整个人被方川的大手拍在了地下,恐怖的精神压力将他死死压在地上。棒棒糖玩b的糖液怎么办

咔咔咔……张定胜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裂开了一样,每一寸骨膜都仿佛被雷电轰击,那种无力感,让他绝望!他看着方川,一脸懊恼!早知道不来了!可是,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早知道?

“是万古圣让你来的吧?”

方川落到了张定胜的身前,居高临下,犹如看蝼蚁一样,庞大的精神压力,让张定胜恐惧到了极点。

“我,我……”张定胜不知道怎么会生出一种只要说了实话,就能活着回去的感觉。

他吞了一口口水,连忙道:“是的,是万古圣师兄让我来的,我是太玄……”“万古圣勾结外敌,镇压我跟刀凤晴,哼,死!”

其实,火凤凰并不是一个很敏感的人。

只是,因为在自己的事情上,她变得很脆弱,或许曾经被抛弃过,所以,每次觉得叶天纵心情不好,或者是发火的时候,就担心自己会遭到驱逐。

虽然火凤凰平时做事情,的确有些小瑕疵。

但是不能够否认她的功劳,叶天纵便是立刻摆手,淡然的说道:“没事的凤凰,他是我的好兄弟,和我是同一个师父,以后,你们俩共同帮我做事情,我做事情,你也知道,我如果真的要赶你走,不会采取这种方式。行了,事不宜迟,咱们还是先说说眼前的情况吧。”

叶天纵的话,就是一颗定心丸。

导致本来摇摆的内心,得到短暂的安宁。

但是,并没有因此而打消火凤凰的任何顾虑,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对阵敌人。

所以,火凤凰没有过多的表露心思,等到这个事情结束之后再说。

她便是深吸了口气,点头的说道:“是这样的统帅。根据我的探子回报,现在在湿地公园四周,都已经被境界了起来。各个出入口,都由一些古武者给把持着,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而天山童姥,貌似正在朝着这边赶来,所谓的两个小时,可能都不到,他们就要展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