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拿这手里不知道写的什么的字帖感叹道......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这写的是啥咱都不知道......但是这也不妨碍夜雨直接拿走啊!这东西咱自己不认识,那文物局的人还能不认识嘛,而且一看就是中文,老西不地道,神州的东西都拿,这可算是物归原主啊

夜雨看着可谓是琳琅满目的宝物,啧啧的感叹着,看不懂的油画......看不懂的字帖......看不懂的水墨画......不知道是啥的盆盆罐罐......还有个大鼎,这个是青铜器吧,厉害了......哦哦哦,这大一颗夜明珠!啧,真亮......嚯!好家伙!好大一颗宝石!就是底下的权杖不咋好看。啧,等等!这是《永乐大典》???woc不会是原本吧......

等等!这!这!这!这tn的是传国玉玺!夜雨嘴都长大了,久久不能合上。夜雨手中颤颤巍巍的拿着这个上面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玉玺,woc,和氏璧的故事谁没听说过,甚至作为修行者已经接近神仙境界的夜雨一眼就看出了这玉玺上面所附着的所谓龙气,甚至说,国运!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说这种风凉话。不要忘记了李倩现在的身份和前途。”薛定文看了那个大佬一眼,老李保安和林雨霏声音平静地说道。

说话那名大佬微微一愣,神情稍有后悔。

不过,他很快又梗起了脖子。

“薛督学,我这算

是什么风凉话?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李倩现在的身份地位已经与陈岳等人截然不同,陈岳以后恐怕连站在李倩身边的资格都会没有。他们的未来,还不确定得很呢。”那名大佬说道。

薛定文一下子默然。因为说话这名大佬说的非常有道理。武道修士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从李倩被检测出是九星资质的那一刻开始,李倩的命运与陈岳的命运就注定不会再有多少交集。

想想也是。李倩以后是手拿把掐的永生境超级大神。即使她只停留在永生一境然后一直不得寸进,寿命最少也是一万亿年。

而陈岳呢,只是有很大概率能晋级到长生境一境。至于他在长生一境之后还能继续取得多大进步,那可是未知的事情。

丹妮尔夏普一直站在苏锐的身边,她的面部基本上都被黑色墨镜给挡住了,让人看不清表情。卫校男教师幸福生活不过,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伸出了手,捅了捅苏锐的肋间,然后微微仰起头,把墨镜往鼻子下面拉了拉。

“什么事?”苏锐用眼神询问道。

丹妮尔夏普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揶揄的笑容来,那意思非常明显:“装逼装的挺像啊。”

“多谢你配合。”苏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当走进全景餐厅的时候,几个人更加的震撼了,云空蓝等人也算是吃遍全国的高档酒店,但是从来没有体验过阿尔卑斯山中的七星级,他们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惊叹,就像是刚刚进城一般。

这种反应正是李万义想要的,他摆了摆手,身后跟着的两排手下已经在两边列队了,气场十足。

“这逼装的,我要给九十九分。”苏锐说道。

“那剩下的一分呢?”丹妮尔夏普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明媚的春光瞬间洒满了整个餐厅。

“还有一分没给,是怕他骄傲。”苏锐淡淡说道。

之前他还在想着过来这处池潭边碰碰运气,不曾想竟然在这里遇上了这帮人,心里自然是紧张不已。

见巴黑神色凝重,肖舜提醒道:“村长说过,冬荒最多还有半个月就要到来,咱们要是离开这里,又该上哪儿去找食物?卫校保安老李的幸福生活”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一时间令巴黑根本就难以回答。

如今荒芜之地内,可谓是一片肃杀,不管是人类亦或者是兽类,都在准备抵御一场严冬的到来,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要找到的充足的食物,无疑是一个难度巨大的事情。

要真是舍弃了这个地方,即便是巴黑这等经验老辣的猎人,也不知道该上哪儿去弄食物了。

但是,他同样也不敢在绿荫村猎人中虎口夺食,这种行为简直就跟找死没有什么两样,说不定最后还会连累清河村。

一念至此,巴黑苦口婆心道:“恩公,虽然以你的实力收拾这些猎人不在话下,可村长之前也说过,绿荫村中现在有修者坐镇,咱们要是得罪了他们,那可就真算是闯下大祸了!”

绿荫村这次就只排出来十二个猎人,现在不多不少,全都围在水潭边,那身后的脚步声,又是哪儿冒出来的?

抱着满心的疑问,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生活看去。

只见一名穿着奇装异服的消瘦男子,缓缓朝着水潭边走来。

大家伙都不知道这位不速之客是谁,不过倒也没有躲过的在意,想当然的以为这是独自出来觅食的猎人。

于是,有猎人满脸狰狞的呵斥了一声:“赶紧给我滚,要是在敢前进一步,剁碎了喂野兽!”

闻言,肖舜顿住了步伐,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那全身戒备的十余名猎人:“据我所知,绝品小保安老李林语菲这儿应该是无主之地吧,难不成我路过都不行?”

那壮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儿现在已经被我绿荫村接管了,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要是在敢挑衅,定让你有来无回!”

要不是考虑到怕惊动了水里的鱼龙,这些猎人有哪里会跟一个闯入者废话,早就上去乱刀砍死了!

在现场和他抱着同样想法的还有一个云空蓝,他没心没肺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哎呀,这可吓了我一跳,要是苏少真的在凯莱斯酒店常年有一间总统套房,我们可就没法做朋友了。”

苏锐淡笑着看了云空蓝一眼,没什么情绪的说道:“我们本来也不是什么朋友吧?”

云空蓝不仅又想起上次苏锐把点燃的雪茄戳进自己喉咙里的事情了,不禁讪讪的闭上了嘴。

云蝶舞看的十分清楚,苏锐此时所流露出来的云淡风轻,一定是源自于他骨子里的东西,这种淡然非常的自然,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多看两眼。或许,这就是男人的魅力了吧。

而在凯莱斯酒店的监控室里面,总经理布茨克斯盯着屏幕,嘴角翘起来,一直在不断重复着:“有趣,有趣,真有趣。”

当他看到阿波罗并没有选择承认自己的身份之时,心情简直要飞上了天。此时的布茨克斯觉得,自己之前打电话请斯塔卢克吃饭的决定,老李头的幸福生活偷瓜实在是太明智不过了!

“要不要再顺水推舟一把呢?”

但是两者没有可比性吧?

王流迟疑道:“卖酒和卖房不一样,不是有点经验就能胜任的……”

新锐不服气打断他道:“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卖东西吗?我卖房也能像卖酒一样卖出去,不信你可以面试一下我。”

小丫头你还来劲了啊……王流挑挑眉:“真要面试?你确定?”

辛蕊严肃道:“我非常确定。”

“成吧,跟我来,我去给你找个搭档。”王流咂了咂嘴,好笑又无奈的带着她出了办公室门,径直去往会议室。

段梅等人还没走,明天就要上任,今天得加加班,熟悉一下御景湾的各项资料。

王流推开门道:“段梅,你过来一下。”

段梅闻言微愣,起身快步走来:“王总,什么事?”

王流看向辛蕊,介绍道:“这是段梅,公司销售精英,现在跟你做一下搭档,你就把她当成顾客,只要能把房子推销给她,面试我就算你通过了,怎么样?”

辛蕊抿了抿嘴,看看段梅,再看看她身后一屋子的人,脑海里一片茫然。

大堂经理看到苏锐拒绝,差点没急死了,连忙解释道:“我不会认错的,您就是阿……”

“我叫苏锐。”苏锐拍了拍大堂经理的胳膊,笑着说道:“所以你真的认错人了。”

苏锐这个答案在让大堂经理困惑无比的时候,也给了李万义一个大大的台阶下。

大堂经理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李万义也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一笑,说道:“就是嘛,我就说你们应该是认错人了,不然怎么会……哈哈哈。”

李万义在那里哈哈大笑,看起来畅快无比。

丹妮尔夏普也走上前来,站在了大堂经理的面前,似有深意的说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是他说你认错了,你就是认错了,你明白吗?”

大堂经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其实,站在其他人的角度,都是可以猜到大堂经理的这种反应已经预示着苏锐有着极为不凡的身份,李万义也不是傻子,可是他偏偏就没意识到,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本身就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他从内心深处还认为苏锐只不过是个落魄的少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