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才俊淡笑着说道:“一万六千八百美元!”

这回,保罗·卡尔听清楚了,他的眼睛瞬间瞪大,惊讶地说道:“一万六千八百美元的跑车?”

“这个价格太便宜了!”

“这是我所了解过的最便宜的跑车!”

“是的,您没听错,我们这款风神一代,定位是廉价跑车,也是世界上第一款廉价跑车!”

“我的天!”

得到了陈才俊的肯定答复,保罗·卡尔有些难以置信,自己随便逛,就逛到了世界上第一款廉价跑车。

“保罗·卡尔先生,我们这款跑车的性能虽然远远不如那些顶级跑车,但是也比同等级的汽车的高一些,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一辆造型炫酷的跑车!”

“您觉得,有着炫酷的跑车外观,却只有普通汽车价格的风神一代,能不能吸引刚出社会手头拮据,却又喜欢出风头的年轻人?”

“如果在您年轻时,您会买吗?”

保罗·卡尔略一思索,就十分肯定地点头说道:“我会买!”

她的双手搂住了苏锐的脖子,双腿盘在苏锐的腰上,就像是个挂在树上的树袋熊!

吧唧!

苏叶直接在苏锐的额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亲爱的,你终于来了!”

两人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亲密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男女朋友呢。

“是啊,我这是姗姗来迟了。”苏锐看到苏叶如此兴奋的样子,心情也是无限好。

他甚至也抱着苏叶原地转了两圈。

“咳咳。咸鱼老爸被迫营业寒门”这时候,波塞冬清嗓子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也稍稍注意一下,我还在这儿呢。”

“老男人,要你管啊。”苏叶对自己的哥哥嗔了一句,随后又在苏锐的额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波塞冬被妹妹怼了,但是却根本不生气,而是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这款风神一代外形很亮眼,开出去绝对拉风,但是就这些性能,就注定这款跑车是跑车界的垃圾。

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车企!

保罗·卡尔的神色变化被陈才俊看在眼里,不过只要保罗·卡尔没走,他就不着急。

针对这款风神一代,公司是特地讨论过营销策略的,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先抑后扬,用巨大的反差给客户最深的印象。

只要有了印象,就迈出了成功最关键的一步!

“陈总裁,贵公司这款跑车,恐怕无法获得市场的欢迎。”

保罗·卡尔有些不吐不快,但是也没有想要得罪人,以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这可不一定!”

陈才俊自信地摇摇头说道。

“因为我们这款风神一代跑车,规定的市场零售价是一万六千八百美元!娱乐之咸鱼弟弟

保罗·卡尔听到这个价格后,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眨了眨眼睛,看着陈才俊,再次询问道:“多少钱?”

无论是和胡家联姻,亦或是和胡家这次翻脸,都是为了这个。

可王云一旦发布这个通告出去,那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大义就不再是占据海家这边,反而主导权到了胡家这。给所有人一个通告,就变成了海家不讲道理。

大义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王云能够吞并齐家,尚旭东绝对是最关键的一环。

其中最根本的就是齐家失了大义,上面秉承的就是大义。要是海家出现类似的情况,会为他们之后吞并胡家增添无数困阻!

你海家本身就不讲理,趁胡家动荡,吞并胡家。这么霸道,要是以后让你一家独大,洛北市是不是就是你们说了算?

你海金才以后是不是打算改成海家城,洛北市是你们海家的城市?

人心都是怀疑的,别人很难不去揣摩。

海明镜也是聪明人,第一时间也想通其中关键,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下心中的惊骇,海明镜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明远不过就是和未婚妻普通沟通罢了。什么动手动脚,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你这些不过是诽谤。哪里是你们胡家见义勇为,明明就是有人暗恋我弟弟的未婚妻,恼怒出手,打了我弟弟。”

此言一出,胡家人立刻不淡定了。

刚才他们还有些激动,我的老婆是巨星谈判了这么长时间,王云出面,他们还是第一次占据了谈判的主导权。

可现在,因为他们本身的一些错误行径,让海明远那番话说出来似乎真的是师出有名。

“你说的对。”王云淡淡道,随即从怀中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只录音笔,按下了播放键。

“艹!我现在就走,回去就和我爸说,胡家没心思和咱们家联姻,我要看看胡家要怎么弄死你!”

“李慕婉,你也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投了这么多钱,别和我装什么圣莲花。要不是你长的漂亮,你以为我和你在这废话?让你搬到海家,那是你的福气。别以为我们的五十亿是那么容易出的,给你个机会,现在坐到我腿上,亲我一口,另外今天晚上就搬到我家!”

很快,海明远那嚣张且霸道的话从录音笔里放了出来。

随即,现场所有人的面色都变得异常精彩。

这海明远还真是他们胡家的福星啊!

柳梦露被麦泽这个问,妈爸的山村休闲生活秦实际上,她有些顾虑的是,如果这么说了,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被传出去,恐怕直接上头条,直接爆炸!

不过,如果不说,那方川肯定会生气。

相比较方川生气,她感觉,还是上头条要好一些,大不了就退出娱乐圈吧!

她想到这里,连忙点头:“是的,他就是我的男朋友,所以,麦泽,你还是叫我名字,或者,叫我柳小姐吧!”

“怎么可能?”麦泽大惊,“你,你不是一直喜欢我的吗?”

“啊?”柳梦露一愣,有些错愕,“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的?”

“你看我的眼神,不是想恋人一样吗?”麦泽大声道,“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爱!你知道吗,是你的爱,支持了我的创作啊!”

“打住!”方川一挥手,做了一个停下来的手势,“你们还是面对现实,这样吧,说直接一点,柳学姐不喜欢你,明白了吧?”

麦泽脸色更加难看,他看这柳梦露,这个支撑着他梦想的女神,被另一个男人牵着手。

“你特么什么意思?破烂金。”

“说!”

金锋有些不解,静静说道:“葛芷楠大首长,我听不懂你的话。”

葛芷楠听了这话,更加狂怒了。

上前两步,指着金锋冷厉的叫喊:“少他妈给老娘装逼装深沉。你特么就是个不要脸的混蛋!娱乐之咸鱼老公”

金锋脸色顿沉,半垂眼皮,冷厉说道:“不要胡搅蛮缠。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说完这话,金锋转身就走。

葛芷楠偏着脑袋,嘶声叫道:“破烂金,你特么就是个杂种。混蛋,王八蛋!”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操你大爷!破烂金。”

金锋有些怒了!

冷喝一声:“够了!”

“信不信我扔你出去。”

这话,对葛芷楠那叫一个没用。

葛芷楠对金锋的威胁完全不在乎。

胸口急速起伏着,一双杏眼血丝遍布,愤怒到了极点。

“就让我亲自去一趟,顺便看看能不能有七彩毒蛇的消息。”

天毒七怪中的一位开口说着。

“好,老七你去一趟!!!”

其余六人都是点了点头。

而在帝都,五大顶尖家族之一的上官家族中。

上官问天一脸愤怒森冷的坐在这,看着其父亲,也就是上官家族的家主上官雄说道:

“父亲,这个血杀太可恶了,竟然敢威胁我,绝对不能放过他!!!”

“血杀乃是大宗师境的超级强者,就连我对他都要礼让三分。”

“你如此和他说话,他没杀了你,已经是你的荣幸了!!!”

上官雄冷道。

“他竟然是大宗师强者?”

上官问天神色一惊,他虽然和血杀接触不少。

但一直都以为对方只是一位宗师高手。

却没想到血杀是大宗师强者!!!

“当然,而且血杀的来头并不简单,我们和他也只是合作关系。”

上官雄沉声道。

“那父亲,狂龙令……”

上官问天说道。

“魔主手中不过只有一枚狂龙令而已,不用急。”

“接下来先全力研制毒蛊人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