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秦月刚刚好不容易止住泪水,听到这话眼泪顿时又不由自主的奔涌而出了,心头那股涌起的暖意瞬间抹平了她所有的不甘和委屈,女人可以很坚强,但同样也很脆弱。

秦月的哭声很快引来远处众人的注意,全都在指指点点,这位玄升中期的狠人真是个多情种子啊,收了两位三仙子还不算,竟然又去勾引别的女人,看这架势应该是在用雷劫点逼这女人委身于他吧,要不然她哭什么?

不过众人也就是看个热闹,沾花惹草是男人的通病,只要实力够强,将再多美女收入房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一点倒没什么好指责的。

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林逸无语的摇了摇头,对秦月道:“好了,你先安心突破吧,其他事情等出来再说。”

“嗯,多谢林大师!”秦月重重点头,转身朝雷劫点走去,不过等她走进雷劫点的那一刻又忍不住神色复杂的回头看了林逸一眼。

她可不是傻子,刚才情绪激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现在稍微缓过来一点之后,立马就觉得这事不太对了。以江河海的能力要说给自己捎一枚聚婴金丹她信,可是雷玄丹?这根本就不是江河海的能力范畴了吧!

他之后向母亲跟狐白他们告别,又找到虎七嘱咐了一阵,才放心离开。

“以现在我的实力……已经用不上那些载具了,最快的,就是我自身。”

林鸿身在别墅区,望向天空刚刚驶过的客机,开口说道。

“嗯,你快,你最快了。”心魔点了点头,却带着挑弄的语气。

“你越来越有人情味了,从一开始想害死我,现在就连没用笼子控着,也不捣乱。”

林鸿嘴角撇起一丝微笑,现在的心魔,都市至尊天帝txt下书网倒跟他真像是兄弟。

“一堆烂摊子,我才不要帮你收拾。”心魔随口答复。

无论像是桃花劫亦或者命犯孤煞,又或者世界将要被毁,他都不想要控制住林鸿,给自己徒增烦恼。

倒不如像现在这样借用系统,畅游在知识的海洋。

“……该启程了。”

林鸿说着,踏出别墅区的大门,在这一刻,他脸上原本的笑容逐渐消失,布满了冰寒,承影剑被他挂在腰间,此刻又成了那个杀人魔,一个令世人胆寒的存在!

这些人当中,有叶布依安插在楼建荣身边的周桉熠,有叶布依安插在金锋身边的朱永革,有叶布依安插在山海地质队的第二队长唐灿。

这其中,还有已经废弃从未激活过的诸多智力不亚于周桉熠、战力不亚于朱永革、全才不亚于唐灿的暗谍。

这三个人,都是叶布依当年亲自挑选亲自培养的超级暗棋。

在叶布依说完话的一秒之后,周桉熠平静出列!

跟着,朱永革和唐灿昂首阔步出列。

又跟着,又有四个男女出列。

再跟着,所有的人全部上前一步!

所有的人目光凝沉,斗志昂扬,漠视生死!

“杨倩莹,你都做妈妈了。你就……”

那叫杨倩莹的女子已经过了三十岁,混沌天帝身材已经走样但容貌依旧美艳。杨倩莹抬臂向叶布依敬礼:“这里所有人,就我一个人在后勤的时间最长。我做后勤是最好的。”

“孩子,有人带。”

叶布依轻然点头转向另外两个人:“唐胜,高崟。你们父母身体不好。还是别去了。”

林逸身上怎么说也是有着雷属性灵根的。一般的雷击对他来说非但没什么危害,反而算是一种难得的补充,可以让他的雷电威力更强。只有超过了他的承受上限,才会造成真正的雷击伤害,不过即便是这样伤害也要大打折扣。

所以冲击玄升,别人没有雷玄丹护体是九死一生,但是对于林逸,不能说一点影响都没有,但顶多也就是小麻烦,让他凝聚灵根的时候稍微受点干扰罢了。

如果不是有这份强大的自信,林逸就算再同情秦月,也不可能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他还不至于同情心泛滥到如此不可救药的份上。

端坐在雷劫点之中,林逸深吸一口长气,都市之全能天帝下载闭目调整状态,正式着手冲击玄升!

那些还在围观的众人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他们听信了王典刑的话,还都以为林逸就是玄升中期高手,可是一个玄升中期高手跑雷劫点里面去干蛋?

莫非这家伙不是玄升中期高手?众人心中刚刚冒出这个疑惑,随即就见雷劫点之中的林逸开始全力运转心法,防护阵只是起到保护作用,并没有阻隔掉里面的情况,众人顿时都惊呆了,这家伙居然是元婴大圆满?!

刘王力跳下了警车,有些惊讶的看着地上的三死一伤,以及两个被解救出来的受害者,对宋凌珊竖起了大拇指:“宋队,你也太牛了吧,一下子就找到了器官贩卖集团的窝点?”

“这……”宋凌珊听了刘王力夸赞的话,顿时有些脸红,咳嗽了两声道:“这里根据我初步观察和判断,并不是犯罪团伙的老窝,只能算是一个中转点,将抓来的乞丐、流浪汉和残疾人押送到这里,然后等待着进一步的犯罪行动。”

“那也很厉害了!我们一队人不睡觉的全城搜寻,至尊战神都没有什么线索,宋队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另外一个刑警队里面有老资格的大队长也是很佩服的说道。

之前宋凌珊担任市刑警支队支队长的时候,这些下面的大队长都不是很服气,不过随着宋凌珊连续破了几个大案要案,再加上宋凌珊那在警界比武赛上第一名的身手,他们现在是都对宋凌珊服气和佩服的很!

宋凌珊更是有些脸红……想想自己刚才和林逸撒娇,就换来了这么重要的情报,宋凌珊觉得很惭愧,自己的功劳是这么来的,让她觉得有一种骗人的感觉……

“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功法!”

段、金两人满是诧异。

“是不是无相神功,我今晚去探他一探。”

“白老,万莫小心!”

“放心,以我的轻功,先天境高手也未必能难得下我!”

………………车队不快不慢的行走。

四个时辰后。

车队在一个平缓而向阳的地方停下,作为营地。

半夜。

除了外围巡逻的神风镖局众人在策马走动,整个营地都静了下来,就连熊熊燃烧的火堆,也慢慢暗了起来。

一道青色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往陈修的马车而去。

牛车上。

陈修盘膝而坐,手里一左一右的拿着两本册子在观看,都市之天帝降临左边的万里追风步,右边的是逍遥御风步。

车外万如意手下的护卫已经睡着。

忽然。

陈修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轻声说道:“原来如此!”

他直接跳出马车向一旁的小树林奔去,左足跨出,既踏‘中孚’,立转‘既济’,甫上‘泰’位,一个转身,右脚踏上‘蛊’位,向前撞出,身形如魅影一般。

在路上,他们两个自然也是没有半点陌生的闲谈了起来。

林欣边走着,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叶君泽说道:“学弟那个冠军奖池的事情你看到了吗?”

叶君泽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回应道:“看到了,我还给学姐你投票了,但是我手头上现在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奖品,只能以后找机会再送给学姐你啦。”

林欣听到叶君泽这样说,脸上闪过一丝仿佛带着甜蜜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叶君泽还觉得自己没有投入彩头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林欣听到他的话以后,心里想的就只有,“原来学弟已经认定我会赢得冠军了,为什么要这么相信我呢。”

如果被叶君泽知道了林欣的想法的话,恐怕也只会有些尴尬的笑一笑,并且心里暗道自己并没有想过这么多。

林欣脸上泛起笑容,摆摆手说道:“没关系的啦,你有这份心就很好了,奖品什么的也不是那么重要。而且要是万一我输了的话,你真的放入奖品不就便宜了别人了嘛。”

叶君泽挠挠头,笑了两声,说道:“怎么会呢,学姐一定会获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