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自己就不应该为了李小梅那顿饭答应参加比赛,这多出了那么多事情。

本来所有人弃权,她终于可以走了。

但突然又冒出一个人,要和自己比赛,她又走不了了。

一个早上,她的心情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下高兴,一下烦躁。

这都是什么事啊!

江菲菲从跑道的另一边走过来,径直走到了裁判的旁边,看着他又说了一遍。

“老师,我要代表我们班和十五班比赛。”

听了这话,裁判转头看向夜小莹,“夜同学,你要跟她比吗?”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却是非常期待夜小莹能够答应的,一想到这,眼神中的期待之前更多了。

夜小莹实在没想明白,为什么江菲菲那么喜欢和自己比赛。

这是比上瘾了吗?

她有些无奈地对着裁判点了点头,反正那颗加速丸都花钱兑换了。

不用白不用。

既然江菲菲不怕丢脸的来和自己比赛,那就陪她玩一玩吧,就当打发时间了。

“哦!怪不得我觉得眼熟。”苏小北马后炮的来了一句:“原来是秦将军。陈辉苏雪全章节阅读”

赵灿尴尬的说:“青姨不好意思,我刚才以为是你先生,抱歉。”

“没事。”

青姨退后一步,看着赵灿,然后指着照片:“你们觉不觉得赵灿和秦世溪长得很像,特别是眼睛。”

“是吗?”

其他人凑上来比较一番:“是有那么点相似,赵灿你该不会是秦家的私生子吧?”

苏轻语开玩笑的说。

其他人点点头:“有可能。”

赵灿:“胡说八道,我地地道道的农民,哪能攀上这种大人物。我虽然和秦非认识,但是我还从来没去过秦家。”

“地地道道的农民可没钱来魔都买别墅哦?”

呃.......

赵灿岔开话题:“对了,青姨怎么只有半张,另一半呢?”

“没了。”

“没了?可惜可惜.....”赵灿:“从照片上看,另一半应该是秦老将军的心上人,这是他们的合影,实属可惜。”

狐媚子绷紧的身体突然如松垮的弹簧,瘫在床上。大汗淋漓的她定定看着金锋,忽然间展眉一笑,瞬间万种风情摄魂夺魄。内媚到骨髓。

饶是穿着宽松的病服,也盖不住那傲视群芳的绝顶身材。

“弟弟,姐姐认输了。你可怜可怜姐姐,让姐姐走吧。姐姐一辈子感激你。”

“我们宝岛沈家这一房,也就剩下姐姐一个人了。至尊高手陈辉全文目录你可怜可怜我吧。”

哀婉凄绝的话语之后,狐媚子泪水长流,梨花带雨惨然哀泣。

“弟弟,你饶了我吧。琪琪知道错了。当年,你也是喜欢琪琪的。对不对?”

“你放了琪琪,我们沈家所有的收藏都给你。包括三清图子牙鼎和告神贴。这些我都给你。”

“你看在我二伯三伯的份上,放了我吧。我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要报答你。”

素颜的狐媚子珠泪如雨,神情悲惨声音断肠,叫人心生不忍。

“你自己的作的孽,你自己承担。”

“给我兄弟生够二十个孩子。我保你安享晚年。”

...

...

赵灿给武空空打了个电话,征用一下房子住一晚。

武空空同意了,把房号和密码告诉给赵灿,前提是别在我房子里乱搞,当炮房坚决不行。

...

...

下午2点。

苏轻语她们三个还是很识趣的不再当电灯泡,回到宿舍,至于赵灿和薇薇安她们爱干嘛干嘛,没人管。

目送苏轻语她们离开,薇薇安拉着赵灿来到大礼堂。

大礼堂今天没有演讲,大门紧闭。

“来这儿干嘛?”

“之前我说过要编排了一支舞要跳给你看,你看不看?”

“看吧。陈辉苏雪姐夫你好坏”

“嘁!那么不情愿,还是算了。”转身就走。

赵灿一把将她拉回来。

“你生气了?”

“嗯,我辛辛苦苦编排了两个礼拜的舞蹈,你就这么不情愿,我多伤心。”

“那行!你跳给我看,可是这门......”

如果赵灿没钱,或许还能接受。

可是现在赵灿是神豪,不缺钱的那种,这种事可不想乱认亲戚。

赵灿看到对面一脸奸诈的青姨,心里就来气。

随即想了想,就跟武空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想把房子写在她名下,很可惜武空空已经有了汤臣一品,按照限购的条件,是不符合的。

如果非要上在武空空名下,武空空需要去运作一下,这需要时间。

赵灿就挂断电话。

想起了宁阮的父亲宁南,他是魔都市wei书记,这点小事应该不能,想想还是算了,现在打击力度很大,不想给宁南添麻烦,要是再找宁南,自己和宁阮的关系就跟说不清了,要不了多久就传出赵灿买婚房要娶宁阮。

失望中。

但是这事拖不得,赵灿可不想被青姨这老太婆白白坑几个亿。

突然。

赵灿想起来苏轻语。

她是魔都本地人。

如果.......

如果我先上到苏轻语名下,以后在操作一下到自己名下,应该没问题。

这是老巴自己的嫡系队伍。至尊高手苏雪 第6章

最近老巴的日子极其难过,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如同一座座埃菲尔铁塔压得老巴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见到金锋如同见到了大救星,老巴激动拉着金锋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倾述自己的不幸和委屈。

“亲爱的金,你看看我头发,我头发都白了一大半了。自从我回到浪漫之都,我就跟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头呀!”

“他们,是要把我往死里整了。”

“不过,我不在乎。我都六十五的人了。能做一任春秋五霸,我也知足了。”

“核密码老子都玩过,这辈子也够了!”

一边倾吐自己的不幸,一边毫不在乎的自暴自弃。一边,又悄然观察金锋的神色。

老巴所遭遇的情况要远比大逼王的严重得多得多。

就连刺杀都出来了,这摆明要把老巴玩死里整。

最为严重的,是大铁头推出来的白手套。

这只白手套极有可能取代老巴的位置。到时候,老巴就会成为一团面团,任由大铁头随意揉捏。

“有道理.....”

“走吧。”

赵灿心灰意冷,过了今天,下次可没限免卡了,这套房子也买不起了。

苏小北本来要亲眼见证奇迹的时候,却来了这么一遭,苏雪陈辉都市笔趣阁还好没买,我就有机会,下次让苏轻语牵线,这单生意就是我的。

...

...

中午,苏小北非要请大家吃饭,献殷勤。

饭后主动给赵灿交换了手机号码,并向赵灿保证,这两天再给你找一栋符合你要求的别墅。

赵灿只是说不用了,过来今天,自己也买不起房了。

买不了公馆就算了,以后等其他暴击卡来了在买。

苏小北下午要上班,于是先离开。

...

...

苏轻语:“阿灿那你今晚住哪儿?”

“我随便。”

阿依热:“要不住我们寝室吧,我们寝室还有一张床哦!”

薇薇安:“........”

“宋凌珊?”谢雨枫听到这个名字,就反应了过来:“宋家的宋凌珊,我好像见过一面……好像还可以?”

岂止是还可以?谢雨枫听到与他定亲的人是宋凌珊,心中顿时高兴的不得了!

宋凌珊长得不但漂亮,身材还好,xiong脯也大,谢雨枫都想嘎嘎偷笑了!这种极品弄来做老婆,自己以后有的爽了!

本来,谢雨枫对于和自己联姻的女人,没有什么太多的兴趣,毕竟雨家注重的是整体的利益,如果弄来一个难看的女人,谢雨枫也只能认了!反正只要将婚姻维系下去就好了,自己偶尔临幸一下这个女人,其他时间就自己去玩儿了。

但是父亲的话,却让谢雨枫的心中燃起了yu望之火!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恩,我觉得也不错,她目前就在松山市警局上班,所以我的意思是,你留在松山市,和她先接触一下,培养一下感情,等到过一阵子,林逸的事情结束了,你就和我去宋家拜访一下,正式提亲!”雨水星说道。

“行,没有问题!”谢雨枫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啊!他正愁松山市的生活有些无聊呢,这就有事情可做了!泡妞儿一向是谢雨枫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