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我都还没跟她说这事呢。”

贺新摇摇头,小豆丁的老公宋哥就是博纳的高层,消息肯定是真的。

是大片,从一开始就是按照大片的路子来的,筹备期长达一年,还为此专门在上海的胜强影视基地建了一座城,来展示一百年前香港中环的场景。车墩影视城拍摄的只是内景部分。

而且这部片子还是博纳迄今为止投资最大的一部电影,据说光博纳一家就掏了七千万,占到总投资的一半。

“胡姐还听宋哥说,陈可欣这人表面上看起来很耐斯,很有礼貌的样子,其实性格特别倔,一般意见都听不进去。听说他之前在拍的时候就跟美国的制片方闹的很不愉快。这次拍,博纳这边考虑到商业元素,几次想调整一下剧本内容,结果都遭到了他的反对。”程好继续道。

说着,她一脸犹豫道:“陈可欣虽然是大导演,但我怕他到时候不好打交道。而且他手底下的人手脚都不干净,别到时咱们跟博纳一样,被别人当成冤大头。”

贺新这时总算听明白了,可能钱只是小事情,更多的恐怕还是理念不合。想想其实挺简单的,于东做发行出身,博纳第一次斥巨资投入如此一部大片,商业收益无疑是最重要的。但据他和陈可欣接触下来的初步印象,感觉这个人拍电影还是很有想法,听起来更注重电影里的艺术表达。

跟香港人谈事情,有一点挺好,吟呻造句不用虚头巴脑的,丑话先说在前头。

陈可欣并没有介意,见他这么爽快的答应,心里还暗暗松了一口气,听到最后甚至还笑道:“这些当然没问题。其实之前董先生就跟我说过了,程小姐作为东京影后,我充分相信她的实力。贺先生果然是情深义重啊!”

贺新被他冷不丁的打趣,都有点不好意思,只得呵呵干笑了两声。

“哈哈!”

陈可欣见他一副局促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

贺新都不知道他的笑点在哪里,难道老子捧自家的老婆有这么可笑吗?

虽然脸上不好表露出来,但心里却很不爽。

好在陈可欣马上摆着手,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很久没笑,失态了,不好意思啊,贺先生。”

说着主动伸手过来:“合作愉快!”

“呃,好,合作愉快!”

贺新有点跟不上他一脚高一脚低的反应,忙站起来跟他握了握手。

好不容易给杨云帆留下好印象,这会儿,她可不会蠢到为了欧阳康这个废物,去得罪杨云帆。

“欧阳家,不足为虑!”

“怕就怕,其他家族趁机浑水摸鱼!”

此时,讽刺总无病而呻的人叶青黎的脑海中,闪过了几个可疑的家族。

那些人在白云峰开启之前,就一直在收集相关的资料。

其中,摘星府李家便非常的可疑。

这个家族,擅长炼制各种丹药,表面上与任何人关系都不错,可暗地里,却是下手极为阴狠。

“摘星府主,李归年,他这会儿,似乎也在白云峰的东侧?不知道,这家伙在做什么?”叶青黎对于摘星府主李归年十分的忌惮,这人虽然实力不是顶尖,可却经常搞出一些小动作,让人防不胜防。

刷!

叶青黎微微皱眉,心中始终有一些不安。

下一刻,她破空而去,紧随在杨云帆的身后,也进入了那一圈灰暗的雾霭之中。

……

白云峰东侧。

同时,升平帝精神也渐渐的恢复,脑海中无比的清明。

过了片刻,升平帝脸色大变。

他恨的咬牙切齿:“这个贱人,贱人……”

升平帝心中对于田贵妃的爱意和怜惜以及看不到她就特别难过的那种情绪完全消退了。

他恢复了一个帝王应该有的理智。

而恢复过来的升平帝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用别人告诉他,他自己就无比的清醒。

想到田贵妃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控制了他,让他对田贵妃那个老女人不离不弃,言听计从,升平帝就觉得一阵恶心。

再想到这么些年来他为了讨好田贵妃任由田贵妃祸害了多少宫妃,又由着她害死了那么多的皇子公主,损一个总无病而呻的人升平帝更是恨的想要将田贵妃抽筋扒皮都不解恨。

他目光沉沉,满是厉色。

不是罗小花把钱看得太重,而是每个人都应该有每个人的生活,不能够去依靠一个人,那如果那个人倒了,其他人不都废了。

所以,只要是赚钱的项目多多益善。

ヾ(????????)??~

“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这罗小花前脚刚走,萧三就过来了,所以,他可是等了好长时间。

“你今天来这么早?”按说萧三因为最近在帮她负责夜市的事情,一般五点钟才回来,而这会儿才四点半呢!

因为收购的小龙虾都是村里人来卖,所以,平时就是六点钟开始收购。不过,白天也有,但是,因为白天都要做农活,所以,晚上居多。

为了能够收到足够多的斤数,又不会浪费,罗小花一般都会在头天跟别人约好,让他们第二天准备多少。

如今小龙虾在南城还不是特别火,也没有人养殖,所以,如果老汪他们再多要,她还真拿不出那么多货。

有了今年的生意,年底她就应该着手弄一个小龙虾养殖基地了。毕竟,小龙虾的繁殖能力强,还容易养活。

“走!”

到了半空之中,他习惯性的准备调动世界之力,御空离开。

“嗯?”

“不对劲!”

只是,他在虚空之中随着惯性飞了数十里,当起初的肉身力量带来的冲劲耗尽之后,他猛然间发现,呻形近字自己体内残存的世界之力,根本无法外泄。

而外面虚空之中的世界之力,又被彻底隔绝,无法被他吸入体内运转。

“靠!”

“不会吧?”

在这样的状态下,欧阳康恐怖的发现,他竟然连筑基境修士都能完成的御空飞行都做不到。

“不要啊!”

这会儿,欧阳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下落,速度越来越快,与地面越来越近,他惊恐万分,发出一阵大叫:“救命啊……”

只是,这里地广人稀,谁也没工夫来理会他。

“砰!”

下一刻,大地一阵巨响,翻起滚滚烟尘。

欧阳康从高空跌落,重重的一头栽进了泥土里,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数十米深的人形大坑。

现在公主就算回去也晚了,还能改变什么?

“想让我交出项链可以,金冠呢?”三娘问道。

尼克冲一名手下示意,对方打开车门,从里面超出一个木箱。

“东西在这儿,不过,这东西我也要带走。”尼克哈哈一笑。

本来他的任务就是截获金冠,用呻呤造句逼迫公主交出七彩项链。

但他觉得,金冠也可以自己留着,这东西价值连城,听说前段时间,拍出了一个高价!

“尼克,你!”三娘气得不轻,尼克竟然还想要拿走金冠。

“公主,把项链拿出来吧!”尼克狂笑一声,一步步走向三娘。

三娘忍不住开始后退,无助地看着周围。

姜枫那混蛋到底上哪儿去了,都这时候了还没有出现!

再不来,金冠和项链就都保不住了!

就买这时,突然细微的破空声响起。

尼克脸色一变,这声音他太耳熟了,昨天才领教过!

来不及多想,尼克急忙闪躲。

张斐然瞬间就明白了苏锐的意思!

一股冷意开始在她的身上弥漫!

“如果那两个绑匪能够在把你抢走的同时,顺便干掉我,就能够达到他们今天晚上行动的最佳效果。要知道,今天晚上我是和你在一起的,我死了,你被绑走了,一切后患都消除了,但是,如果你被绑走但是我却活下来,那么我就成为了杀害你的凶手,就算别人没有证据,我也会成为整个首都怀疑的对象,这跳进黄河也别想洗干净。”

张斐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对方的阴险心思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ps:感谢村口第一恶霸的万赏和号的五千赏!

感谢每天上纵横、天狼殿幻狼、贷款小哥、光音溟、心就像玻璃杯、、首都武装部长、鬼灬儛、成员鞠躬、邪王ne、ggg王少、书友、杨羊得亿、宓正诗、哈哈、江南怪才、心就像玻璃杯、、天狼殿幻狼、青年学者、雨过天晴、鱼乌酒、、儿帅哥、姑姑是我女神、丿夜染伊人香、阿qie、哥是钱家四少、只为_那个她、逗丶逗丶飞、free飞羽落尘、、而是她来、书友、小师之、yy@百度、王军舰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