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真愿意步步退让?还是你故意用的骄兵之计?”

“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

“因为我要配合金先生的行动。”

王晓歆在第二天就走了,理由是多看梵青竹一眼都是恶心。曾子墨自然明白自己的闺蜜所说的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王晓歆的心。

金锋说得对,王晓歆舍不得放弃自己的事业。舍不得王家,更舍不得神州。

梵青竹可以舍弃在梵家的一切包括变卖掉自己的股份而去追随金锋,跟金锋同生共死。但王晓歆做不到。

或许在王晓歆心里,她爱的是曾经那卷缩在神州可以忍受一切委屈的金总顾问,而不是现在自由翱翔九天之外无拘无束的金大骑士长。

曾经的金锋,王晓歆能看得见,能抓得住,也能有期盼。现在的金锋,飞得太高,让王晓歆扇动翅膀使劲的追,却是怎么也追不到。

王晓歆的心里依然还深爱着金锋,只是这份爱,变成了最固执的等待和藏在心里最深处最纯真只有金锋才能触碰的那一个禁区。

另一边。

林府中。

林云在府邸之中,招待着前来迎接的宾客。总裁大人宠入骨沐笙箫

但在接待完一批之后,林云发现,突然没宾客来了,这倒是有些出乎林云的意料。

“林云大人,我刚刚听人传闻,东郭党有令,他们所有人不许来给你祝贺,这个消息一出,大家都在猜测是怎么回事,便是那些没加入任何派系者,也不敢来给你祝贺了,这些人即便没加入东郭党,可也不愿意得罪东郭党。”管家向林云汇报。

“没人来,我倒是轻松了。”林云笑着道。

林云也不缺那一点贺礼。

金锋对此相当气结,当场就跟梵宗楷翻了脸。

但梵宗楷却比金锋更凶。

“论灸术一道,这世界上真没人能跟你相比。不过论药理,你敢说你就是天下第一?”

“你敢保证自己身体没事?”

这话顿叫金锋无力反驳。

老家伙现在已经卸下了所有职位彻底裸退再不问江湖世事,没了俗事烦扰自然也不会有小辫子让金锋拿捏,说话那是直戳人心窝毫不留情面。

“你敢拍胸口保证就不是你的问题?冥王大人宠入骨”

“你要敢保证的话,那就换一块地播种试试?比如说……”

“我孙女!”

“要是青竹这块地都种不上……没关系,咱们再换一块地。”

“比如说,王大统领,还有李心贝,还有那谁……”

赵老先生在旁边飙出一长串的女孩名字:“黄薇静,楼乐语,葛芷楠……”

跟着赵老先生咳咳两声一本正经慎重补充说道:“不行就弄块外国地试试,比如梅格莉娅女王,丽芙泰勒……”

再然后,柳昊便走到了薛珏的身边,同样从他身边的另一位宫装女子手中接过属于薛珏的奖励。

同样是一个样式相同的徽章,只不过剩下的两件东西却并不是和叶君泽他们一样的玉瓶了。其中一件物品是一个玉简样式的东西,而另外一件则是一把造型奇特的物件,光看外表也无从判断是不是法器。

柳昊在为薛珏颁过奖励以后,便看着他,笑着说道:“怎么样,今天这场比试结束以后,你可就是三冠王了吧,感觉怎么样?”

薛珏闻言,点头应答道:“还是很不错的,毕竟也是我最后一次能参加学院大比了嘛。总裁大人要够了没就是可惜四年级就不允许参加了,不然的话,我或许还是可以保持四冠王的。”

叶君泽接过小玉瓶,认真的说道:“谢谢柳主任。”

而柳昊只是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客气,这是你应得的。”

然后柳昊便从宫装女子手中接过了最后一件物品,是一把二尺左右的纤细小剑。

柳昊把飞剑交到了叶君泽手里,再次说道:“因为在之前的比试上看到你施展出了相当惊艳的剑术技巧,但是因为时间上太过仓促,来不及为你量身定制一把飞剑,所以我们就找到了这把珍藏的法器飞剑,希望你能够喜欢。”

叶君泽看到这把飞剑的第一眼,眼神便一亮,看着便很是喜欢的样子。叶君泽接过飞剑,连忙点头说道:“我很喜欢。”

“那就好。”柳昊欣慰的点头,然后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的样子,看着叶君泽点头说道:“对了,这把剑还没有名字,不如你就为它起一个名字吧。”

叶君泽闻言,仔细看向手中的飞剑,其上的花纹繁复,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断的闪烁,墨时澈洛蔷薇全文免费阅读如同明亮的繁星一般。

叶君泽见状,眼神当中露出思索,点头说道:“那就叫它摘星吧。”

柳昊笑了笑,轻轻点头,没有再说些什么。

然后柳昊便转过身,站在叶君泽等人的前面,再次面向观众席上的学生。

柳昊脸上露出笑容,轻轻点头,然后便说道:“经过为期将近一周的比试,我们在今天的总决赛上终于迎来了最后的三位冠军。”

柳昊顿了顿,便继续说道:“他们就是来自一年级的叶君泽同学和二年级的林欣同学,以及三年级的薛珏同学。大家再次掌声鼓励一下我们的三位冠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直到现在站在这里,他们都辛苦了。”

听到柳昊的声音,所有的学生们也都再次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鼓起了掌。就像柳昊说的那样,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比试,台上三个人的表现,所有人都能够看在眼里,尤其是在今天的总决赛的舞台上,他们更是展现出了相当强大的实力,每个人都在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断地付出自己的努力,而他们的这些努力也终究没有白费,此刻正在众人的注视下,展现属于他们的耀眼时刻。

等到众人的掌声逐渐平息下来以后,柳昊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便再次说道:“很好,囚爱成瘾抢来的新娘看的出来大家都很热情,也能够看出来你们也非常认可这三位同学在这一次的学院大比当中的表现。”

“这个恐怕我没办法做主,小姐,这是楚先生交代的,您看……”福伯有些为难的说道。毕竟他是一个司机,虽然是楚鹏展最信任的人,但是夹在他和小姐中间,实在不好办啊!

“算了,我亲自和爹地说好了!”楚梦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最新款诺基亚E7拨了出去,是前一阵子搞促销存话费赠送的,她和陈雨舒一人买了一只。

林逸则是有些眼馋的看着楚梦瑶手中的手机,自己是不是也应该买一台手机了呢?不然打电话实在太不方便了。

“爹地,我是遥遥呀!”楚梦瑶近乎撒娇似的腻声说道,弄得林逸心中一阵酥麻,原来女孩子撒娇时的声音可以这么好听啊?

“是瑶瑶呀,什么事么?”楚鹏展正在给公司开会,不过见到女儿的电话,还是接了起来。

“是这样的,老爸,你给我找的这个什么挡箭牌呀?是不是随便从农贸市场雇佣来的?”楚梦瑶有些生气,从小到大,父亲还没有如此敷衍过自己呢。

“你说小逸呀,呵呵,他是爹地特意不远万里,从西星山请来的,不但学识好,而且功夫也好,更难得的是人品更好!”楚鹏展笑呵呵的说道。

“被边缘化?”林云笑了笑。

这时候,管家来报,又有不少宾客前来,已接到院子里。

“东郭奇大人,代我谢过相国贺礼,我还有诸多宾客要招待,恕我不能久陪。”

林云说完之后,当即起身,往外走去。

“哼,不知好歹。”东郭奇冷哼一声,随即也起身离开。

……

东郭府。

被拒绝的东郭奇,回到府邸向东郭烈复命。

“少爷,这家伙拒绝了我的邀请。”东郭奇汇报道。

“他拒绝了?”东郭烈眉头一皱,显得有些惊诧。

他原以为,这个叫林云的家伙,肯定不敢拒绝,会乖乖答应,并在以后为他东郭家族当走狗,毕竟他东郭家族势力何其之大?

他可是向他父亲拍着胸膛保证过,这件事交给他绝对没问题的。

如今被拒绝,自然令他感觉到极为不爽,也令他难以向他父亲交代。

“看来他是真不知道我东郭党的能量,立刻吩咐下去,东郭党所有人,不许去给他祝贺,先让他见识一下东郭党的能力有多大,我不信他不慌!”东郭烈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