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那你想见他么?”事到如今,林逸也知道瞒不住了,于是问道,不过林逸看来,许诗涵还是比较镇静的,她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可以十分理智的面对这一切。

“他不见我,自然有他的苦衷,我见不见,也无所谓了,虽然很想见,但是我知道他很好,就已经心安了……”许诗涵苦笑了一下,道:“说实话,我记忆里,对他的印象已经不多了。”

林逸点了点头,看向了冯三荒,道:“冯三荒,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了么?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不少,剩下的,你来补充吧!”

“好吧……”冯三荒也是无可奈何,林逸说了这么多了,他说不说,意义已经不大了,就算是冯天麟责怪起来,也有林逸顶着,他也就实话实说了:“许小姐,我是您父亲派来保护您的保镖!其实,主人一直都是关心你的,这些年,你在星路上顺风顺水,其实也是主人暗中帮忙的,有图谋不轨的人。我会帮您解决,有来自于公司的压力,主人会动用他的关系来摆平,这些,你也应该感觉到了……”

“原来如此……”许诗涵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这些年,其实许诗涵自己也觉得,她的星路实在是太顺了一些,没有遇到什么所谓的潜规则,拒绝了公司的一些活动。重生之男神要从娃娃抓起公司也没有将她雪藏,反而依然笑脸相迎,所以许诗涵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妈咪能不能陪我玩。”

顾眠微微的愣住神,随即便将霍司煜喜欢的棒棒糖拿出。

“乖,跟妈咪说一下怎么了,为什么哭。”

语毕,霍司煜抽了抽通红的鼻子,泪水再次在眼眶中打转。

“爸爸是坏人他不让我来找妈咪,爸爸是坏人。”

霍司煜说完后便将泪水涌出,急的顾眠赶忙擦拭。

想着之前霍临渊便不愿意霍司煜来找自己,想必如今也是为了此事发生的争吵。

“乖,妈咪陪你玩。”

看这威势,霍尔曼不敢怠慢,枪口一转,直接朝着黑影连连开枪!

他的枪法也算是极为不错,这几枪也全部命中了目标!

可是,当这黑影落地之后,却只是一个留着六个弹孔的黑袍而已!一道残影从半空骤然闪过!

而此时,愣在当场的宋亿利已经不见了踪影!

霍尔曼追出院门,四下检查,却没有看到别人的身影!

难道说,宋亿利生生飞走了不成!

看着地上的黑袍,霍尔曼的神情十分凝重,在这一刻,他意识到,在自己准备对着宋亿利开枪的时候,有个穿着黑袍的人从院墙外面冲了出来,而在自己调转枪口的时候,这黑袍中的身影已然脱身而出,抢走了宋亿利!

只是留下了一件黑袍!

什么人竟然能够拥有如此的实力?

能够从自己的枪口下利用极致的速度救走宋亿利,这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重生之清冷男神

霍尔曼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

把黑袍收好,霍尔曼便快步离开了这里!

不过数秒时间,大鹏已经坠落到底。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金翅大鹏了,在高原曾经有记录,最大的金翅大鹏可以长到翼展两米,就连曾经的高原之王的藏獒都是他的口中美食。

传说金翅大鹏是莲花山大士的护法,也是高原最神圣最高贵的神鹰,但已经消失了快近六十年了。

金锋能得到他也是因为自己曾经见过金翅大鹏的幼崽。

虽然这种神鹰珍稀异常,但,不会飞的鸟对金锋来说,也是鸡肋。

眼见着大鹏急速坠落倒地,金锋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轻声叹息。

就在这时候,一声清脆的鸣叫撕裂长空。

大鹏在即将坠落跌得粉身碎骨的那一刻展示出了自己的天性,身体流淌的尊贵血脉在这一刻被激活。

本能的煽动翅膀,尖尖的脑袋猛然往上。

一飞冲天,鹰击长空,傲视蓝天。

天地都在我心间!

金锋紧紧的抿着嘴,握紧双拳,清啸一声。

迄今为止到现在,四大势力总指根本没有十五子城的具体资料,包括野人山被俘的人员也没能说出个子曰。

种种情况汇总到一起,四大势力做出了最大胆的推测。

那就是,九州鼎和约柜就在这十五子城中。

事关重大,但在没有彻底摸清楚十五子城状况之前,他们绝不敢轻易妄动。

前段时间大战白热化阶段,四大势力派遣了最精锐的小分队历经艰险摸进十五子城,重生成明星小孩的小说却是全军覆灭,就连阿肯斯坦都被抓去做了俘虏。

后期随着四大势力优势越来越大,他们也不惜一切代价派遣人马突进十五子城想要刺探情报。

有的甚至于还收买策反了本地居民。

但这些计谋都没有奏效。

不过,现在没必要再去踅摸纠结这些无谓轻重的事情了。

大军齐至,兵临城下!

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在这钢铁洪流的滚滚浪涛之下,所有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蝼蚁和蛆虫。

货车的驾驶门打开,一个穿着背心的外国男子走了出来。

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把漆黑的手枪!

宋天祥已经被这二十四具尸体折磨的浑浑噩噩,暂时的失去了意识!根本没有看到这个男人!

霍尔曼看着宋亿利,眼中释放出无限的冷芒!

在他看来,此人胆敢行刺太阳神大人,完全就是找死的节奏!死一百次都不算多!

“你是谁?你是苏锐派来杀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宋亿利吼道!

尽管他平时很阴狠很毒辣,可是当他独自面对枪口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胆寒!

眼前的这个外国男人好像是从无数的尸山血海中走出来,浑身上下笼罩着浓浓的杀气!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重生之婴儿男神养成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你自然就会明白。”

霍尔曼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只要子弹射出去,宋亿利就彻底成为死人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一道黑影忽然从院墙外面冲天而起,朝着霍尔曼直扑过来!速度极快!

“里面遗留的一些东西,虽然对强者没什么吸引力,但对普通修士,吸引力还是不错的,而且,古战场内特殊的环境,对感悟风之奥义有一定好处,所以,对外开放后,不少宗派,会组织弟子进去历练、闯荡,获取机缘。”

林云听到这里后,基本明白过来。

这个嚎哭深渊古战场,对真正强的修士,没什么吸引力,因为好东西都已经被帝国搜刮干净。

但是,对并非顶尖强者的修士们来说,对林云这样的,门派年轻弟子们来说,嚎哭深渊古战场内的机缘,却是很有吸引力的。

“师尊,那我们多久去?”林云显得很期待。

“嚎哭深渊古战场的封印,半月后松动,我们十天后就动身前去,到时候由我和梅姑长老、玉阙子三位长老带队,大概会带五十号弟子,大部分都会是内门弟子。”崔长老说道。

有三位长老带队,重生之冷漠绝美少年安全方面自然能有一定保障。

“弟子明白了,师尊,能带弟子去吗?”林云咧嘴一笑,有些难为情。

崔长老当即一笑:“哈哈,为师既然给你说,当然是准备带你去的,只是要征得你的同意,这种历练,还是有一定危险的。”

林云神色突然变得凝重:“师尊,你知道的,徒儿是三千小世界来的,但在修炼大陆,没有通往我们那个小世界的传送阵,我想问的是,想要搭建一个,回我们小世界的传送阵,需要多少资金?”

林云离开地球已经这么久,当然想回去看看。

崔长老道:“想要搭建一个传送阵,极其复杂,需要阵法造诣极高的宗师,才能做到,搭建那种通往小世界的阵法,则更加困难!”

“想建造这样的阵法,你只能找太虚酒馆、逍遥阁,从他们那儿雇佣能够搭建这种阵法的宗师,但价格绝对是非常恐怖的,即便搭建一个,一次性的简陋单人传送阵,估计都得几百万灵晶。”

“至于想搭建一个稳固、长期,能够传送多人的传送阵,去你们小世界,那将是天文数字。”

林云倒吸一口凉气:“竟然这么贵!”

虽然林云早已经料到价格不便宜,但搭建一个,一次性的简陋传送阵回去,都要几百万灵晶,这价格,确实恐怖。

回一趟家的成本,是几百万灵晶,成本高的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