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在任何时候都在进行细胞滋生...,他一直消耗着自己的炁能,所以我猜他每天会睡很长的时间来缓解自己的疲劳。”,扁鹊是一语说中了命门,从这一点来说,扁鹊的医术超过了姜开明。

众人不知道扁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从他的表情中,这并不是一种好现象。

“天生就是这种体质没啥办法...,没法根治...,不过他的伤,只需要你们给他伤口处敷一些药就可以好了。”,扁鹊说了一大通,最后是拂袖而去,眼前无奈。

忘前川的这种拼接身体,是由炼金术构成的...,他体内有很多炼金原料。就是说不时间咳血这些东西都属于正常...,顽疾一生,不得好死。

扁鹊怕是看出来了这种病情,所以只能无奈摇摇头离开了...

医生不能让病患脱离痛苦,其实是对他们内心最大的一个考验,也是最无奈的一只“情感”。

忘前川的身体基本上不需要人医治,因为他的自愈能力往往大于常人...,基本上只需要一两天,不管再大的伤势也能好转。他是一个不死的存在,天不能让他死,人不能让他死,地不能让他死。

刘浩很快就将病人的胃部的胃的前后壁给一一的切开了,然后就开始将位于胃部的后面的囊肿也给彻底的清理了出去,先前刘浩用那十cm的注射器所抽出来的只是一些送检的白色的脓性的囊液,而接下来刘浩所要操作的就是用那十cm的注射器开始大量的抽吸了。

只见刘浩再次伸出手开口:“给我十cm的注射器!”

听到刘浩的话后,一旁的急诊科室的老主任就立马再次将准备出来的十cm的注射器快速的放到了刘浩的手里,恶魔总裁太饥渴而刘浩在接过了急诊科室老主任递给他的十cm的注射器后就开始用手中的那十cm的注射器,缓慢的经过病人的胃后壁,接着就是刺穿那囊肿开始接连的抽吸了起来。

刘浩就是用手中的十cm的注射器开始不停的抽吸,直到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刘浩也终于用手中的那支十cm的注射器将病人囊肿里面的那些脓性的液体给抽吸干净了。

将手中的那支十cm的注射器放在一旁后,刘浩就又取过一旁的手术刀,然后就开始小心的在病人的那囊壁的上面小划下一小块的囊壁,随后刘浩就开口说道:“护士,来,送检!”

他死后,无人可以承载那天机劫的威力...

这就是忘前川最初开始经历的第一劫,生劫!

第一劫,生劫!

只能居于方寸之地,生存八百年...,感受寂寞,孤独,冷...,时间各种负面情绪。

第二劫,忘川劫!

让自己迷茫无望,失去自我,封锁灵魂记忆。再世为人...!

第三劫,情劫!

使得宿主一生留恋颇多,烦扰牵绊一直相伴其间,无法自拔。想要哭泣述说,却无人可去述说!

第四劫...,狼性军长要够了没76章再续...

枷锁中的忘前川,昏厥时的姜来,亦或是人世间现在最痛苦的人...

绑在枷锁之上,没有任何感受,没有痛苦,没有思想,没有任何感觉,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但他知道他明显还活着...,

胖神仙有不在他的灵台服役了,去了天庭报告自己的情况...

闲聊时,只能通过墨大戒中的器灵与自己谈话...,此物是有墨落妄及与西莫纳 · 马丁斯一起创造,没错一个外国人。一个来自西方的异人...

也是【无尘】中的一员,忘前川的回忆中很少有他的身影。

苏君婉郑重其事的说道。

任雨柔微微点头,说道:“好的苏小姐,没问题。”

“问题倒是没有问题,不过,既然今天你们家里有宴会,何必还要催我今天来,改天不行吗?”叶天纵心中发出疑问,甚至还嘀咕的说道:“而且,这来客人就来吧,不过这请的都是一些什么牛鬼蛇神,看起来有不怎么样……”

“你说什么?!”

苏君婉虽然不希望利用家族的声威来为自己谋取什么利益。霸道军长要够了没

但是,她热爱家族,更热爱爷爷。

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出言不逊,哪怕是叶天纵也不行。

她一开始还能保持克制,可是现在听到叶天纵的话,她的脸色立刻就跟着的阴霾了下来。

一旁的任雨柔也很擅长于察言观色,看到这个情况,知道不太合适,便是立刻拉扯叶天纵,但是对于叶天纵来说,今晚的到来,除了是真的要给苏老爷子治病 之后,他还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能够为火锅店和美妆集团的后续运营,创造更为有力的条件。

陈智胜冷哼一声,用不屑到极点的眼神瞟了李英健一眼,然后伸出右手食指对他勾了勾:“来吧,准备好迎接绝望吧!”

李英健心中暗自恼怒,同时又有些欣喜,只要能抓住这个机会,说不定真的能一跃成为林逸的心腹大将!

刚从剑春派出发的时候,李英健还不太确定跟着林逸是否有前途,但经过这次鬼阴山脉之行,他已经百分百确定,抱紧林逸这条粗大腿,是最有前途的选择了!

动手!干死陈智胜!

李英健已经下定决心,要用最华丽的招数表现自己,赢的漂亮一点!

不过在出手之前,他要先确定林逸的意思,如果林逸不想自己对付陈智胜,他可不会随便违逆。

好在林逸完全是不置可否的表情,没有出言阻拦的意思,这基本就是默认了吧?

李英健心中念头电闪而过,当即大笑说道:“谁绝望还不一定呢!陈智胜,你出招吧!”

要想赢得漂亮,恶魔总裁放过我肯定不能率先出手,而是等陈智胜拿出绝招,然后一举破去,反攻获胜,效果才会达到完美。

对于今晚的宴会,说实话,直到现在,叶天纵还是稀里糊涂的。

到底有哪些人参加,是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有怎样的规模,不说清楚,叶天纵始终感觉,今晚的大局无法掌控。

所以。

现在和苏君婉争得脸红脖子粗,他并不是吃饱了没事儿干,而是有自己的考虑。

“我说,你们苏家今晚请来的客人,全都是一些阿猫阿狗,看着就烦。”

“我们这医生,行医呢,也讲究个心情,如果让我心情不好,我也不知道我的发挥怎么样。”

“苏君婉,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你不打算说说么?你要不说,我就不进去了。”

说完,叶天纵忽然抓住了任雨柔的玉手,作出一副随时都要闪人的模样。

“别,别走。”

苏君婉急了。

虽然说现在爷爷的情况还好,不过,他的病情很反复,如果不彻底根治的话,谁也无法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恶魔总裁太饿渴她搞不清楚叶天纵突然发什么神经,可是,自己有把柄在对方手中,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做的话,恐怕后果会很严重。

“咦?”

张叹沉思中,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姜蓉走了进来,看到他在,愣了一下。

“老大?来的这么早。”

张叹甩掉脑袋里的思绪,说:“昨晚睡的早,谢谢你啊昨天。”

“客气啦,话说回来,你住的地方好特别啊。”

“天天和小朋友在一起,才能保持一颗童心,对写剧本很有帮助。”

“真的?”

“我就是例子。”

“噫~~~老大,没发现,你挺臭美的。”

张叹起身,伸个懒腰。

“不跟你说了,我出门转转。”

刘大文刚到,正坐在座位上吃早点,桌子上摆了他的“凤姐”,一边吃一边欣赏,沉迷其中。

张叹想起上次他说要给凤姐写个人物小传,不知道写了没,问他,刘大文咬着包子,从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翻开其中一页,指给张叹看,上面是手写的字迹。

身份:古凤凰国女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