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莫忆白翻了翻白眼:“那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今天晚上很多一线大明星都会出席,我提供的这件拍卖品虽然意义非凡,但是跟其他的人比起来就有些拿不出手了。”

“人生呐,处处都是攀比!”

肖舜忍不住感慨了起来,原本好好的一场赈灾拍卖会,听莫忆白刚才那么一说之后,却令人感觉乌烟瘴气了起来。

莫忆白淡淡笑道:“话也不能怎么说,不管攀比不攀比,捐赠的款项倒是实打实的,如果到时候竞价激烈,所能募集的款项不也是越多么。”

她的大学时光,就是在北阳度过的,对于这里也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如今此地有难,自然是责无旁贷。

肖舜对莫忆白的话深表赞同,点点头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也会给北阳出一把力的!”

他最近也看了不少有关于北阳灾情的报道,也是觉得颇为凄惨,既然有那么场拍卖会,他自当要贡献一份力。

时光飞逝,转眼便是到了华灯初上时分。

北阳希尔顿大酒店,今晚可谓是风头无两。

跑完一圈之后,周宇自然是轻松的战胜了那两个作弊的家伙,而之前充满得意的王富贵,跑在了最后面,输掉了比赛,“宇宙哥,你们肯定是作弊了,绝对是作弊,我不服。”回到起点,王富贵不服气的说道。

“好啊,那再比一次,明天晚上的饭一块算上。”周宇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来啊,比就比,这次我一定不会输给你们的。深夜去丹丹屋里找优盘”王富贵充满信心的说道。

可是等到第二圈跑完了,王富贵还是吊在了最后面,陈子龙不禁笑着调侃道:“狗娃,服气了吗,没服气我们接着比,后面宇宙哥一个多月的饭,就靠你了。”

“别,我服了,服了,两晚上的饭,我请了。”听到陈子龙的话语,王富贵连忙摆了摆手。

接下来,周宇三人也是在旁边休息了一会,至于虎子和大宝小宝,则是乐此不疲的追逐着,仿佛它们也像周宇三人一样,在比赛着。

正在他们休息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唿,他们抬头一看,好像是有一匹马突然失去了控制,不断的乱窜起来,上面好像坐着的还是一个少年,好像附近有一名驯马师正在靠近马匹,想要控制住,看到这一幕,周围的驯马师也连忙跑了过去。

周宇却是没有半点紧张,控制着马开始奔跑起来,“狗娃,子龙,就这样你们还作弊,简直不是人啊,不过就算作弊,你们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哈哈,那可不一定,来啊,宇宙哥,秋芬丹丹第一部追我们啊。”王富贵大笑着说道。

周宇忍不住笑出了声,拍着马快速追赶着,对付这两个家伙,他本身的实力就已经足够,灵兽肉这种东西,那就是大材小用了。

靠着自身完美的控制能力,他很快就追赶上了王富贵和陈子龙,并把他们甩在了身后,“宇宙哥,你一定作弊了,你一定作弊了。”王富贵有些不服的大喊道,明明说只骑过两次,可是看起来比驯马师跑的还要好。

“狗娃,我看宇宙哥肯定是说谎了,他以前绝对玩过很多次。”陈子龙也是充满无奈的说道。

“那今天晚上,我们要请客吃饭了。”王富贵有些泄气的说道。

此时,陈子龙嘿嘿一笑,直接拍着马窜了出去,“不是我,而是你,哈哈。”

“啊,你们都作弊,陈子龙,我不会放过你的。”见此情形,王富贵顿时怒了,连忙拍着马追了上去。

之前或许有些人质疑这部猫狗大战拍摄出来的效果,可是现在质疑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少,期待的人越来越多。

周宇这个年轻人,未来一定会成为不凡的人物,所以,趁着现在打好关系,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哪怕是为了明年的代言续约。

听着杰克的话语,周宇忍不住轻轻一笑,他没想到杰克就像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样,深夜走进丹丹“杰克,我赞同你的说法,既然要制作衣服,就趁着这个机会,和我的几个朋友一块制作,不过我的那套是合约里的条件,而他们的衣服,按照原来的价格吧。”

“周,我们可是合作伙伴,这次的拍摄圆满成功,用几件衣服来感谢一下理所当然,要是付钱的话,传出去,绝对有很多人说我们拉尔夫抠门,所以,就这么定了,快来人量尺寸。”杰克面上带着不满的说道,然后斩钉截铁的挥了挥手,连给周宇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这个情形,周宇只得无奈的笑了笑,“杰克,那就谢谢你们了,过两天我让别人从华夏再寄点灵稻米过来,然后给你们分享,以作为这些衣服的回报,你如果拒绝的话,那我可是直接会收回来的啊。”

孙艺洋急忙上前,伸手想把蔡依依抱进怀里,却又不敢,只是双手虚抱:“小师妹,你别哭了,方医生和你本来就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凭什么?”

蔡依依依旧呜呜呜的哭着不停。

“为什么我和方医生就不可能,我那么喜欢方医生,那哪一点比不过那个姓龙的......”

孙艺洋张了张嘴,他也很喜欢蔡依依,可蔡依依就是不喜欢他,他哪一点比不过姓方........

好像很多地方都比不过......

孙艺洋瞬间就有些泄气了。txt女儿丹

“好了小师妹,方医生毕竟在江中,人家朝夕相处的,你在燕京医院,方医生在江中院,而且方医生也不可能为了你来燕京医院吧?”

“我可以为了他去江中院的......”

孙艺洋:“......”

龙雅馨也很客气的和众人握着手。

客套之后,其他人这才依次落座,方寒对饭桌文化没什么研究,什么主位什么的他是一窍不通,进了包间随便找个位置坐了就是。

方寒和冼奋三个人来的早,随便坐了,其他人也就找空位依次落座。

孙艺洋正好被让在了主位。

方寒不怎么懂饭桌文化,孙艺洋可是懂的,因此坐的是如坐针毡,好几次都想出声和方寒换一换,可其他人都没反应,他也就不好提了。

蔡依依坐在孙艺洋边上,同样很不自在,姓龙的竟然来燕京了,方医生还亲自给接风洗尘,而且叫了这么多朋友。

方寒的性子蔡依依可是知道的,方医生平常最怕麻烦了,很少请人吃饭的。

一边想着,蔡依依的肠子都悔青了,去年的时候她就想留在江中院来的,结果没留,这下可好,一年多时间,方医生看样子好像已经被攻陷了呢。女儿丹丹秋芬和谐之家

虽然方寒和龙雅馨看上去很正常,而且方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亲昵,可女人的直觉还是告诉蔡依依,这两人绝对有问题。

很多医护都替边杰抱不平,因为经过他们这段时间的观察,一致认为边杰和司华悦没戏。

所以,在场的所有医护,除了边杰,只有王主任在意司华悦的病情。

可架不住那些同事在一旁变相地小声催促,“哎呀,真着急看到边主任的恢复情况。”

最终,他们这些人将司华悦给挤到了窗户边的角落里,把边杰给围在了中央。

为了能在第一时间看到边杰的脸,司华悦干脆上了窗台,跟个猴子似的蹲在窗台上,紧张地看医生给边杰拆“包裹”。

“诶,你怎么上窗台了?赶紧下来!”外科一个护士很不高兴地指着窗台上的司华悦说。

边杰虽然闭着眼,猜也能猜到是谁上了窗台。

司华悦的举动在别人眼里是举止不雅,但边杰心里清楚,她这是打心底里紧张他。

用一身伤换来司华悦的关注,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幸还是不幸。

“你忙你的,别管我,一会儿我负责收拾窗台卫生。”

司华悦不耐烦地冲那护士摆摆手,在心里骂了句事儿妈!

顾颐回了条:没空!

等司华悦再发,提示: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司华悦知道这是顾颐将她的微信好友给拉黑了。

估计连手机号也拉黑了,没希望了?

不行,说什么也要把边杰的脸给治好,不然她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就在这时,手机振动,她看了眼,居然是司华诚的。

“哥,”接听后,她有气无力地喊了声。

“不要再打顾颐的电话!”司华诚直接说。

憋了一肚子的气和委屈,司华悦彻底爆发,一脚将病房门踹关上,赤足在病房里转圈。

“你不准再监听我的通话!我跟谁通话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当我是五岁那年刚出门,什么都不懂吗?你真关心我,就把边杰的脸治好,不要让我亏欠他那么多!”

这是司华悦第一次对司华诚发这么大的火。

“他是医生,他自然有办法,你跟着瞎着什么急?”司华诚呛回来。

“你当然不着急了,边杰是为了救我才负伤的!你不是总喜欢监听监视我的行踪和通话吗?那我落水快死了那会儿,你这个哥哥又是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