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平静的湖面,此刻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即将要往外冒。

看到这里,众人都是喜形于色,纷纷攥紧了各自的武器,不管等会水里有什么东西出来,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下狠手!

然而,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水里的东西死活不肯露面,仿佛是感觉到了水面上潜在的危险,又沉入了水潭深处。

看着逐渐归于平静的湖,阿达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这该死的畜生,难不成是发现我们了?”

有人回答:“不应该啊,咱们隐蔽的好好的!”

话音刚落,又有人成竹在胸道:“没事儿,就不信那畜生不上来换气!”

新鲜空气,对于所有生灵而言,那都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即便鱼龙肺活量在强,也终究是要浮出水面呼吸一口空气的。

在这个前提下,绿荫村众多猎人是纷纷放松了警惕,等待着猎物忍不住初学换气的那一刻。

就在此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道脚步声。

猎人们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夜雨拿这手里不知道写的什么的字帖感叹道......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这写的是啥咱都不知道......但是这也不妨碍夜雨直接拿走啊!这东西咱自己不认识,那文物局的人还能不认识嘛,而且一看就是中文,老西不地道,神州的东西都拿,这可算是物归原主啊

夜雨看着可谓是琳琅满目的宝物,他的舌头划过大腿根部啧啧的感叹着,看不懂的油画......看不懂的字帖......看不懂的水墨画......不知道是啥的盆盆罐罐......还有个大鼎,这个是青铜器吧,厉害了......哦哦哦,这大一颗夜明珠!啧,真亮......嚯!好家伙!好大一颗宝石!就是底下的权杖不咋好看。啧,等等!这是《永乐大典》???woc不会是原本吧......

等等!这!这!这!这tn的是传国玉玺!夜雨嘴都长大了,久久不能合上。夜雨手中颤颤巍巍的拿着这个上面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玉玺,woc,和氏璧的故事谁没听说过,甚至作为修行者已经接近神仙境界的夜雨一眼就看出了这玉玺上面所附着的所谓龙气,甚至说,国运!

大堂经理看到苏锐拒绝,差点没急死了,连忙解释道:“我不会认错的,您就是阿……”

“我叫苏锐。”苏锐拍了拍大堂经理的胳膊,笑着说道:“所以你真的认错人了。雪白的大腿根

苏锐这个答案在让大堂经理困惑无比的时候,也给了李万义一个大大的台阶下。

大堂经理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李万义也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一笑,说道:“就是嘛,我就说你们应该是认错人了,不然怎么会……哈哈哈。”

李万义在那里哈哈大笑,看起来畅快无比。

丹妮尔夏普也走上前来,站在了大堂经理的面前,似有深意的说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是他说你认错了,你就是认错了,你明白吗?”

大堂经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其实,站在其他人的角度,都是可以猜到大堂经理的这种反应已经预示着苏锐有着极为不凡的身份,李万义也不是傻子,可是他偏偏就没意识到,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本身就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他从内心深处还认为苏锐只不过是个落魄的少爷而已。

从刚才绿荫村众多猎人的对话中,不难看出对方村落内,如今已经有强大修者坐镇的事实,这也是为什么巴黑明知肖舜是个修者的前提下,还要避而远之的理由。

迎着巴黑满是担忧的目光,肖舜从容不迫的说着:“只要你不出面,他们有谁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呢?”

巴黑一愣,脑子开始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眼下知道肖舜身份的人,也就只有清河村一干人等,除了他们之外,整个荒芜之地没人知道前者的身份。

纵然绿荫村在消息灵通,只要没有通风报信的情况下,大腿根疼也不可能查探清楚肖舜的底细。

联系到这里,巴黑心中的担忧顿时消散了不少,试探性的问了肖舜一句:“恩公,你真决定要动手?”

闻言,肖舜耸了耸肩膀:“不动手的话,村子里的人,今年只怕是要挨饿了啊!”

他虽然对那鱼龙充满了兴趣与好奇,但真正让他决定出手的原因,还是想要给清河村那帮朴实的村民们准备充足的过冬食物。

这时,巴黑忍不住问出了一个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恩公,您为何对我们这么好?”

丹妮尔夏普一直站在苏锐的身边,她的面部基本上都被黑色墨镜给挡住了,让人看不清表情。不过,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伸出了手,捅了捅苏锐的肋间,然后微微仰起头,把墨镜往鼻子下面拉了拉。

“什么事?”苏锐用眼神询问道。

丹妮尔夏普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揶揄的笑容来,那意思非常明显:“装逼装的挺像啊。”

“多谢你配合。”苏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当走进全景餐厅的时候,几个人更加的震撼了,云空蓝等人也算是吃遍全国的高档酒店,但是从来没有体验过阿尔卑斯山中的七星级,孕妇大腿根疼他们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惊叹,就像是刚刚进城一般。

这种反应正是李万义想要的,他摆了摆手,身后跟着的两排手下已经在两边列队了,气场十足。

“这逼装的,我要给九十九分。”苏锐说道。

“那剩下的一分呢?”丹妮尔夏普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明媚的春光瞬间洒满了整个餐厅。

“还有一分没给,是怕他骄傲。”苏锐淡淡说道。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说这种风凉话。不要忘记了李倩现在的身份和前途。”薛定文看了那个大佬一眼,声音平静地说道。

说话那名大佬微微一愣,神情稍有后悔。

不过,他很快又梗起了脖子。

“薛督学,我这算

是什么风凉话?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李倩现在的身份地位已经与陈岳等人截然不同,陈岳以后恐怕连站在李倩身边的资格都会没有。他们的未来,还不确定得很呢。”那名大佬说道。

薛定文一下子默然。因为说话这名大佬说的非常有道理。武道修士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从李倩被检测出是九星资质的那一刻开始,李倩的命运与陈岳的命运就注定不会再有多少交集。

想想也是。李倩以后是手拿把掐的永生境超级大神。即使她只停留在永生一境然后一直不得寸进,花蒂双性榨汁寿命最少也是一万亿年。

而陈岳呢,只是有很大概率能晋级到长生境一境。至于他在长生一境之后还能继续取得多大进步,那可是未知的事情。

武道境界达到长生境以后,要想继续进步,那是难上加难。而就算陈岳能狗屎运地达到长生高境,寿命也超不过百亿年。

所以即使陈岳与李倩之间的道侣情分再深,也会被漫长的岁月无情磨灭。李倩如果够明智的话,在离开陈岳不久就会选择淡化与陈岳之间的感情,去寻找与她同阶的武道修士作为道侣。如果她此生还想找道侣的话。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名大佬所说的话,真的不是风凉话。

这个道理,薛定文自然是明白的。

薛定文只能在心里为陈岳嗟叹了一下,然后静静地注视着检测大殿前的现场情景。

......

检测大殿前,李倩从走出检测大殿之后第一次开口。

“陈岳,茵茵,涵涵......”李倩一一叫着众人的名字,眼光也从她叫到名字的人身上一一掠过。

陈岳八人看看敞开舱门的无人飞船,再看看面露哀伤神色的李倩,彻底傻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夜雨看了看,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些文物的价值肯定是要高于那些黄金的,毕竟乱世黄金盛世画嘛,但是夜雨还是决定上交给国家,毕竟那些黄金宝石啥的足够自己用一辈子了,更何况自己还能去别的世界,赚钱的道儿根本不缺,没必要倒卖文物~更何况把这些东西一上交,那一个优秀市民跑不了啊!啧,多棒!说不定还能感动一把神州!那自己就牛比大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