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来,难得我们聚一下,再喝两杯。”

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宁杰给对方倒了红酒。

“行。”

......

一个多小时,周安安从小吃一条街走出来的时候,想要扶墙了。

“嗝。”

打了一个饱嗝,李雪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这么放肆地吃过东西。

不知为何,她在这位聊得来的网友面前,很容易表示出潜藏在心底的那一面,那种放肆的自由。

“吃饱了,我先回酒店了,明天还有事情做呢。”

酒足饭饱,周安安可是牢牢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

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财富才是真的。

“好的,我送你回去。”

原本想和对方多聊一会,但是李雪儿要照顾对方的感受,自然不会强求。

“谢谢。”

两人都没喝酒,周安安对于妹子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

尽管身体的行动力已经大受影响,但是陈祖新的意识还在,他几乎是在觉察到危险的同时,立刻侧身后仰,做出了最本能也最有效的躲避动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快到了极致的动作,小腹鼓起成结逃跑abo陈祖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是,那道乌光虽然没能刺穿他的胸口,但是却刺穿了陈祖新的肩膀!

即便他已经在太极之中浸淫了一辈子,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练成金钟罩和铁布衫,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就这样刺入了陈祖新的肩膀,然后破开了皮肉和骨头,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

陈祖新痛的一声大喊!

从当年出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

苏锐的手一扯,那军刺便骤然从陈祖新的肩膀里面退出来,然后倒着飞了回去!这相当于让陈祖新连续被穿刺了两次!

这位太极宗师痛的一声大吼,可是,这吼声还没结束,苏锐的身形就已经从那一棵巨大的冬青之前腾空而起,转眼间就扑到了陈祖新的身前!

对方想要挥手格挡,可是,苏锐的身形实在是快的超出想象,带出了强大的冲击力,就像是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了陈祖新的怀里!

许强一看刀疤脸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砰的一下拍在桌子上,问道:“怎么,刀疤,你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刀疤脸连连摇头道。他可不敢得罪许强。

杨云帆冷眼旁观,随后淡淡道:“你来找我,是不是早上那个小姐的意思?alpha成结示意图”

“是啊。不瞒神医,林姐对您能出手相救,十分感谢,特意让我找到神医,好当面感谢。我本想找这小子帮忙打听一下。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就遇到了神医你啊。”许强搓着手,满脸喜悦。

“倒是挺巧的。”杨云帆淡然道。

这个神医,怎么态度这么冷淡啊?

许强心里有些犯嘀咕。

他转头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

“神医,你稍等一会儿。”

他跟杨云帆打了个招呼,随后对刀疤恶狠狠道:“刀疤,你跟我出来一下。”

……

许强出去之后,很快就知道了,杨云帆到了店里之后跟刀疤发生了冲突。

这丫头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蝙蝠款式风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足踏一双足有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黑色长靴。

整个人打扮得非常潮流,摩登、前卫!

赵旭看着鲁玉琪这副打扮,皱了皱眉头,对鲁玉琪问道:“小琪,我们出去是办事,又不是拍电影,你干嘛这身打扮?”

x:唯,一((正、I版,(,m其o他W都(是={盗K`版z0)

“怎么,杰佣abo生子怀孕难产我这身打扮不好吗?”鲁玉琪不以为然地说。

“不是不好!只是穿这身衣服,总感觉不合时宜。”

“哎呀!哪那么多的规矩,我们快走吧!”鲁玉琪对赵旭催促道。

赵旭拿鲁玉琪这丫头也是无可奈何,反正只要她不惹事,也就由着她去了。

赵旭带着鲁玉琪来到车库,刚要乘车离开。

负责“月潭湾”安保的熊兵匆匆跑了过来。

“赵先生!”熊兵见赵旭开车要离开,出声唤住他。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omega如何被永久标记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这个男人就这样看着薛洋,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连忙闭上嘴巴。

可是,这个劳斯莱斯的驾驶员仍旧这样看着薛洋,并且一边看着一边朝他走过来。

躺担架上的薛洋再次打了个哆嗦,这货也顾不得装虚弱了,直接坐起来,对着驾驶员抱拳,然后露出一脸贱笑,说道:“大哥,您找哪位?”

这名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驾驶员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伸出一只手,扳住了薛洋的肩膀。

薛洋只感觉到对方的手好似铁钳一般,都快要把他的肩膀骨头给钳碎掉了!

“啊!”薛洋一声惨叫:“大哥,大哥,饶我一命啊!快疼死了啊!”

看到他这样被虐,周围愣是没有一个亲戚出手相助。

“多年不来南阳,宵小之辈也猖狂到这种地步了。”

那个其貌不扬的司机冷冷的丢下了一句,抓住薛洋的肩膀,随手一扯!

就像是丢垃圾一般,薛洋整个人都被扯出了好几米!杰佣omega和alpha的文章从担架上重重的摔落在地!

尽管那来势汹汹的狙击枪子弹没伤到骨头,但是现在的陈祖新还是觉得疼痛难忍,虽然能够站立,但也是勉力支撑!

毕竟小腿的肌腱控制着脚步的活动,现在的他有那么一大块肌肉都被打碎了,脚步自然不灵光了!

武学宗师又怎样?还是没法和子弹硬抗!那些肌肉已经化成了碎片,溅射的到处都是!

陈祖新落地之后,看着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小腿,心中骇然!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

薛家老佛爷已经回到了祠堂内部,她远远的看到了陈祖新受伤的样子,简直震惊到了极点。那被炸碎了的血肉,极大的刺激到了这位老太婆的神经!

可,这还只是开始!

就在陈祖新还未站稳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然撕裂了空间,无声的杀到了他的身前!

陈祖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受伤的小腿上,因此,当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道杀气腾腾的乌光之时,已经……有些晚了。

此时的港岛与十年后并没有什么区别,寸土寸金的港岛如今想要有多大的变化,是很难的。

但是财富的变化无时不刻在交替,无数投资客前仆后继来此地,并不会因为环境的固定而有所减少。

这是个让人梦想快速起航的都市,也是一个随时可以让人坠入深渊的港口。

“我来赚钱了。”

看着那些高楼大厦,周安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