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房真大,一个大厅,真皮沙发,老板桌,老板椅,电脑,该有的都有,而且厚厚的白色地毯瞬间就让房间上了好几个档次。

大大落地窗快有一面墙那么大了。两个卧室,一大一小。

“这一晚上得多少钱啊。”邵华看着里面的装饰不由得伸了伸舌头。

“不知道,估计不便宜。”刚把东西放下,张凡还犹豫住不住的时候,附属医院肝胆二科的主任打来了电话。

“张院,怎么样,到酒店了吗。”对方客气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过来。

“到了,到了。有点太奢侈了,给个标间就行了……”

“哈哈,人家老板还担心您休息不好呢,您就放心住,人家公司长期订了套房在酒店,就是用来专门招待贵客的。只要您满意,其他一切都不是问题。”

“谢谢了,谢谢了。替我谢谢人家。”一听是长期包房,张凡的忐忑之心也就少了许多,反正空着也要钱!

“张院,晚上咱们吃什么啊。我看您爱吃素食,要不咱们去吃蒸菜。鸟市有个蒸菜馆,做的不错……”

沈之行心里烦躁,也没在意她,语气冷冽:“随便。”

席婧嗯了一声走进去,不一会儿,端了一壶咖啡过来,给他倒了一杯:“之行,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了?”

话刚说完,就听见门外又一阵脚步声响。沈之行立即抬起头只看着门口的方向。

门开了,席千朗和席千山鱼贯走了进来。

“他怎么样?”沈之行的语气带着莫名的焦躁。

两人过来,席千朗还没开口先呵呵笑了两声:“之行,我看他快差不多了。”

“可不,我看没几天活头了。”席千山也不客气,收个女宗主做奴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起他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

“薄云西病得很严重?”沈之行有些怀疑。早上他在薄家听得清楚,话筒里隐隐就是他的声音。

“估计没救了。”

席千朗也坐了下来,摘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了上去。

沈之行思忖着没说话。有点不太对劲,他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可席千朗和席千山说得言之凿凿,也由不得他不信。

看着苏锐,看着林傲雪,在场这些名商巨贾们一个个心思电转。

如果这个苏锐真的是必康集团的乘龙快婿,如果他真的从林福章的手中接过了必康集团,那么这个年轻的男人将是整个华夏医药行业冉冉升起的一颗超级新星!

百亿的身家加上一个如此美艳的老婆,哪个男人不羡慕!

已经有许多心思活络的人准备开始过来打招呼了,这些人在商场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个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必康集团的乘龙快婿并不能经常碰到,今日得见,自然要把握好机会拉拢关系才是。

由于三矬氨仑新合成法的研制成功,林傲雪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今天酒会的主角,许多集团或者财团都已经或多或少的开始打起了这方面的主意。主角用功法控制女人的

一旦这种合成方法真的进入了量产阶段,那么对整个华夏乃至世界的精神病药品都是一次巨大的革新!其中的巨大利润,简直是不能以亿来计算的!那是整个世界医药行业所掀起的山呼海啸啊!

就像当初林傲雪才刚刚在《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出了这一篇文章,必康的股价就连续十天涨停!

范有乔的表情凝固了,眼睛里充满震撼之色。

片刻后,他不敢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你是开玩笑的吧老哥?”

“谁知道呢。不去试试,你永远不会知道。”

范有乔用力地点头:“我会请求尽快再次和颜总见面的。”

作为一个小公司的老板,他想和颜颖臻见面,真的得用“请求”二字。

想和颜颖臻见面的人太多了,她哪里见得过来。

所以想见她的,都得先向她的助理提出申请。

这没什么难以理解的,打个比方,在地球上,你想见马大云,是说见就能见的吗?

就算是圈子里,同一层次的人物,都得提前预约。

如果比他低几个层次,开局成为姐姐的奴隶那也只能提交申请,然后静静等待。

他见你是你运气好,或者是他心情好。不见才是正常的。

范有乔上次能和颜颖臻见面,是因为颜颖臻对他有兴趣,而且正打算投他公司的天使轮。

现在可没这好事了。

这次病号里面有个据说是什么葡萄酒业的老总,企业在全国不怎么出名,但是在边疆还是很厉害的,人家的冰珠一瓶就五六百。

所以这次招待的标准很高,张凡和邵华被人家安排在鸟市唯一一家国外连锁的酒店。

而且是最高层的一个套房。张凡和邵华走在服务生的前方,年轻帅气的服务生推着邵华的箱子,拿着张凡的提包,张凡要帮忙,人家死活不让。

过道里面都是厚厚的地毯,墙壁四处全是各种油画,时不时的还有一两个没胳膊的女性雕像。

“好多外国人啊!”邵华紧紧的拉了拉张凡的胳膊,说实话,姑娘还是第一次住这么高级的酒店,稍微有点不适应。

“嗯,是不少,饿了没,等收拾好,咱先去吃饭。鸟市你熟悉,等会咱们去吃点好的。我请客!”张凡得意的说道。

“你有钱吗?”邵华疑惑的看着张凡。

“有啊,零花钱还没花完呢。”张凡呵呵一笑。

顶层的套房门口,“先生、女士,这是您的房卡。楼道右侧到头后就是酒店的自助餐厅,左侧是酒吧,不过进出需要门卡的,请您拿好门卡。”

小伙很有礼貌,也很专业,微微略带一点躬着的腰,很是有一种现代管家的范。获得女神捕捉女奴系统

“谢谢!”张凡接过卡,人家笑了笑。

“谢谢!”人家又笑了笑,张凡纳闷了。这人怎么回事!张凡看了看房号,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没问题啊,然后张凡纳闷的看了看邵华。

“是不是需要小费?”邵华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小伙子笑的更标志了。不过没点头也没摇头。

“二十可以吗?”邵华拿了一张二十的票子犹豫的问道,给多了她绝对不愿意的,姑娘很会过日子。

“谢谢!祝先生女士入住愉快。”接过钞票,小伙子走了。

“呵呵,笑死我了,要不是我,你今天就僵持在这里吧。”邵华为自己的聪明而高兴。

“怪不得我说帮他拿东西,他死活不愿意,原来在这等着呢。”张凡不可能为了二十和他计较,也就有点觉得自己土了。

打开房门,房间里面没有传出哪种宾馆特有的馊臭味,反而是略带一点淡淡的薰衣草花香味。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阿飒也已经眼睛一眨不眨,专注地听着。

等到杜采歌说完,万界奴隶萝莉系统范有乔还意犹未尽。“老哥,还有吗?”

他期待着更大的宝库。

而他也没有失望。杜采歌微笑着告诉他:“还有很多。比如,当你的社交app拥有了巨大的流量,怎么来把这些流量变现?现在LL的做法是相当粗浅的应用,不值一哂。”

“但是!”

范有乔的笑容垮了。他最讨厌但是了!

“但是现在说还太早了。等到两分天下的时候,再说吧!当你仅仅是一个落魄王孙的时候,学**王心术也没什么用,对吧!”

杜采歌打了个比方,范有乔一听就懂。

“是的,要脚踏实地地走下去。”范有乔虽然不无遗憾,就像是武林高手看到了一部神功秘籍的开头部分,虽然明明知道后面的部分他还修炼不了,他的真气还不够,筋骨还不够强,经脉打通得还不够多。

但他还是心痒难耐想往下看啊!

停顿了一会,他诚恳地向杜采歌道谢,然后说:“我会召开团队开会,尽快把这些想法付诸实际,在第二次内测的时候,暂时只开启其中的一部分功能,以免LL照搬我们的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