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了王怀生的加入,那就可以帮自己去推广市场。自己不去操那个心了。

王怀生激动的说:“谢谢兄弟的信用。”

“那中午,我做东,为我们的合作成功庆祝一下。”

谭文涛呵呵笑道:“好啊,这一次合作成功,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我现在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没想到今天,被我的好姐姐给吸引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王怀生被夸赞得激动不已,眼睛冒火的看着姚百灵。

姚百灵伸手掐了谭文涛的腰部一下,满脸通红的笑骂这:“为了钱,你把姐姐都卖了。”

王怀生惊得马上就冲谭文涛赔笑着:“对不起,我刚才是一时心急啊。就无礼了。”

“还请兄弟原谅”

谭文涛显得无害的笑着:“理解你的心情。”

“这样吧,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五角钱一个,我直接供货给你。”

他明白,这个王经理,是个很精明的商人,一下子就发现了商机。想倒手去赚钱。

同时,他也明白,这个王经理,更是想用这方式,博得姚百灵的芳心。要不然,爱妃她扶不上墙他就会拿着样品,去找别的冷作厂去仿造了。

王怀生惊得蒙圈的看着姚百灵:“他,他抢你的生意了。”

姚百灵笑道:“一样。”

“他是我老弟。”

王怀生顿时惊喜的伸手来和谭文涛握手。

看着谭文涛的相貌,真的和姚百灵相似,真认为他们是姐弟,不知道他们是情人相貌。

“你和你姐太像了。”

“我都没有注意。”

姚百灵当即对谭文涛白了一眼,没想到自己这个小情郎,把她这个情人给推出来做筹码。

“不过,我相信你,是一个很江信任的人。”

“从你的胆量和眼光中,就看出你不会玩小聪明。”

随即,谭文涛记起了这个王怀生,就是后来本省的一个富豪呢。为人处世,很讲信誉。就是太喜欢美女了。

王怀生本来就是冲着姚百灵的美貌来的,一下子被谭文涛抓着了软肋似得,嘿嘿笑着。

“谢谢兄弟的抬爱。”

“现在把钱给你。”

话落,王怀生就马上从提包里,拿出了四叠十元的钞票。爱妃她扶不上墙番外

“这是四千,你数数。”

谭文涛接过了钱,没有数,就放进挎包里。

“不需要数。”

他这就是给王怀生的信用感,更是给他一个很友好的合作姿态。

这个家伙,会搞销售。

自己原来计划在雁市搞那么十万个花洒后,就往省城和其他地市去推广花洒。争取能推广多少就是多少。然后,等一些私人企业出来后,他们肯定会跟着仿造。

看在在休息区坐着的包钰刚和纽碧坚,李建辉快步走过去,同时出声道:“包生,纽碧坚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大驾光临,所以这时候才来。”

这两位内心什么想法不得而知,嘴上相当客气。

包船王笑着说道:“李生客气了,是我冒昧来访,怎么可能怪你呢?还希望李生能够抽出一点时间,我希望和李生单独谈谈。”

纽碧坚怎么可能让李建辉和包船王先谈,这可是关系到九龙仓归属问题。

他还不待李建辉回应包船王,立即出声道:“李生,这次不请自来还请你不要见怪,不知你能否抽出一些时间,我希望能够和你商议关于欣建投资公司手里九龙仓股份问题,我们怡和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李建辉对于两人来这里的目的心知肚明,爱妃她扶不上墙87他也想要单独和这两位谈谈,看看他们能够出得起什么价。

他笑着说道:“两位能够大驾光临辉鸿游戏公司,使得这里蓬荜生辉,只要你们没有觉得怠慢就好。

两位都想和我单独谈,只可惜我只是一个人,没有分身乏术。

“你就得跟我对着干是吧?”季风辰点了一下头问道。

“你放开我!”张华柱说道,依旧拼命的拽着自己的手。

季风辰看准时机,手一松,张华柱“砰”的一声坐到地上去了。

“狗娘养的孙子!”张华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尘说道。

“你说谁呢!”季风辰吼道。

“风辰!”陶欣瑞从没见过季风辰这么大的火气,于是赶紧喊道。

“班长你别管!”季风辰知道是陶欣瑞的声音,于是说道。

“你喊谁班长呢,我才是班长好吧!”丁晓雪不高兴的说道。

“抱歉,她是我原先的班长”季风辰看了一眼丁晓雪说道“下课给你买水”

“这还差不多”丁晓雪说道“好了,我不怪你了,下不为例。记住了,我才是你现在的班长,而她已经是过去式的了”

“知道了”季风辰说道。

“张华柱,我告诉你,我的耐心有限。最后一次问你,你刚才说谁?”季风辰阴冷着脸问道,身上同时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我们好合作。”

姚百灵马上附和着:“跟我弟弟还不说实话。爱妃扶不上墙”

王怀生就轻轻的笑着:“想自己做。”

谭文涛继续笑着:“那你走账怎么走啊。”

“不可能从你公司走账啊。”

“能收现金吗。”

王怀生呵呵笑道:“我可以收现金。”

“就找那些单位,给我收现金。”

“如果他们是以福利发给职工,那可能就是单位的公款,要走账。”

谭文涛笑道:“那你身上有多少现金。”

王怀生忙说:“只有四千多块钱。”

谭文涛点了点头:“那好,你就先给我四千,作为定金。”

“然后,你把货拿去卖。把雁市以外的市场,全部给你去销售。结了账,再把货款提现金付给我。”

王怀生忙说:“你放心吗。”

谭文涛就搂着了姚百灵笑道:“量你么有那个胆子敢欺负你心中的女神的弟弟。”

“宁老,这幅画值钱吗?”王胖子问。

“说你是钱串子你还不信。”赵灿怼了王胖子一句。

宁立恒笑了笑,道:“你听过李清风吗?你们听过吗?”

所有人摇摇头。

宁立恒道:“那不就得了,你们都没听过,那这幅画就不值钱,古画这方面不同于瓷器,瓷器的话,底座印上官窑,那价格就飞涨,专家看了也就觉得栩栩如生,如果是民窑,那就呆板无神,呵呵……这行水深得很。”

“还别说真是你说的那么回事,爱妃她扶不上墙txt百度云我以前看鉴宝节目,同样一件瓷器,专家就觉得上面的龙爪苍劲有力,其他人的就软弱无力。”王胖子说。

“古玩这个东西,自己喜欢就好,千万别全听专家的,给你说成不值钱,下了台,他好低价从你手里收回去,然后转手卖给别人。摆了,不说那些了,还是说这幅画吧。”

宁立恒继续说:“古画古字这块就比瓷器要简单,就看一点,名气!当然是正品的基础上再看作家名气。李清风就一个画匠,虽然画工卓越,但是毫无名气,即使这幅画画的再好,也不值几个钱。对了,阮儿你买成多少钱?”

剩下的国安李拓男那是夏玉周的嫡系自不用说。

天杀周皓和叶布依的特科那是必不可缺的队伍,不过在这一次行动中,周皓跟叶布依也同样被排挤到一边喝冷茶去。

本次行动对外主打的是国安,专门对付老外。

对内的寻宝,则由自己的亲儿子跟亲堂弟,夏侯吉驰和曹养肇两个人专门负责。

其他的师弟鲍国星、罗挺一帮子人则全力配合夏侯吉驰和曹养肇。

叶布依跟周皓两个人则负责把风警戒和专车司机。

会议一开完,行动立刻展开。

国安负责监视东瀛狗和第一帝国的间谍特工,一有消息立马上报。

夏侯吉驰和曹养肇则养精蓄锐,一有消息立马抢先出手,拿下猿人头盖骨。

所有人员不管高不高兴愿不愿意喜不喜欢,全都按照总顾问的命令执行。

会议刚刚结束,曾子墨那边就接到了消息。夏玉周所说的每一句话一字不漏的传到金锋的耳朵里。

不得不说,夏玉周在经营这一块上确实很有一手。把自己夏家的力量和势力用到了极致,铁桶一般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