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晙芃沉着脸拿起材料一看封皮上写着的费用清单几个字,顷刻间脸都白了。

这叠厚厚的材料中详详细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记录了流沙行动中金锋一方所付出的各种费用。

游艇两艘,报废一艘。一亿三千万!

黑科技潜航器两艘,全部报废。两亿四千万!

水下电镐十把,一把一百万。合计一千两百万。

黑科技钻头五十支,一支六十万。合计三千万。

潜水服N套,一套九十万。合计三千六百万。

其余大大小小装备连根螺丝连把锤子在内全都算上,共计四千一百万。

重点来了。

骚道尊所携带道经师宝神印一枚。特一级重宝。估价九亿!

余下大包里的其他物品,连同千年老参各种天材地宝在内,共计一亿两千万。

这是骚包的损失!

金锋的损失不大。大包物品折算费用不到五亿。

主要损失有手臂骨折和头部外伤。手术费用不贵,也就十几万块钱包干。

叮叮叮忒忒忒的短信提示音响起,分分钟本次分红就到了每个人的账户里。

涛细棍和薛鹏手抖脚抖瞪大眼睛数着一连串的数字,瞬间觉得这辈子把这条命卖给金锋都值了。

一次行动就是亿万富翁。小姐接到吃药的顾客吗自己王家挖了一辈子大墓的总和都不及跟着金爷搞一次拿宝。

以后谁他妈再去挖古墓谁他妈就是傻逼!

一时间,涛细棍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白活了,径自有种想哭的感觉。

“好好干!”

老命师从张老三手里接过烟狠狠吸了一口,眼睛一直不离那些小纸片,嘴里轻描淡写的说道:“再干过二十次,你就能有洋葱头富裕了。”

听到这话,再看看其他人的表情,涛细棍一下子明白过来,金家军为什么这么淡定的原因。

“我跟着金爷从来就不是为了钱。”

老命师又复缓缓说道:“钱。对于我们来说,真不稀罕。”

“以后你就慢慢懂了!”

神神叨叨的话叫涛细棍一阵迷惘,忍不住讨好的问询老命师:“孙叔。那您跟着金爷是为了啥?”

点灵子狂奔了两分钟之后,已经远离陈岳和颜绍泽五十公里左右。

那里是渺无人烟的山区。在罡气彻底耗空之前,点灵子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一招秒杀了占据山洞的几头苍狼之后,点灵子才略微放心地软倒在地,等待反噬期过去。

这期间,点灵子一点都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他的主要仇人陈岳在公益演唱会上大放异彩的事情,小姐最怕的是什么客人也不知道特事局在临海对他严防死守,甚至都出动了镇国高手的事情。

“这秘法反噬可真是够严重的。过了一天一夜才平息过去。我的身体经过这番摧残,如果以后没有天大机缘的haunt,恐怕此生都很难修入先天后期,就更谈不上进军先天之后的罡劲期了。”点灵子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很快就得出了这么一个让他感到极度沮丧的结论。

随即,一股天大的怒火涌上点灵子的心头。断了超能者的修炼之路,简直比世俗界里杀人父母还要更令人愤怒。

“好狠毒的对手!好神通广大的对手!好强大的对手!不过,我不怕。你们断了我的修炼之路,我的人生也就没有了意义。那么高段超能者的原则坚持也就没有了意义。你们,就等着迎接我毫无下限的报复吧!”点灵子咬牙发誓。

所以除了少数实在是绝密级别和实在敏感的可以直接用于军事的仪器,其他仪器只要华国星空的采购清单上有的,西方世界基本上都卖给了华国星空。没有收高价。

更广阔的外部区域还在继续加紧修建。不过大体规模已经成型,陪酒女主动要求不带套是上百栋稍微矮一些的科研大楼。

世人不明白华国星空修建这么多科研大楼干什么。以往也有很多媒体追问过陈岳这件事。可是陈岳都是笑而不语,拒绝回答。

实际上,内部区域的科研大楼虽然是顶尖科研工作者进驻,在陈岳心目里固然重要。但是陈岳更看重的却是外部区域这上百栋大楼。因为这百栋大楼才是他为地球世界培训未来科技精英的孵化地。

这百栋大楼才真正代表着地球的未来和希望。

科研区域的内部区域和外部区域都有一个很的广场。内部区域的广场现在已经布置得繁花似锦,广场合适的地方有一个高台存在。千名顶级科研工作者和几百名全球权威媒体的记者已经在高台下聚集。记者们都已经摆好了长枪短炮。

上午八点钟,全球瞩目之下,陈岳和一群重量级嘉宾开始登台。

还记得,这家店的老板每次见到自己来,都会多乘一些混沌在他的碗中。

让他能够吃到饱。

甚至有什么父母忘记留下钱在家,这老板也会很好心的赊账给他。

可就在林凡和卯兔,即将走到陈记混沌店时,嫖是不是射一次就结账看到一个少了一条胳膊一条腿的年轻人,正一脸愤怒的冲着一群小混混大吼:“我的抚恤金你们不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我父亲?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哼,打你,是给你点教训,你一个残废,给你两万抚恤金已经不错了,再敢怂恿你父亲去上访,下次我们可就不是打一顿这么简单了!”领头的小混混,不屑的冷哼道。

年轻人听着对方这句威胁,强撑着一条腿站起了,暴怒道。

“混蛋,我是为国奋战,导致的残疾,我是炎夏的功臣,你们这样对我,会遭报应的!”

以身体被破坏的速度来看,他能支撑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三分钟。三分钟之后,他就要瘫倒在地。这三分钟内,如果他企图强行驾驭这股并不能熟练掌握的新能量去反击对手的话,罡气能够存在的时间将会更短。说不定一分钟左右就会消失。

而且因为不熟悉能量性质,自然发挥不出这股能量一半的效果,就更容易被先天后期的对手躲过。

所以点灵子根本不敢有趁机反杀对手的念头,而是采取了赵信峰当时的做法,立即转身就逃。

点灵子比赵信峰幸运的是,他发动终极秘法之后的速度接近了音速,堪比小型手枪的子弹出膛,只用一分钟时间就逃出了小倩的直接监控范围。

当时陈岳即使发动纳米战衣追上去,怎样玩小姐自己不吃亏也是追不上的。因为以陈岳现在暗劲初期的能力,还不能主动驱使纳米战衣。纳米战衣自行动作的话,速度最高只能达到每秒钟百米左右,比先天后期高手的速度略微快了一点而已。

但是当时陈岳还是追了上去。只是在一分二十多秒之后追丢了点灵子。

事后想来,陈岳其实是感到有一点后怕的。当时要是点灵子察觉到了他的追踪,干脆回身对他动手的话,他即使有纳米战衣的被动防护,恐怕也会被点灵子秒杀掉。因为纳米战衣的被动防护防不住罡气打击。

本来两家人都是空天母舰级别,现在又组成了联合舰队。这让王晙芃坐立不安,极度惶恐!

现在消息已经传了出去,王家想要否认那是万万不能。得罪了曾家倒还能有挽回的余地,得罪了金锋,那王家就得背上无情无义的骂名。

前脚金锋才帮自己和女儿挡了一场弥天大劫,转头就要翻脸。王晙芃做不到。

见到金锋,王晙芃跟金锋促膝长谈。直至深夜。

悔婚那是不可能悔婚的。王晙芃也不是那样的人。他跟金锋谈的话,也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向生冷不近人情的王晓歆在这一次见面中也相当老实,退居幕后让自己老爹和王小白去跟金锋撕逼。自己则和子墨去参观宁古塔遗址。

王晙芃走出房间的时候一脸严峻,气色极度难看。在外边守着的王小白本就忐忑不安,见到自己老爸这等模样,心都凉了大半截。

王晙芃一言不发都不带多看王小白一看出了门直奔机场,上车的那一瞬间开心得不得了,一路笑得嘴都合不拢。

起初王晙芃还板着脸质问金锋为什么要乱点鸳鸯谱。金锋二话不说就把一叠半尺高的材料砸在王晙芃跟前。做了一个请字。